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17 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焦点对话:美国中期选举揭晓,是否影响美中贸易战?


焦点对话:美国中期选举揭晓,是否影响美中贸易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3:23 0:00

焦点对话:美国中期选举揭晓,是否影响美中贸易战?

美国中期选举本星期终于落幕。这次耗资巨大的选举激发美国人空前的政治热情,结果是共和党保住参议院多数,而民主党重新夺回众议院控制权。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政府高度关注这次中期选举,希望选举结果削弱川普地位,从而减轻美国对华贸易战的力度。这次中期选举结果如何改变了美国的政治版图?对美国的对华政策可能产生什么影响?

参加讨论的三位嘉宾是:北美“世界日报”副总编魏碧洲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

焦点对话:美国中期选举揭晓,是否影响美中贸易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3:23 0:00

程晓农说,美国中期选举的最大看点是,民主党齐心夺席位,共和党反川派失利;前者指民主党有危机感,内部从温和派到极左派都协同动员,而后者指部分共和党温和派试图用靠近民主党的立场来吸引中间派选民,结果反而失去了共和党选民的支持而落马。表面上来看,这次选举,民主党夺取了众议院,符合传统的两党制衡规律;但这次选举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在一些大城市郊区,选民出现了双重标准,即投票支持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却不支持共和党众议院候选人。这种现象用“权力制衡”来解释,讲不通。这实际上反映出共和党选民对温和派共和党众议员的不满。未来的两党竞争将减少共和党内的紫色成分(温和派),同时突显民主党内的极左成分,光谱简化,价值观对立将日益明显反映在对各项政策的认同上。

程晓农认为,川普被弹劾的可能性非常小。第一,虽然众议院以简单多数可通过弹劾条款,但能否挖出川普“叛国”的罪名来行使弹劾权,本身就是极大的疑问;第二,即便众议院通过弹劾条款,其实只相当于川普遭到起诉,并非定罪,扮演检察官角色的是来自众议院的一组议员,而参议院则充当陪审团,至少要三分之二的参议员认为总统有罪,总统才会被解职。民主党在这两个步骤上可能都无法达成目的。

程晓农表示,中国当局希望中期选举削弱川普,从而减轻美国对华贸易战的力度,这本来就是误判。事实上,众议院在美国对外经济政策上的决策作用本来就有限,而民主党内赞成对中国施加压力的声音也不小。在对华政策上,民主党往往会刻意强调它对专制和人权的关注,而这样的立场使得它与中共没法“勾肩搭背”。所以,美国政府的对华立场今后不会发生重大转折。

程晓农说,中美贸易战表面上是两个话题,贸易逆差和知识产权,实际上造成双方谈不拢的是后者。美国一直在等中国政府的让步清单,其实不是单纯的数字多少,而是希望中国政府在侵犯知识产权问题上认错和主动纠正。只要中国在这方面显示出真正的诚意,而不是王顾左右而言他,贸易问题谈判就迎刃而解了。但偏偏在这个核心争议上,中国有个“两不铁律(侵犯知识产权问题上不认错,对美态度上不认怂)”,中方的立场被自我锁定了,这样做的原因来自中共的政权合法性诉求。所以,双方谈不拢,是必然的。

魏碧洲表示,确实这次的两党对垒是漫长而激烈的。众所周知,这对川普总统来说是一次期中考,从大家给他的打分看,结果应该是不输不赢。从共和党的角度来讲,一般中期选举基本上都是执政党会输掉,这大概是美国政治史上的一条铁律,偶尔几次会有不同的结果。最关键的还要看执政党输了多少。共和党这次输掉了众议院是符合这条历史铁律的。而且,共和党输掉的席位大大少于前任奥巴马总统的同期。更重要的是,执政党在参院选举中反而增加了席次,可能要从原来的5席1增加到53或者54。这个结果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我们知道,参议员是全州的大选区选举。共和党现在获得这样的结果相当于是对总统本身或总统执政党政策的认可。可以说共和党通过了一次大考验。此外,共和党在众院丢掉席位成为少数党,对于执政者来说反而是利好消息,因为一旦有政策通不过可以归咎于党派纷争。相反,如果共和党继续保持优势当多数党的话,以后如果政策有问题就缺少了回旋的余地。

至于美国众院变天是否导致美国对华政策的改变,魏碧洲说,很简单一句话,美国现在对于中国的政策是两党一致的,基本上是不会改变的,因为整个基本盘没有改变。而且,甚至因为民主党在众院变成多数党,川普原来的对华强硬政策还可能更加畅行无阻,因为川普明确表态要保障工人的工作机会以及调高工人的福利。这些跟民主党的诉求是完全吻合的。川普退出北美贸易自由协定,与墨西哥和加拿大分别谈判,这些都利于美国工人的福祉。从这个角度来讲,尽管《中国日报》和中资机构在川普的票仓打广告,希望影响这些区域的共和党票数,但是显然没有成功。根据统计最后结果,几乎所有在农业州的共和党议员都获得成功;那些反对或者不赞成川普总统经贸政策的人反而都落选了。所以,红州的选民基本上并没有因为在贸易战中受到损失而背离川普。他们明白,贸易战是长久的,现在一时的损失对他们来讲可能会是长期的收获。

魏碧洲说,关于弹劾川普这件事情,因为弹劾必须要两党一致,两院一致。现在参院在共和党手中,所以根本过不了这一关。佩洛西如果能够当上众院议长的话,我们看到,她在弹劾问题上的讲话是非常保守的,不愿意给出任何承诺。如果民主党坚持走向这条路,会激起川普整个基本盘的反感,而且不会有结果。回顾当年在有明显证据指控前总统克林顿的情况下,弹劾都没有成功,现在对川普使用同样的招数,成功的可能性的确微小。但国会可能调查川普其它问题,包括查税、家人和内阁官员的利益输送等,会制造出很多杂音。最后,过去两年因为共和党一党独大,我们很少听到对川普外交政策的质询声音,现在民主党夺得众议院就能够改变两年来众口一词的格局,将使得政策的透明性更强,民众因此会更加了解具体情况。过去两年来行政当局一手遮天的格局将得到破除。

杨建利指出,观察这次美国中期选举,我认为,最大的看点就是没发生意外,两党打成平手;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媒体和民意调查机构大都预测错误,这次则是预测正确。之所以说打成平手,是因为执政党在第一届的中期选举中,都会失去一些国会的席位,因此众院变天不足为奇。其实,2016年的选举中两党也是打成了平手,只不过因为选举人制度使得总统选举的赢家显得比较突出。如果仔细研究投票的整个结构和票数的话,当时的两党也基本上是打成平手。换句话说,这次的中期选举也延续了2016年的政治版图和整个选民的政治形态。不过,由于众议院多数党席位发生了改变,美国的政治生态在未来几年还是会产生一定程度的不可预测性。

杨建利说,大家基本上有个共识,认为这次中期选举对于美国对华政策不会有根本的影响;但是,我们要关注它在细节上的一些重点,其发展可能会影响到未来的对华政策。第一,民主党方面注重的是贸易的公平性,因为它直接影响到就业,而就业是民主党的主要议题;第二,民主党在历史上是比较容易采取贸易保护主义的,就是因为它要保护自己的产业,保护自己劳工的就业机会。在这两条上,川普的对华政策上都是非常契合的。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就是国家安全。在这个问题上,美国的政治传统是共和党关注更多,而且做得更好。而这个问题在优先次序上对民主党来讲不像共和党看得那么重要,所以两党态度会存在一些差别。另外,由于川普涉及到通俄门事件,现在的民主党很愿意美国的对俄政策趋于强硬,以便推动对川普的调查。这是受党派政治利益所驱的。民主党控制众议院以后,我觉得会推动对俄政策的强硬。此外,在叙利亚政策和伊朗政策上,两党之间也是存在偏差的。川普在伊朗核协议问题上就选择了“退群”, 对此民主党非常恼火。那么,在这方面,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后会起到一些牵制川普的作用,也会牵扯他很多精力,会间接影响到他的对华政策。

杨建利说,在美国中期选举之前,中国政府一直在观望。他们期待美国中期选举对政治版图的改变将会给美中贸易战提供转机。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本应该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迟迟没有靴子落地的原因,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风声预示什么时候召开。与此同时,中共领导人也明白,美国态度非常强硬,而他们自己早期有很多很大的误判,包括对川普、对美国、对选民。面对这许许多多误判,中共必须采取新的策略,等待中期选举结果就是其中之一。我们还看到,美中贸易战大背景下,王岐山有逐渐走向前台的趋势,未来的他在中美关系、贸易战等问题上的决策力和影响力将会增加。现在,很多美国财团也已经开始在捧他、为他造势了。这些都说明了这个问题。此外,我认为,中共领导人的发言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是习近平在进博会上的发言,一个是李克强的发言,似乎调子都不一样。实际上,中国领导人正在扮演不同的角色,心态是很希望和解。美国则是需要中国做出真正的让步才会收兵。中国政府很希望和美国和解,但是美国的强硬也让他们知道,要和解必须拿出真正的让步;而这个真正的让步中国政府能不能做出,恐怕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YouTube视频:焦点对话:美国中期选举揭晓,是否影响美中贸易战?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