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26 2019年3月24日 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 华为重案看似山穷水尽,贸易谈判能否柳暗花明?


时事大家谈: 华为重案看似山穷水尽,贸易谈判能否柳暗花明?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6:54 0:00

时事大家谈: 华为重案看似山穷水尽,贸易谈判能否柳暗花明?

美中最新一轮贸易谈判在华为案阴云笼罩下拉开帷幕,这次谈判决定美中贸易战的结局,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美中关系的走向,成功与否,举世关注。谈判前夕,美国重磅起诉华为和孟晚舟给贸易战结局蒙上一层厚重的阴影,但美国官员强调华为案执法与贸易谈判毫无关联,以及白宫宣布特朗普总统将会晤刘鹤的消息让也观察人士看到一线希望。贸易战给美中都造成重创,谁更迫切希望停火?华盛顿要求结构性改变,北京肯不肯接受城下之盟?美中贸易谈判旷日持久,能否毕其功于一役?

嘉宾:香港超讯国际传媒集团总编辑纪硕鸣;政治学博士、独立时评人吴强

时事大家谈: 华为重案看似山穷水尽,贸易谈判能否柳暗花明?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6:54 0:00

纪硕鸣:中美关系回不到从前,若能谈成至少避免继续恶化

香港超讯国际传媒集团总编辑纪硕鸣表示,中美都是世界大国,不用说贸易战,哪怕仅是贸易摩擦都会对世界有很大影响。贸易战刚开始时大家就说,这场“战争”打起来没有赢家,两败俱伤,只是谁输得更惨些而已。眼前来看,美国相对更强大,所以它可能更占优势。但中国的体制可能更能“忍”更能“熬”,更能控制社会。所以,贸易战不仅让眼前利益受损,长远来讲也很难判断谁输谁赢。而不管输赢如何,对国际社会的发展来说这也不是个善举。美国体量够大,影响力够大,它稍有波动就对世界经济发展影响很大。中国也一样,一旦经济受损,它的对外采购和对外投资都会受影响。外资撤出中国也会对整个国际产业链的重组和构建产生影响。这次谈判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次谈判是在美国的最后通牒下进行的,也就是,三个月内若不解决问题,贸易战就彻底升级了。另外,这是在两国元首见面有了承诺之后再进行的一次比较全面的谈判。如果这次谈不成,那就不知道下次是何时了。虽然中美关系已回不到过去那么友好,但若能谈成,起码不会继续恶化下去。

纪硕鸣:内外交困之下,北京率先解决外压以减小内压

纪硕鸣表示,近段时间以来,北京一直都受着内外双重压力。贸易战若继续升级,北京会受到非常大的外来压力,从而引发内在压力。内外压力交汇会让政府受到极大的执政挑战。所以,北京现在要率先解决外部压力。若能把贸易问题谈妥,它的外部压力就会小很多。虽然国内形势也很严峻,但就中共体制来说,国内相比更可控、更易控。所以,止住贸易战对中共执政有利。从其内部经济情况来看,2018年的数据似乎也不算差,基本达到预定的6.6%的GDP增长率。贸易量上,2018年比2017年增长9.7%,看上去也不错。但看去年最后几个月,12月的出口增长率从11月份的3.9% 直接掉到 - 4.4%;另外,12月份的进口增长率也从原先的2.9%降至 -7.9%. 这就说明国内的生产需求在减弱。虽然2018年整体达到了6.6%的GDP增长目标,但是从季度来看,该增长率是逐季下滑。其实,不管接下来贸易战打还是不打,中国内部的经济形势都会很严峻,但北京对此寄希望于内部的可控性。

纪硕鸣:解决贸易问题后再逐步推进价值观,还是一步到位?

纪硕鸣认为现在贸易谈判的球其实在美国这边。他表示,双方的底线现在都很清楚。中美元首见面后,北京已经承诺进一步开放中国的经济市场。中国很愿意在经济上做很大让步,但它绝不会在意识形态和结构性问题上做大让步,因为这会危及共产党执政的稳固性。1949年,中共和国民党争夺的就是执政权。赶走国民党后,后面中共发动的一系列运动也都是为了巩固执政权。文革之所以结束,也正是因为这场灾难性的革命会影响中共的执政。这后来邓小平开启改革开放,也是为了巩固中共的执政权力。现在特朗普若想用贸易战的方式让中共交出执政权,或让中共作出对其执政有危害的举动,那中共绝对不会愿意。最近有说法是,头可断,血可流,江山不能丢。美国要求北京做大的结构性改变,北京肯定做不到,而且它也已经用各种方式放出这个信号了。其实原先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政治体制改革的呼声也很大,但这个大好机会现在已经过去了。所以,现在的焦点就在于,美国现在是想用贸易战的方式先解决贸易问题,然后逐步在价值观上推进,还是想一步到位。

吴强:最大的贸易伙伴却不是战略伙伴,中美关系是时候重新定义了

政治学博士、独立时评人吴强表示,贸易关系是现代国际关系中最重要的因素,其他关系很大程度上都要为此服务。1949年后,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很大程度上可以用贸易关系来衡量。1949年到1969年中国主要和苏联有贸易关系,最后恶化之后,中国才开始转向西方阵营。1979年到现在,中国和美国的贸易关系经历三个阶段的变化。第一阶段是中美建交后贸易关系的恢复;第二阶段是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美国开始对中国最惠国待遇进行年度审议,这一直持续到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第三阶段是中国入世至今。中美间的贸易量全球最大,但两国却不是战略盟友,所以这是种很奇怪的关系,现在是时候需要停下来重新确定中美间的政治关系,也为这种巨量的贸易关系重新作定义。

吴强:贸易战损害中共利益,华为是可牺牲的筹码

吴强不认为华为事件和贸易战没有关系。他表示,恰恰就是类似华为这样的个案在过去几年的不断积累,才逐渐造成目前这种贸易战的情形,这是个重要背景。我也认为,这次以刘鹤为首的代表团也是想尽量避免被华为案所牵制和左右。刘鹤作为首席谈判代表应该已经拿到了一个基本的授权,他会在授权范围内尽量达成妥协,避免贸易战旷日持续,毕竟这对中共自身的根本利益也有很大危害。这些利益考量之下,即便美方以各种方式把华为作为筹码,华为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个可以牺牲或交换的筹码。从这个角度讲,我不认为华为案的进展会影响谈判的最终结果。

吴强:中方用“买买买”诱惑习惯各种交易的特朗普

吴强表示,特朗普是商人出身,所有原则和政治都是可交易的。中方用各种可交易的手段诱惑他尽早结束贸易战。我看到很多媒体报道说,中方这次准备拿出超过万亿美元的采购清单,期望以“买买买”的方式结束结束战,以避免更多的结构性改革。我认为这很有可能诱使特朗普总统通过各种渠道向中方表达尽早结束贸易战的愿望。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1月30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 华为重案看似山穷水尽,贸易谈判能否柳暗花明?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