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49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重返文革?高考政审为何惹众怒


时事大家谈:重返文革?高考政审为何惹众怒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1:43 0:00

时事大家谈:重返文革?高考政审为何惹众怒

重庆市日前宣布要对明年参加高考的学生进行政治审查,引发强烈反弹,当局在压力下一再改口,先是称“记者理解错误”,后来又说是“思想政治考核”,不是“政审”。不同于重庆当局的闪闪躲躲,福建教育考试院11月9日直接发布公告,明令“反对宪法言行者不得参加高考”。但什么是“反对宪法言行”?谁有资格判定考生“思想政治有问题”?政审不过关就不让考大学,公平吗?有评论说,高考政审是回到了文革时期的阶级斗争,但也有分析说,中共执政以来,政审从来就没有停过。高考政审与当年文革中的政审有何不同?这将如何进一步伤害中国高校的学术自由与多元?今晚节目为您邀请两位嘉宾来进行深入探讨。

嘉宾:资深媒体人长平;独立时评人吴戈

时事大家谈:重返文革?高考政审为何惹众怒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1:43 0:00

吴戈:政审为历史遗害,中共想文革无蓝图

独立时评人吴戈说,入学政审在文革中一直存在,但是之后不再实施。正因为有文革的惨痛教训,教育界近40年来还过得去,大家的共识就是不要毁掉考生的前途。提出政审方案的重庆目前当然还没有落实,特殊的保密专业除外。一般来说,政审的重点是社会关系。普通学生仅仅是上某种政治课然后参加考试。只要背诵出相关的政治内容,评分标准一般也是松弛的。而纪律处分等会影响前程的东西,校方也是秉持能放就放的原则,会在毕业前尽量取消处分。这样的情况下突然出现政审声音,当然会引发意外的风波。

这无疑引发我们关于文革是否卷土重来的忧虑。我们要看到,让中国明显倒退的原因是统治者感觉自己没有什么信心。此外,提法上也是混乱的、没有统一版本的。这明显是一种试探。看到社会反弹很大之后又突然改口。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试探效果不佳,官方也没有应对的预案。而福建的政审版本又有所不同,所以应该不是中央的意思。至于中共一系列左转行为到底会会有怎样的结果,确实值得讨论。几十年以来,中国社会变化很大,文革如果重演的话,可能一模一样吗?我认为有难度。关键是,当局做不到完全复制的话,可能就是瞎折腾,导致社会普遍走形势。否则的话,如果要彻底文革,可能让整个社会进入全面管控,控制监视和相互告密。我们的悬念是,当局到底想试探出怎样的文革。我认为可能是准文革或者亚文革。当年的文革除了把社会搞乱和互相整肃之外,其实也没有实现想达到的目标。现在社会状况下就更加混乱了。这么做的最终蓝图是什么,我们看不到,只是看到巩固权力。

吴戈:意不在政审,培养下跪顺民是目的

吴戈说,所谓的政审当然不公平,但是跟中共是没法讲道理的。网友提出的所谓公立大学概念其实是不存在的,中国的学校只有党立,在党控范围之内,是党的私产。而且党国一体越来越严重。此外,本次政审还有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重庆版和福建版的规定都留了口子。如果被政审的对象“认识到错误”,可以由单位出具证明来取消从前的错误产生的负面影响。这里的深意其实就是,政审的目的在于培养驯服的顺民。只要你愿意屈服和顺从,对统治者来说“就是好事”,会被“放一马”。哪怕你有追求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思想,如果愿意认错,愿意改变自己的思想,就会获得放行。福建的版本甚至对反对宪法的“错误”也包括在可以认识错误和愿意改正这一类。总体目的就是让人弯腰下跪,愿意这么做都好办。

吴戈:极左复燃,能走多远拭目以待

吴戈说,我们看到,中国高校已经出现极左倾向,所谓的政审与这个极左现象其实是并行不悖的。党委控制大学,学生组织的强化,洗脑和五毛现象,这些都是培养合格奴才的表现。政审不过是把这套措施所追求的效果置前了,在学生进大学之前就开始筛选。这样的政审范围弹性很大。中国很多制度都是大筐子,有时甚至不说政审而是说思想品德,也是啥都可以往里装的,其随意性可想而知。如果你觉得自己在行使宪法的基本权利,但是他随便附加一个无边的条件,那么基本权利肯定就是名存实亡了。我认为,所谓的政审还不光是他们公布的基本规定,毕竟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只要你背诵好什么材料都可以写出来,可以假装出一种立场。我担心的是,他是否会否像文革一样审查家庭背景和家庭历史等。比方父母兄弟姐妹是否维权,是否上访,是否追求宗教自由,甚至是否有个人私德比方说嫖娼等问题。这些东西都是让党非常不爽的。他们都可以用这些原因把人打入另册,把他们看作另一个被歧视的阶级,然后加上标签烙印,影响其子女的升学和就业等。这些事情本来在改革开放之后已经没有了,但是现在重新恢复的话,一定是极左势力希望看到的效果。尽管我们还不知道他们会走多远,但是其空间的确很大。

长平:习治下空间压缩,重庆敏感官员极端

资深媒体人长平说,本次政审论的确引起很大反响。它不同于文革政审,文革的政审有具体标准,包括家庭成份等,甚至可以派遣工作组调查写出具体的材料;这次的一些要求,比方说四项基本原则,本身就是笼统虚假的。所谓的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无产积极专政,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等等,一般是没有什么具体意思的,是不存在的。这其中的核心应该是坚持中共领导。这些条条框框用在高考上难于成形。但是,它可能被扩大,当事人可能被举报也可能会被整出黑材料,包括老师的负面评语。尽管这有多大可操作性是个问题,但是整体而言,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一直处在政治审查和言论管控的背景之下。

尽管我无法考察出重庆政审与当地一把手陈敏尔之间的关系,但是重庆从薄熙来之后,甚至从之前的汪洋开始,那个位置就很敏感。薄熙来之后变得更敏感,比方说一度被传有希望成为接班人的孙政才被推下政治舞台。在某种程度上,那里的官员如履薄冰,需要表衷心,需要和前面的官员切割。孙政才的罪名之一就是和周永康以及薄熙来之间的关系。所以,那里的官员一直面临政治表态问题,因此可能做得更左, 更极端。

长平:改开从未改政治,习近平不过继承衣钵

长平说,我非常同意吴戈先生的分析,认为一模一样的文革不可能复制。问题的焦点是如何定义文革。如果从一党专政,个人崇拜,言论控制,民粹操控或者群运操纵,思想战线审查这些方面看,文革其实从来没有离开过中国。今年改开40年引发一些讨论。我们看到,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被禁止前往哈佛考察。盛洪自己说,恍如隔世,记得10年前曾去芝加哥大学参加改开30年研讨会,当时觉得改开大功告成。那时,不止中国学者,甚至国际主流舆论也认为,中国改革开放已经大功告成,至少是正在成功的道路上。纪念改革开放20周年时,我在中国工作,我们制作了纪念册,不过故意回避了改革开放这个词,使用了思想解放20周年的说法。我们认为,改革开放从来没有落实,邓小平也这么认为。有学者说,邓临终时的政治遗言是,自己最大的成就不是经济开放,而是搞活经济的同时,没有听从别人的意见进行政治开放。虽然我不能证实这点,但是从他发表的其他讲话和他的做法看,这个意思一直存在。所以,这个传说应该是成立的。邓的改革不过是部分经济改革,政治改革不过是行政改革。这个意义上说,文革一直存在。如果要说邓小平结束了文革进行了改革开放,其实应该大打折扣。现在的习近平并非违背邓小平或者与他背道而驰,而是本身就在延续中共一贯以来的思维。

长平:没有言论或法律,政府撕下伪装不再回避

长平说,政审这个东西一开始就是家庭连坐,现在也是这个意思。即使没有政审这个提法,中国的法律条款都可以用于连坐亲属。所以,在那里,真正的法律是不存在的。就像吴先生说的,党国的政审或者法律真正的目的是威胁亲属培养顺民。对于中国人来说,所谓的言论自由、公民、纳税人、法律等,都是人们试图反抗专制所使用的策略语言,并不是真有其事。而执政者对此也是从来不买账的。习近平之前的领导人还因为迫于国际压力而有所掩饰,装作要与国际接轨,要搞市场经济和法治建设,这也是中共的两个招牌。习近平上台之后开始压缩空间,甚至打压维权律师。从前,人们维权似乎还可以区分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把责任推到地方政府而保护中央政府。但是,现在的官方越来越不耐烦,已经不再愿意继续原来的伪装,而是干脆撕掉面纱露出真面目。现在直接提政审也有这层意思,也就是不再回避使用文革词汇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11月13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重返文革?高考政审为何惹众怒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