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33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从“耍脾气外交”到“D&G辱华”,爱国心切还是缺乏自信?


时事大家谈:从“耍脾气外交”到“D&G辱华”,爱国心切还是缺乏自信?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2:45 0:00

时事大家谈:从“耍脾气外交”到“D&G辱华”,爱国心切还是缺乏自信?

最近中国互联网上多起“爱国”事件引爆舆情,从苏州马拉松赛选手被“递国旗”,到台湾金马奖统独争议,再到意大利服装品牌杜嘉班纳D&G的“辱华事件”,让许多中国网民发出强烈的“爱国激情”,要求当事人道歉认错。无独有偶,这个月稍早,中国官媒新华社高调赞扬义和团,是“一场民族意识觉醒的反帝爱国运动,展现百年前中国民众团结御辱的决心”;几天后,中国外交官员在APEC会议上,演出硬闯主办国外交部的蛮横戏码。从官方到民间,这股咄咄逼人之气从何而来?这是让中国声音响彻世界?还是让中国恶行曝光全球?

嘉宾:独立时评人,自媒体《小民之心》主持人小民;旅美资深媒体人凌沧洲

时事大家谈:从“耍脾气外交”到“D&G辱华”,爱国心切还是缺乏自信?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2:45 0:00

小民:意识形态六四破产,“爱国”用以绑架人心

独立时评人,自媒体《小民之心》主持小民说, 文革结束以后,特别是八九六四以后,中共意识形态彻底破产,开始利用所谓的爱国主义来凝聚人心。但是最近这些年,由中共当局直接推动的爱国行为尤其令人侧目,有的甚至已经到了不顾基本外交礼仪的程度。这些粗野的所谓爱国行动,已经出现在多个领域。除了主持人刚才提到那些,有在瑞典,中国大使还没了解真相之前就粗暴批评瑞典警方,让人跌破眼镜;在英国,中国女记者在当地政党会议上大打出手;在南中国海,中国军舰直接冲到美国军舰前方,导致双方几乎相撞,这也可以说是一次最激烈的爱国行动。中国近来这些异象层出不穷,固然和长期以来的中共宣传和鼓动有一定的关系,但是,我个人认为,最主要就是直接得益于习近平简单粗暴的个人风格。不排除类似中共大使、记者的行为,还有国内某些人的行为都是为了通过向中共高层展示爱国热情以期获得赏识。这就是所谓“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的当代版。

小民:广告就是求新求异,个人言论忽略不计

小民说,杜嘉班纳的一系列广告我看了吃披萨那一个,认为我们应该把这种广而告之的东西和个人私下里的言论区别看待。广告是针对所有大众的,私下里的个人言论和行为只能代表个人,未必代表这个品牌和代表这个公司。所以,这些个人言论我们先放在一边。至于刚才谈的广告,我没有看出来有什么辱华的意思。做广告当然是求新、求异、求奇,这样才能给消费者留下深刻印象。但是,我要说的是,尽管这个广告确实对中国文化了解不多,要把它上升到侮辱中华民族的高度,似乎有点夸大其辞。我们看到,中国人对类似事件的敏感程度来自于我们的特殊环境和特殊教育。这样的环境下,很多百姓无意识中存在受害者的心态,他们的潜意识里存在被别人侮辱的感觉。这种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

小民:统治者爱看道歉,利害国服软成硬道理

小民说,可以肯定,这类道歉都是在外界的压力之下做出的让步,是当事人不得已而为之。所以,它们应该谈不上什么真心与否的问题。意大利的道歉当然是出于自身商业利益,因为坦白讲,他们实际上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后果,他们制作广告的本意并没有要辱华的意思。这个情况下,他们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自己是被不由自主地裹挟进去的。但是,所谓的道歉,其实对于统治者来讲,或者说对于中国的统治者来讲才是重要的。这可以让统治者在被他们统治的人面前显得自己很强大。这就是此事在中国的意义所在。对于道歉的意大利人和道歉的台湾艺人来说,这样的道歉当然是很痛苦的事情。对于中国的某些民众来说,这或许能够满足他们追求所谓强国的幻想----在一个强国面前,任何人都必须服软。至于中国所谓的高端人士也必须出来表态站队,这个情况属于中国特色。在中国不仅没有说话的自由,也没有不说话的自由;人们必须表现顺服,特别是在一些重要场合以及一些有影响力的人物,那就更需要表现出顺服的姿态,类似于黑社会里对老大的臣服。如果一个人选择不说话,就意味着和统治集团不合作。在中共统治之下,往往是不服从者不得食,所以你被认为不服从,就会被剥夺吃饭的权利。在中国的帝制时代,人们可以不为五斗米折腰;但是到了共产党手下,即便硬汉也不得不服服帖帖。

凌沧洲:广告媚俗不辱华,出面道歉为金钱

旅美资深媒体人凌沧洲说,你刚才提到的至少五件事里面包括统独议题,辱华议题,等等诸多方面。所谓的爱国行为或者爱国情绪其实不是从89六四以后才开始的,应该说从文革以来就一直没有停歇过。我们这些文革期间出生的人成长过程中看的小兵张嘎,平原游击队,还有接受的狼牙山五壮士教育,都是爱国主题。我认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杜嘉班纳事件的发言,与瑞典事件中国外交官的表态之间是否存在微妙差异,都是值得我们观察和玩味的。比方说杜嘉班纳事件,我认为有两个层面。广告从细眼模特风情万种用筷子吃披萨到亮出要营销的手镯,虽然有些媚俗,但都是广告人的创意,不觉得是在辱华,不应该上纲上线和反应过激;另一个层面上,我认为创始人和设计师说话粗俗有余,不尊重其他文化和文明,的确是过了头,应该属于“脑子进水”。不过,语言不文明的确反映出个体没有教养缺乏修养,会给外界以极差的观感而被人耻笑。至于中国人是否应该用上升到辱华与爱国的高度来做出反应,我仍然认为值得商榷。杜嘉班纳最后被迫道歉,我认为他们并非向中国人民道歉而是向金钱低头。

凌沧洲:信息单一官方助推,民间必定睚眦必报

凌沧洲说,这个广告无论从言论自由角度还是从商业营销角度都没有什么问题。要说广告的不足就是俗点,没什么艺术水准,而且对别人的文化有点儿隔膜,甚至还谈不上不尊重,如此而已。但是后来那个创始人说中国是一坨什么玩意儿,的确很不雅。其次,中国人的过度反应则应该是源于自己所处的环境相对封闭。身处信息单一化环境中的人,对于外界的调侃、恶搞和批评声音的心理承受能力自然要弱很多。一旦受到官方的怂恿,民间便会对所谓的假想敌睚眦必报,而且为自己的“爱国情怀”洋洋得意。反观西方的多元环境,媒体由民间创办,信息来源多元化,报道披露真相、监督公权力都是天经地义。而且其犀利程度让权力再大的人也无法消受却又无计可施。话说只有在信息多元的社会中,公众的智力、修养、情操和判断力才能够得到正常的培养。

凌沧洲:政治挂钩利益,集体歇斯底里成为出路

凌沧洲说, 集体不说实话而是选择谎言,这是集体歇斯底里。这样的环境中,如果你不说假话可能就被视为异类,会被追杀。在中国古代还有一点残存的自由,一个人可以选择不去做官,可以退隐。现代的中国社会反而连不做官的自由也没有了,原因在于一切都是利之所在,就是所谓的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中共治下把政治与利益实现挂钩;只要政治上站错了队就会被大势所淘汰,利益也会随之一败涂地,这点范冰冰就是一个例子。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包括西方人在内的很多人会选择被迫道歉。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11月27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从“耍脾气外交”到“D&G辱华”,爱国心切还是缺乏自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