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28 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贸易战打晕了?崔天凯称弄不清美国对华政策


时事大家谈:贸易战打晕了?崔天凯称弄不清美国对华政策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58 0:00

时事大家谈:贸易战打晕了?崔天凯称弄不清美国对华政策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上周日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节目专访时,当被问到是否清楚特朗普总统在贸易问题上听谁的意见,崔天凯先反问记者,“这得你告诉我”,随后又表示,“特朗普政府的决策令他很困惑”。美中贸易战已经持续好几个月,中方是否真如崔天凯所言,还搞不清楚美国对华政策?这反应了什么?特朗普政府在贸易、政治、军事各个层面对中国的强硬政策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在美中关系急转直下的情况下,两国领导人下个月的可能会晤是否为时已晚?

嘉宾: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独立政治学者顾为群;独立时评人,自媒体《小民之心》主持小民

时事大家谈:贸易战打晕了?崔天凯称弄不清美国对华政策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58 0:00

顾为群:特朗普善变中共困惑,崔天凯只能言不由衷

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独立政治学者顾为群说,中共可能真的感到困惑,无论对特朗普的智囊班子还是真正的决策者都是如此;而且很多国家都有这样的感觉。他们搞不清特朗普制定政策的初衷以及这些政策的程序和立场。崔天凯并不是唯一不懂的。当然,他们应该有猜测,但不愿意公开说明,这样会暴露中共对敌手了解的深度,甚至其情报来源也很敏感。所以,我认为,崔天凯使用外交策略来回答问题,是明智而有技巧的。总之,中共对特朗普内阁哪派占上风和决策的模式肯定有一定的猜测。特朗普自己也说过,每次做决策都先倾听团队中每个人的直觉反应,然后自己来拍板决定。对于这个团队中的人员,中方是清楚的,但并不想把自己的想法公之于众,心里肯定觉得特朗普善变。

顾为群说,我觉得中方恐怕对美国的政策有过于理想的看法。要指出的是,特朗普当选总统的得票不如希拉里多。政治家有相对独立性,而在政府决策中,精英阶层不一定总是代表所有选民。特朗普的决策风格与其他美国总统有着非常显著的不同。他是生意人出身,从来没有过从政经验,更没有在华府的圈内经验。他的特点是具有很强的自信心以及商场成功经验。他在《交易艺术》中总结了11条成功经验,认为都可以用于任何问题谈判。实际上,他最相信自己的同时,也会要求代表不同政治光谱色彩的助手提出看法以体现不同的利益团体。进行交易时,他会预备若干备选方案,然后凭借直觉来选择最佳的、最利于自己的方案。总之,他属于有些让人摸不清头脑那一类,但并不是完全不可预测。

顾为群:两国各有谈判风格,互摸底牌互相猜测

顾为群说,我觉得,中共一方对美国先后提出的几个方案是有所了解的。比如说,刘鹤说美国提出的方案三分之一立即可以接受,三分之一可以谈判,三分之一没有商量余地不能谈,因为涉及国家安全。整个过程中,美方提出的备选方案有四、五个,每个都不一样,这与特朗普的谈判风格有直接关联。网友对中共的分析都是对的,就是中共要保护内部权力。我认为,习近平是作为一个主要的政治行为者,他主张用一报还一报的方法,实际上也是西方一个政治学者用大型计算机模拟得出的理论,就是说要取得对方合作,就必须用以牙还牙的手段。这种理论他们也是了解的。习近平就倾向于采取这种策略。其他人,比方刘鹤希望放下身段和更加妥协;商务部也偏向于刘鹤;王岐山有可能会更加支持习近平。所以,中共高层也肯定有不同立场。中共谈判风格与美国也是有区别的。美国谈判方法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中共从邓小平开始就是首先提出最高方案,而且没有最低方案,只有一套方案,一直坚持下去。美方对中共谈判风格并不是太清楚,每个新政府都要学习。他们容易把自己的风格想象为中共的风格,所以也在摸中共的底牌。

顾为群:特习会双方都需要,是否发生难预料

至于可能即将举行的特习会是否改变美中贸易战的局势,顾为群说,这场计划中的峰会是否会举行其实让人思量。我认为,可能性是有的,至于现在为什么没定下来,是因为双方都仍然进行着非常激烈的讨价还价。比方说,川金会之前也有过一两次变卦。当时,我觉得特朗普也是也是在打牌,就是提出一个非常高的要价,要求对方做出妥协。这次套路也相同,就是漫天要价然后,让你必须在这个期限内作出重大妥协,然后才能给和我会见的机会。实际上,无论从国际关系层面还是国内政治方面看,这样的会面双方都需要。我们看到,中国股市已经大幅下跌,虽然后果还没有显现,但是继续下滑会影响到整个经济行为体的信心;而且,长期打“仗”对中共的经济影响肯定要大于美国经济所受到的影响。中共政权不是民选政府,唯一的正当性是维持一定速度的经济增长。其经济增长过去为7%,现在已经下降;贸易战继续打下去将导致经济继续下滑,直到危机到中共统治。

小民:美国条件中共心知肚明,崔大使谎称不知不聪明

自媒体《小民之心》主持小民说,崔天凯并不是头一次说不清楚特朗普的政策,从前被采访时也说过不知道美国的重点,称美国需要阐明到底需要什么。不过,他作为驻美大使如此表达并不“聪明”,反而是违背常识。与美国谈判数月、打交道数月,还说不知道对方的需要,这不是弱智吗?白宫首席顾问库德勒已经说过,他不同意中方的说法,称中方“知道我们的要求”。无论如何,对于美国政府的需要,中共应该有足够的第一手资料和情报,而且也知道决策过程。所以,从这点讲我能看得出,中共应该不是搞不清美国的角色,而是不想接受这个角色。实际上,从美国第一次派出高规格代表团到北京去谈判,就已经把美国的要求和主要关切的问题告诉了中国。只不过当时,中共感到很难以接受。最关键的是,关于这一切,当时有很多的报道和分析,所以,崔大使的这种说法奇怪而不明智。

小民:特朗普当总统缘起时事,美国强硬代表民意

小民说,顾博士刚才谈到的具体细节我认为很有价值。美国政客有自己的私利,有时也会违背民意。中美之间的贸易问题其实已经存在很久了,这点上可以说,美国前几任总统基本上毫无作为。而且,我们如果把美国政治理想化当然不恰当,但是应该认识到,如中国古话所说,时势造英雄。特朗普作为一个有使命感的人,得以当选总统是时事造成的,这与美国的民主制度有关系。但是,特朗普个人也发挥了独特而重要的作用,甚至已经影响了历史走向,这点不可忽视。特朗普的内阁成员光谱复杂代表不同政治利益,其中不乏对中国认识深刻的人士。他们对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有影响,虽然不一定是决定性的,但是却能表现出美国的整体民意。美国现在对华强硬并不是特朗普一人的立场,甚至不是共和党的立场,而是美国朝野和两党的普遍倾向。

小民:关键问题依然对立,特习会基础脆弱

小民说,刚才几位网友的说法,我觉得很有见地。我认为,崔天凯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的木纳应该说部分来自对中共党内不同观点的困惑。他的确为难,类似于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日子肯定很不好过。但是,他这种表态确实给人不好的印象。目前,可能中共谈判人选已经枯竭,刘鹤从某种形式上已经退出了谈判,中共只能派出层级更低的代表来当替死鬼。就是说,这个程序中,中共内部现在没人做主也没人敢于承担责任。崔天凯提到20国峰会的特习会究竟能不能实现,现在可能还很难预料,但是崔天凯大概是想制造一种缓和的气氛,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扭转一下国内普遍存在的悲观预期。这样的悲观预期实际上对中国经济已经造成很大伤害,比贸易战的实际征税措施要严重得多。但是,我个人感觉,从目前来看双方根本就不具备见面的基础;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双方实际上依然对立。所以,这个会面能否实现很值得怀疑。美国官员也说过,中共只有做出实质性的改变,特朗普才会和习近平见面,但是中共作出实质性改变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至少是微乎其微。另外,离11月30号开幕的20国峰会还有40多天。所谓夜长梦多,其间可能发生影响中美关系的大事件,比如说对伊朗的石油问题,美国要求禁止购买伊朗石油,中国需要购买的话怎么办?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另外,中国加入世贸以来,中共从来没有信守过承诺。美国与之谈判,即便达成协议,如何确保执行也是大问题。我认为,两人见面的可能性很小,即便见面也可能就是调节气氛的礼节式握手,不会有实质意义。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贸易战打晕了?崔天凯称弄不清美国对华政策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s://youtu.be/nINmPh7TjmQ

评论 (42)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