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9 2019年5月24日 星期五

VOA专访: 前台湾总统马英九评前后任总统的对美外交


海峡论谈:马英九评台湾历任总统对美外交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47 0:00

海峡论谈:马英九评台湾历任总统对美外交

在美国与台湾断交40年之际,美国之音在台北专访了台湾各派政界领袖。台湾前总统马英九在2月25日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评论了李登辉、陈水扁和蔡英文三位前后任总统是如何处理美台关系的。这位国民党籍前总统提到,他在任内与华盛顿打交道时,强调“低调”和“零意外”,“有什么重要的决策都先跟美国打招呼”。下面是这段采访的内容。

记者:请您评价历任中华民国总统如何处理跟美国的关系,李登辉总统开启台湾民主化,但任内也有一些大家回想起来惊心动魄的事件,先谈谈您对李前总统任内美台关系的观察和评价。

马英九:他在1988年1月13号宣誓接任经国先生,然后经国先生所推动的一些改革他都有持续在做。像解严已经做了,解除报禁也做了,他在推的很重要一点就是允许反对党成立。再一个就是国会的全面改选,然后就是总统的直选。这三件事情是李总统任内台湾民主化最重要的工作。当然,这是他非常正面的,而且全世界都肯定,台湾人民也都肯定。但是他在1999年的时候,接受德国之音的访问,认为台湾跟大陆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这就是外界所说的两国论。这个加上他在1995年到康乃尔访问,这次访问他的一些主要幕僚都不赞成。而且当时他要驻美代表处全力来做这件事情,那时候做成功了,他去了也演讲了,非常的风光,但是在两岸关系上造成了很难以弥补的裂痕。然后到了1999年两国论之后,本来汪道涵先生在疗伤止痛的过程当中希望1999年来台湾访问,然后把过去的不愉快一笔勾销。没有想到这个以后他就不来了。所以从那个时候康乃尔之旅还有1996年两次飞弹的试射,一次对高雄外海一次对基隆外海,那时候我们正在大选。我后来才知道,这样可能是会帮助到李总统的得票率,确实如此。可是他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他们就是想把讯息很清楚地说出来。我后来碰到中共参与这件事情的内部的人和我讲,他说我们就是要告诉台湾人民,我们要打就是一定会打,而且要打哪里就打哪里。所以就是要传达一个讯息,可是这个帮助李总统高票当选,得到了54%的票。所以1999年汪道涵本来要来的,可是因为李总统在7月9号提出两国论他就取消了,两岸关系又陷入一个非常困难的情况。之后没有多久就发生了921的地震,所以我们差不多很多时间都在救灾,大家的焦点转移了。但是不管怎样,等到陈总统就任之后,两岸关系不可能再好转。所以很长的一段时间,李总统的后期和陈总统的8年,两岸关系都处在一个非常低迷的状态。所以我们觉得再这样下去的话,对台湾对大陆都不好。所以我为什么当选的时候就很清楚的提出一个两岸关系的架构。一方面是不统不独不武,在我任内不谈统一,不支持台独,然后不使用武力。然后就是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在这个基础上推动两岸和平发展,8年下来证明这是个有效的策略,也达到我们预期的效果。

记者:美台关系跟两岸关系是联动的。您能评价一下陈总统对美关系的处理手法吗?

马英九:他第一任的时候还好,而且甚至于在他上任的一个多月的时候还表示九二共识不是不能尊重,只要大陆尊重,那个时候是很有趣的。是在2000年6月26号,美国亚洲基金会来访问的时候陈总统讲的话。当天陆委会的主委蔡英文女士患重感冒,还临时记者会澄清,说总统绝对没有接受九二共识,所以他们的说法反反复复。结果第二个月,七月份,蔡英文组委到立法院又说,我们的看法是各表一中,这是最近在立法院公报都有的。所以他们那个时候有一种反反复复还不是很稳定的状态,但是后来就是很坚定的反对九二共识。当然,陈总统在任内有很多内政上的问题,包括贪污等。后来迷航外交然后又开始废国统纲领,然后最后提出一边一国的理论,这对美国来讲是非常受不了的,踩到红线了。所以那个时候国务院的官员提到陈总统的时候,说话是非常的不屑,我们心里很难过的你知道吗,他毕竟使我们总统,怎么能对我们的总统这样讲话呢?心里就很不舒服。尽管他的观点我们也不赞成,但他毕竟使我们的总统,你们怎能这样对他。美国国务院的官员讲话的时候都是非常不屑的,那个时候台美关系是没有办法搞下去的。所以我上任之后第一要义就是恢复双方高层的互信。

记者:回顾这几任总统,陈总统有所谓的烽火外交,蔡总统期间是踏实外交,您的是用一句活路外交来总结。您怎么看不同时期的中华民国总统的对美外交?

马英九:最早开始是李总统的务实外交,其实我们现在做的都是务实外交,只是换一个名称。陈总统任内是烽火外交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是后来邱义仁讲的,好像就是遍地烽火,看你怎么收拾。那时候我们就是觉得这个太疯狂了,没有用,事实上也是一样。那时候我们和美国的关系处于最低潮的时候,那我上任就特别强调活路外交。我那时候想出的用意就是我们外交要走出活路,找到生路的意思。其实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第一,要低调,然后就是零意外。换句话说就是,我们有什么重要的决策都先跟美国打招呼,美方对这个非常感谢。他们觉得这是好朋友,将心比心,他要做什么举动如果让我们意外我们也会不舒服。所以就凭借这样一个政策,台美关系非常的平顺,我和奥巴马总统任期几乎是重叠,但是头尾其实是不一样,刚开始还有小布什。胡锦涛当时跟小布什说,我们中国一向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上恢复跟台湾的会谈与咨商,他说九二共识就是双方都承认一个中国,但是定义不同。胡锦涛总书记这番话是我听过对九二共识表达的最精辟和精准的,完全表达了意思而且这几个字就够了。那个时候我已经当选了,等到后来特朗普总统当选的时候,蔡总统还很高兴接到了他的电话,结果后来大家都知道这真的是一个偶然而已,对大家都其实没有什么帮助。特朗普又回到了原来美国的一中政策。大家都觉得要尽量拉拢美国来和大陆对抗,这个在冷战的时代也许没有错,那时候我们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可是现在变成了完全不一样的情况的时候,我们跟大陆已经可以直接沟通了,而且我们还应该跟大陆建立友谊,并且化解争议的时候,这样的做法却不见得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还有一点很重要,像《台湾旅行法》里面的文字,都用的是“should”,不是用 “shall”。第二,他允许台湾的官员进入美国,这我们早就可以了。我们说真的要有牛肉的话就应该要进入华盛顿了,而且是部长或是院长总统,那这都没有。实际上已经通过这么久了,我们去的人并没有不一样,本来他们规定我们国境美国不可以公开演讲,不可以接受台湾记者的访问,不可以到大学演讲,可是2014和2015年,我都做到了。我去纽约大学和哈佛都有演讲,而且我在校园里面都接受了记者采访。所以我觉得人总是这样子的,如果有互信的话,有的地方尺度会宽一点。如果没有互信就会管得很紧。我们后来碰到的情况就是这样,我们没有《台湾旅行法》还是一样能做很多事情。

记者:自从蔡总统上任之后,一开始就有川蔡通话,感觉美台关系处于最佳时期。但您刚才提到,跟您在任期间相比,其实并没有看到实质的突破?

马英九:这当然很困难了。像在我任内,美国同意的军售有201亿美元,比李登辉时代陈水扁时代都要多。因为李总统是12年,我是8年,李总统是184亿,陈总统是162亿,我们都比他们多。另外,他们的官员多次肯定我们跟他们的关系以及跟大陆的关系,这是以前都没有的。

海峡论谈:马英九评台湾历任总统对美外交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47 0:00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海峡论谈》专访前台湾总统马英九​完整版

​(在华盛顿与台北断交40年之际,美国之音采访台湾不同党派的政界人士,谈论有关台湾、台海两岸关系以及华盛顿-北京-台北三边关系等议题。被采访人所发表的评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 2019年5月24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互动图:美中建交40年大事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