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 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 学运联手工运似曾相识,中共戒慎恐惧?


时事大家谈:学运联手工运似曾相识,中共戒慎恐惧?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4:35 0:00

时事大家谈:学运联手工运似曾相识,中共戒慎恐惧?

过去几天,至少12名倡导工人权利的年轻活动人士失踪,他们大多数是中国精英大学的在校生和毕业生,包括最近在北大校园遭绑架的张圣业。这些活动人士自称是虔诚的共产主义者,笃信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他们支持和声援始于今年夏天深圳工人维权运动,目前已有数十名工人和学生声援团成员被捕。知识分子与工农运动相结合是当年中共夺取政权的经验之谈,为何这种趋势现在引起中共担心和恐惧?当局加紧打压左翼青年和大学中非官方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其政权合法性会不会受到损害?当前的知识分子与工人运动相结合是否有毛左势力插手?应该如何评价?

嘉宾: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中国社会活动人士,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胡佳

时事大家谈:学运联手工运似曾相识,中共戒慎恐惧?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4:35 0:00

胡佳:对付政府的对抗者 “国保”出手不手软

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胡佳说,我看到了于天夫同学发的讲述经过的视频。我从个人经历中所了解的,长期以来,执行中国内地各种各样抓捕行动的应该是公安部门中的国内安全保卫,就是臭名昭著的“国保”,以前叫政保。这个机构明确讲就是国家黑社会。它执行所谓的政治安全保卫任务,就是维护共产党独裁统治。就是说,所有与统治者有任何对抗的行为都是他们打击的对象。他们有一个专门的机构,叫“打击队”。这个打击队专门负责对公民实施抓捕、骚扰等所谓的“突击行动”。我个人就遭遇过他们的暴力抓捕,我被他们强行塞进车里,肩膀被撞到皮下淤血。我相信,这次被抓捕的张圣业同学肯定也有类似的遭遇。他受到政府的暴力袭击是不言而喻的。

胡佳:佳士工人维权失败,精英学生推动升级

胡佳说,佳士科技是一家深圳的上市公司,主要生产焊割设备。这种类似于重工业的工厂的生产条件非常恶劣。当地员工在这种恶劣条件下,身体各个方面都受到了严重伤害。然而,他们的工薪、社会保险还有住房等基金还经常受到克扣,加班时间也经常没有准点。在这种情况下,工厂的工人们要求维护自己的权益。但是,只要有人提出这些维权要求,官方也就是就是厂方,采取的措施就是把工人开除。这些工友向深圳当地的区级工会也曾经提出过这种维权要求,希望建立自己的工会。区级工会也称,他们可以建立自己工会。从表面上看,建立工会好像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事实上这也是中国政府支持的事情。但是,当他们真正向厂方要求建立工会的时候,厂方不但不允许,还跟官方的维稳机构包括当地派出所之类的所谓执法机构勾结在一起,来抓捕这些维权的工人代表,甚至还把他们冠以刑事罪名,比方寻衅滋事罪,加以惩罚。这些执法机构最多时一次就抓捕了30个员工。7月27号,这件事情被外界广泛知晓。7月29号,北京大学今年的毕业生、左派青年岳昕同学发起了对佳士员工的声援运动。当时参加的有十几个北大学生,还有中国很多精英高校的学生。这样一来,这件事情就升级成为一个工运与学运相结合的运动。但是,同时它也升级成了一个中共需要严厉打击的跨团体、有组织、有政治诉求的活动。所以,现在共产党对于这件事情是如临大敌,要把它消灭在萌芽状态。况且,明年是中共建政70周年以及六·四30周年,共产党更加胆战心惊。

胡佳:国家机器红色恐怖,工运农运学运成长难

胡佳说,实际上,在中国内部,还远远没有形成所谓冒天下之大不韪这样的氛围。对于佳士工人们的维权以及那么多精英高校的左翼青年的参与,其实大部分中国人是不知道的。国保们曾经傲慢地说,如果你在深圳街头拉住100个人,问他们知道不知道有佳士工人维权事件,问他们知道不知道还有一群学生跟工人一起“勾结”,他们甚至说有101个人可能会表示迷茫。这就是中国的现状。那么,我们可以看到的有关信息都是在墙外的网络上,还有一些在夹缝中的声音,包括微信群和微博群。但是,这些东西后来很多会被封号,包括那些学生、工友以及传播他们信息的关注者都一样。他们都被封锁得严严实实。而中共自己的媒体,比方说环球时报等,无非说维权不能突破法治的底线这些话,也绝口不提学生的参与。另外,尽管中国的大地上工运学运农运都发生,但是,中共掌握的侦查情报和维稳系统,就是说其红色恐怖手段的有效程度,已经大大超过他们从前所反抗的所谓白色恐怖。不论发生多少起这样的事件,即便多达数万起,甚至出现跨行业的互相声援,其力量相比国家机器而言也是很微弱的,而且肯定也会被当局扼杀在幼苗状态。

王军涛:利用知识分子上台,中共划线严加防范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说,过去共产党打天下时,曾经提倡知识分子和工农运动结合,称这是用革命推翻旧政权的正确道路。中共当政以后立场发生了变化,担心独裁政权被同样的手段推翻。公安机关因此划了三条红线,任何活动如果越过这三条红线迟早会受到公安机关的打击。第一条红线是活动的组织化:任何在共产党之外而且与共产党作对的组织活动;第二条红线就是跨地区跨行业的串联。即便改革开放之后,他们对这条底线也是严密监控的。第三条红线就是和境外势力往来。中共刑法第105条称,和境外势力往来的要从重处理。这三条红线就是他们目前对学生参加工运行动进行打击的根据。

王军涛:组织维权受打击,是否重演“地下” 剧?

王军涛说,一家工厂的工人待遇问题演变到今天的程度,我认为,第一个原因,实际上从90年代后期出现的大规模工人下岗失业,到后来21世纪以来富士康的年轻工人跳楼,工农问题一直受到各界关注。我们如果按照大陆现在的政治语境来划分左派和右派的话,最先关注这些事情的是右派。他们试图通过一些合法维权方式解决这些问题,虽然不一定跟这个工厂或者这家企业有关系,但是在全国范围内借助了很多工人运动的案件。但是,我们看到,中共这些年对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的打击行为告诉我们,共产党不喜欢这条路。原因之二,现在的年轻人并不知道中共的凶恶和不择手段。他们在用共产主义理论、马列主义或者毛思想作为旗帜来实施维权时,没有预期会遭到统治者的严厉打压。但是,如刚才胡先生所言,中共本次显然是决心要把这类活动消灭在萌芽状态。中共的手法当然会给这些年轻人上一课。我个人很想观察一下,他们在受到打击之后,会走上哪条路。如果按照共产党过去的道路,就是当他们组织工运受到挫折之后,会走向组织地下工会,致力于用暴力革命来推翻当前的政权。中共当年的思维是否会在当代重演,这是我们需要拭目以待的。

王军涛:工人维权出发,组建政党参政是目标

王军涛说,这一轮佳士工潮中有青年学生介入是一个突出的特点。而介入其中的青年学生因为洗脑教育的原因,本身在政治上应该不如西方青年那么成熟。他们基本希望工人能够组织起来,按照中国的法律法规来保护自己的权益。说到组织独立工会的要求,这也不是现在才有的。89六·四事件让一些民运人士认识到,即便政治风潮没有成功,但是工人作为一个巨大的独立群体,也应该继续围绕自己的合法权益组织起来,推动工人运动的壮大和发展。他们希望通过这个方式,让工人作为成熟的民主力量走上政治舞台。而本次佳士工人维权行动还吸引了当代青年学生加入。这也在某种程度上促使了工人在政治上的觉醒。这也使得本次工运超越了从前仅仅是要求涨工资和改善劳动条件的境界。事实上,在中共建政史上,的确也诞生出了许许多多的工人运动领袖。这些领袖们看到,工人在单个事件中要求维护自身权益的同时,更应该组织起来建立工会,并在将来形成自己的政党参政,把工人运动上升到政治的高度。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11月14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学运联手工运似曾相识,中共戒慎恐惧?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