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50 2019年4月20日 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

时事大家谈:李南央谈父亲李锐:遗体该不该覆盖中共党旗?


时事大家谈:李南央谈父亲李锐:遗体该不该覆盖中共党旗?
请稍等
嵌入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50:03 0:00

中共党内自由派元老李锐的葬礼星期三上午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近千人向覆盖中共党旗的李锐遗体告别。由于外界传闻李锐遗愿是“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不盖党旗”,因此李锐的葬礼引起海内外舆论的强烈关注,如何界定他的身份和地位也引发一些争议。李锐入党80多年,他的“两头真”究竟有多真?李锐在党内以敢言著称,他对中共的多次建言有没有超出改良的范围而成为中共的叛逆者?李锐没有退党,但他批评中共及其领导人毫不留情,他的遗体该不该覆盖中共党旗?

中共党内自由派元老李锐的葬礼星期三上午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近千人向覆盖中共党旗的李锐遗体告别。由于外界传闻李锐遗愿是“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不盖党旗”,因此李锐的葬礼引起海内外舆论的强烈关注,如何界定他的身份和地位也引发一些争议。李锐入党80多年,他的“两头真”究竟有多真?李锐在党内以敢言著称,他对中共的多次建言有没有超出改良的范围而成为中共的叛逆者?李锐没有退党,但他批评中共及其领导人毫不留情,他的遗体该不该覆盖中共党旗?

嘉宾:李锐女儿李南央;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李南央:父亲后事无正式知会,习李花圈为何躲躲藏藏?

李锐女儿李南央说,继母、哥哥和父亲秘书都没有向我告知父亲追悼会的事情;我是从朋友处得到的消息。我发过声明,引来很多谩骂的声音,但是,我的做法让更多人知道父亲的真实意愿。这是我的目的。昨晚接到国内一个年轻人的电话,说追悼会之前我的继母发推说拒绝参加追悼会。多方打听之后,看到一个我继母与中组部的人争吵的视频。她说,说按正部级待遇开追悼会,但是即将出席的只有中组部的局级和处级,这样自己就不出席了。此外,习李都送了花圈,但是我的朋友们开始都没有看见,而记者多方证实的确如此。我后来才知道,习李的花圈被挡在工作人员背后。这特别能说明问题,说明送花圈不是他们有雅量,而是因为和我继母勾兑出的正部级级别。他们的规矩是,正部级需要第一、二把手都送花圈。想想,习近平到哪里都要当老大,送的花圈居然没有放到最突出的地方而是大多数人都看不见的地方,这是为什么?说明花圈不是习近平要送的,而是根据级别的需求而放置的。他们不得不放,但是又不想太醒目。那些指责甚至辱骂我的人说,我不参加追悼会有违中国百善孝为先的传统。我要说的是,中国最不孝的第一大逆子应该是习近平,他不做习仲勋的儿子,却要做毛泽东的孙子。

李南央:身在党国无自由,相信钳制父亲是家人

李南央说,连我父亲去世的消息都不是我继母、我哥哥或者父亲秘书告诉我的,而是由朋友和远亲告知的。我这么多年写了很多关于父亲的文章。尤其2013年他们把《李锐口述往事》这本书扣下以后,我一直在跟海关打官司。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后一直没有开庭,我已经有55篇文章跟进来表达我的主张,就是宪政要开张,要依法治国,党要在法之下。这些他们大概是非常非常清楚的。需要指出的是,报道上写的我说法是“遗愿”,继母的声明说法是“遗嘱”,而我的声明说的是意愿。这是三个不同的东西。我父亲没有留下遗嘱,因为任何生活在中国的人都受到共产党的钳制,这不仅仅包括派遣冯亦代那样的朋友到家里当卧底,更包括通过亲人之手来控制。我认为,我的继母就是共产党用来钳制我父亲的一只手,所以父亲根本就不可能在生前把自己的意愿作为遗嘱写出来。

李南央:因为六四彻底失望,为说话份量留在党内

李南央说,父亲说得很清楚,党旗上是镰刀斧头没有知识分子的地位。特别是,他一二九之后才入党,对于中共早期在苏区肃清AB团的血腥屠杀并不了解。后来从中组部下来后,他花了十多年时间负责组织和领导中共组织史资料撰写,了解中共肃清AB时杀了十几万党员,非常震惊,有的县只剩一两个人。党旗不仅仅是烈士鲜血,更多是自己人的鲜血。另外就是六四事件。当时父亲在木樨地,目睹了坦克进城碾压市民和学生。他所在的大楼面对大街。他在楼里和年轻人一起站了一个晚上,不停高喊“法西斯”。他们一喊,子弹就会扫射上来,他们趴下躲避;再喊,子弹再扫射上来。第二天一清早,他前往旁边的医院,看到堆起来的尸体和流淌在地上的血浆。他对共产党彻底绝望。所以,给他盖的党旗上更多是沾的共产党屠杀人民和自己党员的血迹。不能因为他没有退党就给他盖党旗。他告诉过我不退党的原因,留在党内说话更有份量,否则就会跟我一样说话没有份量。“毛病不改,积恶成习”是民间的话,但是由李锐的口说出来,其份量和传播的广度不可同日而语。

李南央:父亲向来大胆,晚年受到亲人钳制

李南央说,父亲在1957年的南宁会议上反对上马三峡工程,被毛看中当了毛的秘书,所以才会在1959年上庐山,否则他不够级别。更重要的是,他列席了7月31号和8月1号的政治局常委会议,也做了记录。这次会议导致他后来倒霉20年,包括在北大荒差点饿死,软禁大别山和监禁秦城八年。正是因为这样这样的情况,他留下了手稿,揭露中共内部高层黑暗;第二次是2006年,当时德国之声、某日本媒体和几家香港媒体等对他进行采访,他说胡锦涛是带着红领巾长大的,意思是在共产党意识的熏陶下成长的。中组部找到家里谈话,父亲和他们发生激烈争执。我的继母出面调解,并向组织上保证,答应以后看住李锐,看住家里的电话,让他再也不接受外媒采访。过去,父亲一直夸继母“二十六年如一天,医生护士兼保安”。从那以后,改为“医生护士兼政委”。此后,继母正式担任起看住李锐的任务。她也为自己的作为深感骄傲自豪。当时的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沈跃跃给我父亲拜寿时还特别感谢她,说她“政治工作做得好”。这样一来,父亲的发声渠道被堵塞了很多。而且他时时刻刻要注意,自己的讲话是否会得到“政委”的允许。他在日记中也写下过,今天说了什么话,玉珍很不高兴,等等。

章立凡:被要求不参加追悼,作为好友我要见证历史

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说,有人给我打电话,指责我接受贵台关于李锐的访问,要求我不要出席他的追悼仪式。我跟李锐也是朋友,需要理由不参加,但是对方说不出理由。于是我还是选择今天前往参加追悼会,心想既然对方不给我不参加的理由,那么我就有理由去参加。我跟贵台谈起过,最高领导人是否会送花圈或者出席追悼会,需要看态度,毕竟李锐先生曾经批评过最高领导人。最高领导人还是送了花圈,所以这样反推回去,我的提醒也不为过。最高领导人也说过,要容得下尖锐批评。我很好奇,想去看看有没有关键的花圈,还有遗体是否覆盖党旗,我要见证历史时刻。

章立凡:家事国事党内事,女儿当是李锐精神继承人

章立凡说,李锐先生本次追悼会的争议可以说是家事国事和党内事的集结。作为第三方我们一般不应该介入到家事中。在中国传统中,死者为大。李锐先生作为逝者,本人的真实意愿应该得到尊重。我也注意到,南央女士公布了李锐先生的日记。我相信,李锐先生应该是表达过不覆盖党旗的意愿。正如南央所说,只要生活在中国就一定会受到党的钳制。这点上我也感觉,可能家属胳膊拗不过大腿。与李锐先生同辈的如于光远、何方等人,他们去世时,虽然也被认为是党内异议者,但都毫无例外被盖上党旗。“党”无法占有逝者的心,但是要占有其遗体,所谓生是党的人死是党的鬼;只要你没有退党,我就有权给你盖上党旗。总之,党旗代表你的归属,海外炒作也无用,我们可以想这么做就做。这是中共的逻辑。此外,逝者意愿得不到尊重现象,最著名的先例就是毛泽东。他亲自签名要身后火化,而唯一没有火化的就是他。我相信,南央说的是真的,我也确实认为南央女士对李锐的思想、历史、经历、史料做了大量的整理工作,是李锐的精神继承者。作为家人、继母,她对于百岁老人李锐先生的照顾也是应该被认可的。

章立凡:国难当头入共党,李锐晚年大彻大悟改初衷

章立凡说,对于李锐的“两头真”,我宁可认为这是一种历史现象,不希望它变成一种社会现象。中共党内确实有一批老人当年为了救国救民,包括要见证民主的理想,在国难当头之时,参加共产党队伍。这就是李锐先生为代表的129那一代。他是突出的一个。为什么这么多人加入中共?当时,中共抗战爆发时搞的统一战线,确实修改了土地革命时期的暴力革命方针,从原来的没收土地改为减租减息,稍微人性化。毛泽东和周恩来在很多场合大讲新民主主义,要学习美国民主,要实行三民主义,要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做出了很多这样的许诺。参加者都对国民党不满,认为它腐败和对日妥协。这是对那头真的解释。然而,他们在中共内部待了以后看到的并非如此。尤其李锐经历延安整风,遭受政治家庭双重打击,酿成了一生的个人悲剧。中共建政后,李锐作为中共革命干部,也参与建政时期的左倾做法。他也写过土改的文章,也在1957年出版过谈毛青年时代的书,就是造神,他早年也参与过。不过,他醒悟比别人早。他因为庐山会议,看到高层内部的权斗和决策过程。加上近20年的流放和监禁,他对中共体制积累了深刻的认识。这批人在改开年代确实想通过体制内改革使得中共走上宪政之路,使得党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不过,这种冲动主张也是站在中共的立场上提出的。李锐真正的大彻大悟,如南央所说,是发生在晚年的深刻反思之后。他的心发生了变化,不再相信共产主义那一套,这是他最后变“真”的突出标志。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