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54 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民进党统独牌失灵,台湾变天是北京的胜利吗?


时事大家谈:民进党统独牌失灵,台湾变天是北京的胜利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5:47 0:00

时事大家谈:民进党统独牌失灵,台湾变天是北京的胜利吗?

台湾九合一选举虽然只是地方选举,但两岸关系的重大议题始终贯穿于选举过程,包括蔡英文狠批中共介入选举,金马奖上的统独言论,以及奥运会台湾正名公投等等。但民进党历次选举中屡试不爽的统独牌这次却没有奏效,在国民党的经济牌面前一败涂地。而国民党在高雄的政治新星韩国瑜之所以能以“拼经济”打败“拼政治”,背后显然也有两岸关系的支撑。中国大陆在这次台湾选举中分量有多重?蓝绿阵营的此消彼长有没有中共势力的介入?台湾变天是否就意味着北京的胜利?

嘉宾: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时事大家谈:民进党统独牌失灵,台湾变天是北京的胜利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5:47 0:00

胡平:地方选举统独不关键,蓝绿分野并不明显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我认为,九合一作为地方选举,其实统独问题比较间接、不太重要。关于中共介入选举的说法,国民党不同意,中共也矢口否认。其实,民进党也没有分歧。此外,金马奖上导演傅榆称希望台湾被视为独立实体,这并不表明说话的人一定赞成独立。国民党作为统派也希望成为被认可的实体。台湾被视为一个独立的实体,是台湾人的共同愿望。民进党新北市主委、从前的演艺界大佬余天就对傅榆讲这句话提出不同的看法。他说没必要在这种场合下讲这些话,说要考虑到另一边的感受。金马奖本来是台湾的奖,后来港片和陆片也参加了,这个平台就变得比原来更盛大,影响力也就也就更大。这也给大陆那些不符合中共主旋律的片子得以展示和扩大自己影响力的机会。金马奖的存在使得台湾的片子能够得到更多的重视,得到更多的肯定,那些大陆的比较好的片子也得到更多的肯定。这些都是有一定的积极意义的。但是,不赞成傅榆讲话的人未必就是所谓的统派;赞成也未必就是独派。

胡平说,除此此外还有最近引发热议的台湾冬奥正名公投。民间团体提出,就台湾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上以台湾的名义出场举行公投,蔡英文政府却表示,即便公投获得通过,仍然不打算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上把“中华台北”的名字改为“台湾”。可见,不赞成改名的不一定就是统派,独派也可能不同意。不同意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台湾目前情况下只能使用“中华台北”的名义才能参加。其实,台湾无论蓝营还是绿营,在多数问题上其实是一致的。蓝营所说的统一是终极统一,最后要统一,未来要统一,现在并不打算统一。现在,他们尤其不接受中共提出的一国两制的和平统一方案;绿营的人主张独立,那也是希望未来能够独立,并不主张现在马上就要独立。蓝绿都希望改变台湾无法进入联合国组织的现状。

胡平:台湾问题复杂,大陆扮演成败之“萧何”

胡平说,本次台湾选举我们看到,国民党经济王牌一打就灵。我一直认为,确确实实两岸关系是当今世界上最复杂的一种关系,很少有人把它完全弄清楚。很多议论,包括台湾岛内的议论,西方一些媒体的议论,政界学界的议论,我觉得都可能有所遗漏。回到拼经济这个问题上,确实这次国民党的能够取得这么大的胜利,尤其是高雄能够翻盘,当然是和拼经济绝对分不开的;而拼经济的确离不开谈两岸关系。从蔡英文政府上台以来,两岸关系的经济贸易往来热度有所下降,所以蔡英文提出来要推动所谓的新南向政策,也就是说要把和大陆经济贸易往来减少所造成的损失通过和东南亚国家扩大经济往来进行弥补。但是,这样的弥补效果还是相当的有限。与大陆的经济贸易往来下降,对台湾的经济确实有很大的影响。但是,蔡政府这几年来,台湾的GDP还是相当可观的,可问题是,一般的老百姓认为他们的荷包并没有满。这是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说按GDP来说,台湾这些年的经济表现并不坏,但是老百姓却没有感觉,甚至认为生活水平有所下降。那么,这个问题其实美国也有。特朗普能够上台,就是因为过去和大陆热络的经济往来造成了美国本土一些制造业的空心化。美国和台湾一样,资本家与大陆互动发了大财,但与此同时,本土工厂关门、工人无业可就。失业工人们只能靠领福利救济度日。这一方面让福利的储备受到很大的威胁,同时福利的生活水平比不上从前一份正式工作的殷实。因此在GDP数字不差的情况下,国内贫富差距增加,底层生活水平下降。这就是台湾选民对蔡政府不满的原因,与美国选民对民主党政府不满的原因如出一辙。但是这里同时也有一个悖论,就是要发展经济就必须和大陆往来,但是往来多了就增加对大陆的依赖反过来又不利台湾自己的发展。这就是所谓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胡平:两党政治看似庸俗,善变民意滋养民主

胡平说,台湾通过进行自由选举如此成功地实现政党轮替,大陆人是非常羡慕的。这就是所谓的数人头胜过砍人头。而且这次选举相对比较干净、文明。过去的政党恶斗和族群撕裂明显有所减少。法国启蒙时代思想家伏尔泰在《英国通讯》这本书中形象地说,两党政治就像两个臭气熏天的情夫争相向同一个情妇争宠。需要补充的是,这个情妇应该是朝秦暮楚的,因为从一而终会让情夫争宠的画面无法存在。情夫争宠于情妇的比喻恰如其分地描绘了民意朝三暮四的特性。只有在民意善于摇摆的情况下,政党才可能轮替,否则的话只能有一党独裁。就是说,必须有相当一部分选民不把自己锁定在党派的牢笼之中,而是根据切身利害来选举投票,民主制度才能得以延续;“铁杆儿”、“钢杆儿”心态并非民主的同路人。台湾本次选举让我们看到,原来所谓的基本盘的神话其实并非如人们以为地那么扎实。在绿营民进党的大本营高雄,许多选民改弦更张选择了支持国民党。这都是值得肯定的民主现象。总之,台湾民主经过几十年的操练已经走上了相当稳固的阶段。在所有选举中,人们根本不担心落败一方会耍赖、会使用武力、会利用手中资源践踏民主规则。无论在民主风度还是民主秩序和民主规则上,台湾的民主现实都证明了华人和古老中华文明与现代文明的民主制度之间的相容性。

章立凡:地方选举人民获胜,中共学乖处事低调

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说,我认为,第一,台湾地方选举的变迁不是北京的胜利,而是台湾人民的胜利;第二,我觉得从统独话题看,统独一直是台湾两党以及两岸政客们炒作的一个伪命题。按事实来讲,现在维持台湾现状不统不独,才是最实际的态度。他们每次选举都炒作这个伪命题,最后就是大家感到不厌其烦。所以这次蓝营换了一张牌,经济牌一打就成。而绿营仍然墨守成规,继续炒作统独这个话题,结果一败涂地。因为,台独与否只是一个名分问题。台湾共和国也好,中华民国也好,其实在目前眼下都做不到,而且老百姓关心的是经济,关心自己的钱包鼓不鼓。这个问题其实两岸都是一样的,大陆老百姓也关心这个问题,但是他们没有选票。对于这个,大陆人只有羡慕嫉妒恨。但是,你要对比来看,美国其实也是这种情况,民主党讲自由原则讲得比较多,但是,美国选民隔几年也得摸摸自己腰包,然后想想这个党执政这几年我们钱包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应该再充实一下自个的钱包?所以就导致替换政党。所以,我想这点上可能台湾人、美国人的想法都是相同的。在关心原则问题、关心政治正确的同时,也关心自己的生活,毕竟这是每天的切身利益。所以,我觉得这一次实际上是台湾老百姓的选择。刚才你说北京到底干预力度有多大?我回顾一下,就是每次台湾历史上大选都有中共来助选,飞弹、军演、拿香港杀鸡儆猴什么的。但是这种助选每次的后果都是适得其反。大概2014年九合一选举中,一句口号叫“票投国民党,台湾变香港”很管用,选票进了民进党的口袋;2002年的总统选举也是同样情况,就是说原则上不能够跟大陆统一。中共一助选,台湾选民就更团结一致了:不让我们投民进党,我们偏要投。所以这次中共学乖了,无论是投票问题上,金马奖的统独言论问题上,还是在指责蔡英文的骂战上,这次的表现都是“不作为”。但是,这并不等于大陆没干预,大陆的凤凰卫视每天都在报道台湾选举前的情况,每天都在为国民党造势。但是,它做得巧妙了很多,没有采取从前的威胁手段进行施压。

章立凡:中共政体不改,台湾不会服统

章立凡说,对大陆断奶,台湾就挨饿的说法,我认为有一定道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台商进入大陆,台湾经济因此腾挪出了更大的发展空间。这种情况使得台湾的经济在最近几十年越来越依赖大陆。过去这个叫台商西进,把过去对美国的出口转向了大陆。现在,面对中美贸易战的背景,西进的情况正在改变。蔡英文因而提出所谓新南向,就是要往南边发展,跟东南亚国家搞贸易。但是,现在马上转向效果不明显。从时间和空间上来讲,蔡英文这套路数,可能现在还没有办法马上解决当下的问题。这引起台湾商人们的一些不满。而且,确实在蔡英文上台以后,大陆对台湾的农产品,对大陆居民赴台旅游等,都采取了一些限制的措施。这导致台湾的农民可能得不到实惠,会对蔡英文政府产生很多不满。同时受到影响的有台湾的旅游业。自从蔡政府上台以后,台湾旅游业就一片萧条。这个手法其实跟中美贸易战中共打击美国农业地带爱阿华州是相同的。当然,台湾的经济体量和美国的实力无法同日而语。给台湾造成的困境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是用经济的手段资助了国民党,为国民党助选了。未来民进党的前景确实不容乐观,因为除非民进党跟大陆也做某种勾兑,就是在对大陆问题上有所勾兑、不那么坚决地摒弃了共识,那可能中共会有所放松对台湾的经济遏制。现在中共是把经济手段用在政治斗争上,这也是中共一贯的传统。但是,我觉得,对于台湾老百姓而言,以大陆现在的这种政治腐败的黑暗看,中共单单用经济诱惑是换不来台湾民心的。而且,在台湾,即便选民票投国民党,也并不等于支持现在立刻统一。只要大陆政治制度不革新,就不要痴心妄想台湾百姓会愿意统到这样的体制中。

章立凡:历史不讲感情讲程序,中共霸占奖杯对峙文明

章立凡说,对于蔡英文的败选感言,我看到贵台美国之音有一个投票,其中的四个选项中我选了最后一个选项,就是“无动于衷”。我指的是对民主选举的结果。我觉得,民主选举领导人,应该正在成为人类历史的一种常态、正在作为历史学的常态。我们作为历史学人,看实历史是不讲感情的。在大历史的视野下面对历史变迁,我觉得没必要事事有动于衷,我觉得按规律走就可以了。但是,对于国民党和民进党这两个党的竞争,我还是比较欣赏。还是那句话,民进党是一条狗,国民党也是一条狗。但是两条狗好过一条狗,得实惠的是台湾的老百姓。论大陆人的观感来看,我刚才讲了羡慕嫉妒恨。两岸中国人都应该享有的民主选举,大陆人民至今没有享受到。这个是非常大的遗憾,这也说明大陆到目前为止还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还没有走上人类文明的正途。“数人头”让人民授权才有正当性,靠暴力“砍人头”来维持政权,以为枪杆子能解决一切没有正当性,是没有合法性的。如果有四个自信,我觉得就应该主动接受竞争。只有经常锻炼身体、经常赛跑的人、经常参加各种竞技的人才能够胜出。如果过去的某届冠军一直把持着奖杯声称自己永远是冠军,这是早已过时的做法,而且也是无法服众的把戏。但是,很遗憾,中共至今没有认识到竞争能给自己带来好处、能为自己输血和促进造血。他们只知道患得患失,生怕失去眼前利益。他们认为,失去政权就失去一切,不敢通过民主和竞选,通过政党轮替来强化自己作为政党这种功能。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11月26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民进党统独牌失灵,台湾变天是北京的胜利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