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4 2021年3月2日 星期二

焦点对话:巡察清查政审,中国高校风声鹤唳?


焦点对话:巡察清查政审,中国高校风声鹤唳?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0:12 0:00

焦点对话:巡察清查政审,中国高校风声鹤唳?

最近,网上流传一份北京大学成立巡察办公室和内部控制管理办公室的通知,引起海外媒体的报道和关注。同时,广西桂林科技大学对四万多名师生的手机和电脑进行检查,打击所谓“违法”音频视频。此前,北大发生学生被殴打和扣押事件,福建和重庆宣布高考“政审”,几十所高校进行大范围人事调整以强化政治管控,种种消息让人感到中国高校寒冬逼近,风声鹤唳。习近平上任以来,当局如何日益收紧对高校的钳制?习近平严密控制社会,终极目标是什么?

参加讨论的三位嘉宾是:“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邓聿文;政论作家陈破空;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

焦点对话:巡察清查政审,中国高校风声鹤唳?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0:12 0:00

杨建利:当局越不自信管控越严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认为,北大的堕落不是始于今天,它早就开始堕落。大家之所以对北大有很高的期待,是因为在北洋军阀和民国时期它是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的重地。而且当时有蔡元培这样的校长作为楷模。五四运动中有30多个学生被抓,其中20个就是北大的,他极力保护他们,坚定地站在学生一边,将他们保释出来,这样的佳话在中国众所周知。相比之下,今天的北大让人非常失望,甚至到了绝望边缘。北大现在已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大学,它更像一个官府;而且不仅仅是个官府,还是个党的机构。究其原因,我认为政府往往是在不自信的时候,才会对言论、意识形态和行为进行管控。管控越严的时候,往往是越不自信的时候。现在中共对大学校园进行这样的管控,恰恰能说明它在其他社会指标上表现很差,尤其是经济上。一般经济上出了问题,经济维稳后会紧接着进行政治维稳。而且,学生直接介入社会生活是中国特别害怕和忌讳的事。学校是知识分子云集的言论活跃地,若不严控,恐怕就会成为“反动”言论的发源地。总之,这是一种不自信造成的严管措施。

杨建利:当局严控的目的是制造“红色恐怖”

杨建利表示,桂林电子科技大学检查学生的手机电脑这样的行动显然是违法违宪的。当然这几万个学生的手机电脑不可能一一检查,肯定是抽样检查。而且,这件事真正的重点不在于检查不检查,而是在于制造一种恐怖的气氛。包括高考政审和建立高校巡查机构等措施,真能控制人的思想吗?不可能。哪怕去掉所有敏感信息,那还有非敏感信息。在信息时代,没有敏感信息人们的思想照样可以非常活跃,也能总结出正确的东西。人们说当局是在控制思想,当局自己也说这是“思想战线”,但这不是主要目的,当局就是要制造一种恐怖,赤裸裸的“红色恐怖”。你已不指望人民相信你的思想了,你也不指望人民爱你了,那就是得让人民害怕你。我一说要检查手机,那其实我还没开始检查人们就会自己开始删东西了。我把巡查办公室往那一放,你就不敢上街了。我一说要政审,你就不敢乱说话了。这会制造出一个人人自危的“红色恐怖”状态,这有利于共产党统治。

邓聿文:中共最怕工人和学生的结合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院研究员邓聿文表示,虽然中国大学已经有严密的思想控制机构,但它是不是真能见效是另一回事,在互联网时代下,很多只是做做样子。所以当局觉得这还不够,必须进一步增加新的机构,以表达官方更严厉的管控态度。也就是,我这不是做做样子,我是真要付诸实践的。具体到北大来说,这应该与之前学生声援佳士工人的事情有关,因为这触动了中共最怕的一点。它不单方面怕工人,也不单方面怕学生,就怕两者的结合。而且这还是左派学生与工人结合。从政治话语上来说,他们是天然的“政治正确”,他们也高举马列主义的旗帜与工人阶级对话。从现在的大背景来看,一个短期的背景是快要召开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所以这时候中共一定不希望出现任何杂音来干扰。也正因此,前段时间又开展对互联网自媒体的新一轮整顿,严防外界信息的渗透。而从一个更大更长期的背景来看,就是从习近平上台以来,他一直都试图切除任何对中共统治不利,对其个人崇拜不利,对意识形态有冲击的因素。

邓聿文:政治严控管得住一时管不住一世

邓聿文表示,从共产党和习近平的整体逻辑来看,政治审查只是一种自然延伸,这么做一点也不奇怪,他们只会越来越加强这种做法,但这会不断加重人们的心理压力,整个社会都弥漫着恐怖的气氛。但这种恐惧感发展到一个极点时,那会是一个非常危险的阶段。到时候有人起来反抗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当人们一声不发都感到害怕,那到时候出来发声的人就会越来越多。就算在目前的状况下也有出现不同的声音,比如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的文章。严酷的政治控制管得住一时,但管不住一世。社会上的不满在不断积压,到了一个点可能就会爆发。

陈破空:习近平“特务治校”,可见其危机感深重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表示,中国大学在毛泽东时代是党委负责制,在邓小平时代是校长负责制,在习近平时代则是特务负责制。北大清华这样的大学,从中华民国一路走来已经过多个阶段。最初是学者治校,共产党时期成为党委治校。毛泽东时期还有过“情妇治校”,他的情妇谢静宜曾是清华大学二把手。现在习近平搞起“特务治校”,直接派国安局的党委书记担任北大党委书记。但这其实还只是一个表面解读,更深层次的是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变化和习近平本人危机感的增加。中共的党组织、团组织本来就已深入到社会的各个细胞,为何还嫌不够?因为到现在习近平已觉得这些党团委和党团支部也都信不过、靠不住了。他现在搞得太左,不仅引起民间反感,甚至也引起党内反对,而他主要的政敌也就在党内。所以他现在要直接派自己的亲信特务机构进驻,这非常像明朝末年对锦衣卫的大肆启用,设立东厂、西厂和内行厂等等。特务遍布,就说明王朝已到末年,风雨飘摇,风声鹤唳。而皇帝总想维持王朝,就只能采取极端手段,特务治国。习近平现在已走到“特务治校”这一步,可见其危机感之深重。他所谓的“四个自信”可能恰好是“四个不自信”。

陈破空:通过地方试点极左举措,高层逐步推广极左路线

陈破空表示,这一系列动作不是地方上的自选动作,而是来自高层的授意。福建和重庆的高考政审,北大设立巡查办公室,江苏的“政治体检”,以及桂林电子科技大学对手机电脑内容的检查等等,都是高层试水、试点、测底线的行为。这些动作布置出来之后,就要看看民间有多大反弹。比如前段时间先是有人写文章说要消灭私有制,测试社会的反应;然后又有文章说私有经济该退场了。后来在中美贸易战“泰山压顶”的情况下,习近平才不得不表态,撤回一些语言,表示支持民营企业。另外,关于这次高考政审,福建和重庆作出了前后矛盾的表述,而这其实就是典型的“王沪宁式”技巧:走两步,退一步,实际还是走了一步。我往左迈两步,但有反弹,我就退一步。表面上我已退一步了,但实际还是悄悄迈了一步。所以,福建和重庆的事,桂林电子科技大学的事都非空穴来风,这都是习近平王沪宁极左路线的推广。

YouTube视频:焦点对话:巡察清查政审,中国高校风声鹤唳?

评论 (29)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