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50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 基因编辑婴儿: 为何发生在中国?


时事大家谈:基因编辑婴儿:为何发生在中国?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3:26 0:00

时事大家谈:基因编辑婴儿:为何发生在中国?

这个星期,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宣布,世界第一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消息立刻引爆议论,包括中国和国际学术界都纷纷表达震惊和质疑,并谴责其违背医学伦理。原本被中国官媒人民网视为天大喜讯,“实现历史性突破”的相关报道,也在几个小时后被删除。取而代之的是,中国当局将就此展开调查。把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体试验,究竟有多大风险?为何这条国际间禁止的红线居然在中国被跨越了?贺建奎是如何在中国通过审查?谁该为此负责?改造人类基因的潘多拉盒子打开后,人类将面临什么样的处境?

嘉宾:茂盛医院院长,生殖医学中心负责人李茂盛;独立时评人吴强

时事大家谈:基因编辑婴儿:为何发生在中国?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3:26 0:00

李茂盛:一刀剪断基因,人类未来或从此变异

台湾茂盛医院院长李茂盛医生说,我看到新闻时的感觉是无比震惊,无法相信竟然有人把基因剪辑技术直接应用于人类胚胎。这是触犯生殖医学的禁忌,是踩踏了人类繁衍自然规律的红线。这种行为将对受试婴儿产生不可逆转的影响,可能会引发人类不想看到的后果。它不仅破坏世界共同伦理,也人为干扰人类的基因池 。通过剪断基因来修补基因,很可能导致受试者其他基因产生突变。这一剪刀下去,剪口处发生了改变,那么它将如何改变、朝什么方向改变?我们现在都无法预知,也无法有效应对。我为这些婴儿的未来感到担忧,担心她们未来是否会发生超出人类应对能力的病变;我也担心她们的下一代和更多下一代的未来,以及他们对全人类造成的威胁。

李茂盛:要为剪辑婴儿负全责,官方须致力追踪和弥补

李茂盛说,如果在台湾,这样的做法肯定无法通过伦理审查这一关。伦理规定的宗旨是以不伤害受试病人为前提的。我估计,这名科学家贺建奎先生没有把所有的风险及其不可控性的详情告知受试病人。这一剪刀可能给人类带来不可预测的基因突变,包括对下一代的负面影响。无论是欧美还是日本,这种做法都不可能通过审查。我认为,在这方面大陆或许不够重视受试者的后果,或许规定不健全。现在,他们的官方需要做的,是对经过CAS9剪辑婴儿的诞生负起完全的责任。这包括对受试者进行严格的管制、检查和追踪;要花费人力和物力,让出生的胎儿健康活下去,并且尽量补救任何不可控的后果。他们应该成立专家委员会,检测剪刀破坏之后基因产生的后果,并在尊重人体安全的前提下,进行确定性检测并且预测未来,以免影响整个人类。对于已经成孕的其他剪辑胚胎,也应该使用科学方法进行检测,在不违反胎儿生命权的前提下妥善处置。官方应该关闭这家实验室,建立强化伦理委员会。我也认为,庞大的不孕人口市场所蕴含的巨大商机是催生该现象的直接原因。政府因此应该终止该技术,要确保胎儿正常发展,防止剪刀现象给人类造成不可弥补的后果。

李茂盛:贺建奎信息滞后,科学能力存疑

李茂盛说, 贺建奎先生曾经公开表示,为能够帮助受孕家庭感到自豪。其实,这项技术在科学上并非突破,而是早已存在。贺建奎先生在成为世界第一梦想的驱动下,一定忘记了医生职业道德高于一切的准则。他这么做也暴露自己在学术上的滞后:在试管婴儿界,根本无需使用基因编辑技术来避免艾滋病传染,普通生殖科技就可以做到。这些文献都在世界上发表过,他可能没有进行过研究。我认为,他可能并不具有突出的科学能力,只是要通过打破伦理标准来达到某些商业目的。

李茂盛医生说,父母也无权改造自己后代的基因。这类“转基因”胎儿未来面临的很大变数,都不是父母可以承担的,而是由胎儿自己承担。这其中的遗憾父母永远无法弥补。中国官方应该制定相关法规。在台湾,贺建奎的行为会导致吊销执照、并且终生不能从事该行业的后果。

吴强:贺建奎剪刀一挥,中国缩影立见

独立时评人吴强说,我看到这条新闻之后的感觉与李医生截然相反。对于贺建奎先生进行的直接剪切胚胎基因的这类所谓基因疗法,该技术来自中、美两国的两位原创发明人都表示“不可接受”。而我对中国出现这类科技的大逆不道完全不感到奇怪。在中国,大学各种丑闻频繁出现,教授们的研究方向急剧堕落。这包括我们看到的河北科大韩春雨事件中无人被处罚的冰冷现实。社会科学领域也不例外,阿谀奉承是论文、研究的总体走势。而这种趋势的定型依附于防火墙霸道、威权主义上升、“厉害了我的国”这种虚假民族自豪感上升,等等。中国内部与国际相悖的伦理孤岛效应也是应运而生。总之,就是中国从政治到经济到学术界总体伦理滑落。贺建奎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学作为一所建校刚过10年的新学校,其哗众取宠和有悖人类伦理的做法正是中国科技界和社会的缩影。

吴强:政府藐视规则,上梁不正下梁才歪

吴强说, 追究贺建奎现象背后的原因,我认为中国各个领域与国际的交流都处于中断和封闭状态,对自己的伦理认知更是模糊不清。新疆人权侵犯,709律师案的出现;南中国海问题上对国际仲裁的不接受;世贸组织规则的违背、人权规则的麻木等,政府对一切规则的藐视导致社会伦理错乱。比方说,在大学,无人在乎学术伦理和生命伦理,追求的是拿到更多经费和课题费,并为此不择手段。这些都是中国公众有目共睹和亲身感受的。回到贺建奎事件,消息一公布,人民网便用“厉害了我的国”的腔调高声喝彩,直到各方舆论开始谴责才调转船头。其实,中国法律是禁止人类生殖基因编辑的。贺建奎除了个人动机之外,资本的力量是重磅推手。莆田系私人医疗机构试图使用技术无突破的人类胎儿基因编辑,打造出所谓世界第一的噱头,以便引导几十亿的不孕市场这个巨大的商机投向自己。

吴强:转基因食品悬而未决,转基因人类已被热议

吴强说,不可否认,贺建奎挑战人类生命伦理底线的做法,具有强大的文化传统背景和社会基础。中国文化历来强调子女要“出人头地”,个人相信,很多中国父母愿意配合使用科技来改造自己的婴儿,以迎合追求优生优育的潮流。这种被纳粹德国发挥到极致的斯巴达主义的优生优育思想,在中国不仅没有被反省,反而随着科技提供的新机会而变得更加膨胀。我认为,即便贺建奎团队可能因为国际压力而被处罚,但是,还会有更多科学家和父母将继续偷吃这枚禁果、尝试类似“超人”试验。质疑转基因食品的画面还没有消失,中国的转基因人类已经突然强势“霸屏”我们的视线,这其中的必然性和偶然性令人深思。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11月29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基因编辑婴儿:为何发生在中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