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05 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美中贸易战延烧,让中国入世是不是错了?


时事大家谈:美中贸易战延烧,让中国入世是不是错了?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1:07 0:00

时事大家谈:美中贸易战延烧,让中国入世是不是错了?

十七年前,美国克林顿政府以“能将民主社会重要价值观、经济自由以及美国商品输入中国”为由,成功说服国会允许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十七年后,特朗普政府称中国没有履行入世承诺,并执行不公平贸易,对北京发动一场激烈的贸易战。十七年的时空转变,让美国政界学界都在反思,当年让中国入世的决定是不是错了?如果错了,谁又该对此负责?中国官方反复强调,入世以来,中国对世界经济做出巨大贡献,中国究竟做了什么?夹在美中两国贸易战火间的世贸组织,为何显得无能为力?世贸组织的改革是否迫在眉睫?

嘉宾: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美国维吉尼亚大学商学院教授陈朝晖

时事大家谈:美中贸易战延烧,让中国入世是不是错了?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1:07 0:00

魏京生:为入世贸满嘴承诺,中共向来说话不算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说,十七年前,美国允许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支持者认为发展经济就会带来民主自由,因此说服了大家接受中国进入世贸的提议。而对于这种思路,美国多数议员心中并不认同,民调也显示多数美国民众也不信。但是,经过大公司和利益集团花费重金游说之后,国会最终得以通过议案。甚至克林顿总统也亲自出面来说服国会允许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我们也知道,前总统克林顿2001年曾经在一次大学演讲时表示,加入世贸不会让中国一夜成为自由社会或者开始遵守全球规则,但是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推动中国向着正确的方向更上一层楼。但是,我认为,中共本质上是要维持一党专政,所以不可能给予人民自由,这二者是背道而驰的;其次,中共一贯说话不算数。争取加入世贸时,朱熔基能够爽快答应各种条件,是因为他比龙永图更加了解共产党。中共历史上一直以来最大的特点就是说话不算数。这点我当时警告过美国,告诉他们,中共可以答应任何条件,但是不会遵守对自己不利的部分。可以说,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本身对世贸组织的规矩就是一个巨大的破坏,对国际经济秩序也是如此。现在,美国跟中国打起了贸易战,就是中国加入世贸对西方世界产生的后果所致。从过去的经验看,全世界理应教会中共遵守法律和规矩。

魏京生:世贸组织责任欠缺,解决矛盾收效甚微

魏京生说,至于说把中国踢出世贸组织应该是严重威胁,实施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世贸组织本身存在很大的问题,一是其官员无需为任何人负责,这点就像所有国际组织一样。二是这些组织面对问题都没有解决的时效性;正因为如此,它们倾向于采取拖延战术来解决纠纷。三是它们做出的判决也经常是模糊不清的,对解决问题收效甚微。而在商界,求助的一方如果被拖延时间的话结果就是被拖垮拖死。这些都是各种国际组织需要改革的地方,尤其是世贸组织。

魏京生:中国入世扰乱秩序,规则被破坏阻滞发展

魏京生说,对于中国加入世贸的看法,有些网友基本上重复人民日报的立场。我认为,中国加入之后,使得世贸组织效率越来越低下,而且使得中国得以大规模扰乱世界经济秩序,破坏国际规则。美国和欧洲都深刻感到,中国在各方面,包括技术、规则和法律等,都起到了破坏作用。中国加入世贸得以获利丰厚,但是这些利益本身某种程度就是通过不规矩途径获取的。而秩序比发展本身更加重要,只有秩序才能够让发展运行在正确的轨道上,否则发展就会受到阻滞。现在,欧美经济都在缓慢下行,这与中国的不规矩扩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陈朝晖:加入世贸求得发展,中国获利丰厚不言而喻

维吉尼亚大学商学院教授陈朝晖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对中国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应该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世界贸易组织使得中国得以发展成为今天的经济主导者之一。这是发展中国家加入全球化获得好处的典型例子。此外,中国对世贸的承诺非常多,主要由时任总理朱熔基拍板定夺。不过,我们也看到,中国在答应承诺之后,实施方面做得不尽人意。尽管如此,我仍然倾向于支持前总统克林顿当时的看法。如果不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它也同样会寻求发展和进一步成长;是否同意它加入世贸并不是关键所在,关键是中共本身的行为模式本来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相反,我认为,允许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能够让它面对世界的监督和压力,这对它的行为规范会或多或少产生影响,无疑会在各方面加速其市场化和全球化过程。

陈朝晖:中国已经转型,国际规则必须遵守

陈朝晖说,正如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所说,中国不会一夜之间就遵守规则。关于规则问题,当时中国是以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为主导,所以即便违反规则对世界的伤害也是有限的。另一方面,中国加入世贸也让全世界都得以享受到价格低廉的产品。不过,现在的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中国实施经济转型,从劳动力密集型转向知识技术型。此时,它遵守法律和游戏规则对世界来说意义非同小可,否则全世界都要为它的不轨来买单。

陈朝晖:世贸松散低效,改革之说难以实现

陈朝晖说,说到世贸组织本身,它是一个相对松散的全球性组织,就是说它没有强大的落实和核实能力。此外,它几乎把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囊括其中,是个庞大的官僚系统,因此,要通过它高效解决纠纷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其裁决也没有足够的强制效果。所以在解决争端问题上,世贸组织不是一个成熟的机制。这也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要用单边贸易协定来取代多变协议的原因所在。至于对世贸组织进行改革,这一点要在组织内达成共识几乎是不可能的,除了嘴上说说的共识;而且世贸组织框架内,全世界在关键问题上达成共识的可能性也是极小的。 所以,我对世贸组织进行改革的态度是比较悲观的;不过,我也认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确凸显了这个组织存在的问题。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12月6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美中贸易战延烧,让中国入世是不是错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