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7 2019年4月22日 星期一

美台关系纪录片《惊涛拍岸40年》(上):“台湾会生存下去”

最后更新:

美台关系纪录片《惊涛拍岸40年》(上):“台湾会生存下去”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7:20 0:00

美台关系纪录片《惊涛拍岸40年》(上):“台湾会生存下去”

在保障台湾安全与美国对台军售的《台湾关系法》签署40周年之际,美国之音特别制作美台关系40年纪录片《惊涛拍岸四十年》,采访了前美国总统卡特、前中华民国总统蒋经国的秘书宋楚瑜、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前台湾外长钱复、程建人以及前美国国会众议员沃尔夫等历史见证者,从1979的幕后秘辛,到2019的三角棋局,为您细说从头,并还原美台断交幕后鲜为人知的历史时刻,带您回到40年前风云变色的那一夜。

宋楚瑜的“第六感”

台北时间1978年12月15日深夜11点40分的一通电话,改变了台湾的命运。

时任蒋经国秘书、现任亲民党主席的宋楚瑜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回忆说:“我听到安克志(Leonard Unger)大使第一通电话,用这样的态度说,他要单独地来见我们的总统,我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早上清晨九点来见总统,我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是不是那件事要发生了?”

前美国大使安克志 (Leonard Unger) (图片来源:美国国家档案局NARA)
前美国大使安克志 (Leonard Unger) (图片来源:美国国家档案局NARA)

美国驻中华民国大使安克志接到从华盛顿拍来的密电,匆匆离开美侨商会的圣诞派对,又打了第二通电话到蒋经国秘书宋楚瑜位於新店的家中,要求把隔天早上晋见蒋经国的时间从九点提前到七点,宋楚瑜直觉大事不妙…

宋楚瑜回忆说:“我说如果是那件事情要发生,你不能够等到明天早上七点才来见我们的总统,你应该今天晚上就立刻来见我们的总统!”

宋楚瑜从新店飞车赶至七海官邸,通过森严的警卫,叫醒值班的医官,然后穿过起居室,来到蒋经国的床边,这时已经过了凌晨,他鼓起勇气,打开了床头灯。

宋楚瑜回忆说: “当时我很大胆地向总统报告,美国大使安克志紧急请见,经国先生睡眼迷迷地问我:什么事? 我报告总统:我并不清楚,但显然有些很特殊的状况,他必须晚上来见总统,经国先生犹豫了几秒钟之后说:你请他来。”

华盛顿“五人小组”

外交部次长钱复也随后赶至七海官邸。钱复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回忆说:“到了一点多钟电话来了,说是马上就要来,你赶紧赶来,我就坐了个计程车,飞车赶到七海官邸,那时已经两点,我进去之后,经国先生已经衣服穿好了在等,楚瑜也在那里。凌晨2点15分,安克志大使抵达七海官邸。安克志当时就读几个文件,第一个文件是美国跟大陆建交的公报,第二个是美国政府的声明,第三个是卡特总统的讲话,这些念完了大概是20多分钟。”

宋楚瑜回忆说,安克志大使除了宣读公报内容,表示华盛顿和北京将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交之外,也正式通知华盛顿和台北的共同防御条约将在一年之后废止。他说,安克志大使在谈话过程中特别强调,这件事情到目前为止,只有华盛顿少数几个决策者知道。

当时在华盛顿担任中华民国驻美一等秘书的前外交部长程建人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当时只有几个人知道: 总统卡特、副总统蒙代尔(孟岱尔)、国务卿万斯 (范锡)、国防部长布朗,第五个就是布热津斯基(布里辛斯基)。连国务院管我们的(中华民国事务科科长)费浩伟(Harvey Feldman),他是12月15号早上到办公室去,他泡杯咖啡准备要开始坐下来办公,那个时候他才知道那天晚上卡特要举行记者招待会,要宣布跟我们断交、跟中共建交。”

94岁高龄的前总统卡特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回忆说,从一开始,华盛顿与北京谈判的保密工作就做得非常好。他说:“国务院很多人都反对这么做。所以我们从没有通过国务院向我们驻中国的代表发送过函电。所有的函电都是从白宫发往中国,并从中国回复白宫。我们绕过了国务院。没有人知道。当然国务卿知道,布热津斯基博士还有我们少数几个人知道。不过,保密做得非常好。最大的争议就是拿台湾怎么办?"

钱复的“第十案”

有“外交教父”之称的外交部长沈昌焕虽然之前对断交一事曾经表示“人还没死,怎能先准备棺材”,但外交部已在暗中研拟了十个方案。

钱复告诉美国之音,他记得当时蒋经国嘱咐他写了十个不同的方案,从最好的“双重承认”--就是两边都有大使馆,到一边是大使馆、一边是总领事馆,一路下来到最后,“第十案”就是美国完全接受大陆的要求“断交、废约、撤军”。钱复说,没想到最后派上用场的真就是最糟糕的“第十案”。

北京时间1978年12月16日上午10点,华盛顿和北京同步发表建交公报。卡特总统在白宫宣布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从1979年1月1日起正式建立外交关系。

钱复的“第十案”和宋楚瑜的“第六感”,虽然让蒋经国得以处变不惊,但蒋经国的痛苦与愤怒仍在同一时间发表的电视谈话中显露无疑。

卡特与邓小平签署美中建交公报(图片来源:美国国家档案局NARA)
卡特与邓小平签署美中建交公报(图片来源:美国国家档案局NARA)

蒋经国的“忍”

就在美中宣布建交的同一时间,蒋经国发表《告全国同胞》电视谈话:“亲爱的父老、兄弟、姊妹们,今天大家心头都非常沉重。美匪决定进一步的勾搭,建立所谓‘外交关系’的消息,各位都已经知道了。困难重重之时,竟片面决定断绝同我外交关系。我们已经声明,一切后果,应完全由美方负责。”

蒋经国对美中建交发表电视谈话 (台湾中华电视公司CTS提供)
蒋经国对美中建交发表电视谈话 (台湾中华电视公司CTS提供)

宋楚瑜当时宣布:“总统对于美国突然宣布对我断交的决定,再度向美国提出最严重的抗议。”

40年后宋楚瑜仍然忘不了那一刻。他说:“美国单方面这样宣布,对我们中华民国不仅是不友好,是一种伤害,对蒋总统个人来说也是一种侮辱。”

钱复回忆说:“经国先生的确是很清楚会有这样一个状况发生,所以发生之后他没有惊慌失措,他很镇定,但话讲得满重的,我们跟贵国是非常友好的邦交国,这么多年来彼此互助,可以说真正像是我们中国人说的‘兄弟之邦’,现在这么好的朋友,突然之间说不跟你做朋友,而且只给我们七个小时的警告,而且还告诉我们,你不许对外宣布。蒋总统说必须,这个我不能隐瞒我的国民,我做为国家的领导人,如果这么严重的事还是应你的要求说要瞒住大家,我无脸对我的同胞。”

卡特保密 激怒国会

根据美国国务院2013年解密的外交档案,国务卿万斯原本建议卡特总统提早通知台湾,但担心美国国会介入而决定保密。这导致蒋经国只有不到七个小时的时间因应变局,但也因此激怒了美国国会,为《台湾关系法》的诞生埋下伏笔。

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郦英杰(Brent Christensen)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卡特政府在1978年12月15日宣布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这对几乎所有人来说完全是个意外,包括国会。”

当时担任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主席的沃尔夫(伍尔夫,Lester Wolff)是《台湾关系法》的重要推手。这位百岁老人在纽约寓所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时回忆说:“我当时接到(助理国务卿)理查德·霍尔布鲁克(Richard Holbrooke)的电话,让我去白宫,他们要宣布一件事。那是做出宣布的一个小时之前。我对卡特事先没通知我们就自作主张大为光火。我们为此努力了多年。我主持了多年的听证会,议题包括台湾问题。而卡特政府上台,无视国会,自行做出宣布。这让我们所有人都非常不安,不管是亲台还是亲中的。”

当时担任美国驻华联络办事处副主任的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Stapleton Roy)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回忆说:“在我们的策略考量中,一个问题是我们何时通知台湾我们打算切断与他们的关系。按照文件所写,我们需要提前三个星期通知他们。但这根本是不现实的,因为他们可以在三个星期内得到国会支持,把它叫停。所以最终,我们是到了最后一刻才告诉他我们要断绝关系的信息。这引起国会勃然大怒。但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我们提前通知他们,建交进程可能就无法完成。”

台湾反击的“四种可能”

根据美国国务院后来解密的外交档案,卡特政府当时与北京谈判建交之所以保密到家,除了担心美国国会介入之外,也非常担心台湾可能被迫采取的反制手段,包括:1.“打苏联牌”、2.“发展核武”、3.“宣布独立”、或是干脆是4.“与中共和谈统一”。

美国国安会1977年的一份备忘录更指出,台湾可能在两到四年之内进行核爆试验。尽管蒋经国曾明确告知美国不会发展核武,但美方仍要求台湾以书面形式作出保证。

宋楚瑜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拿出当年密存的文件,批露一段鲜为人知的秘辛。他说:“我在1975年1月1号开始上班(担任蒋经国总统秘书),我4月1号就碰到马康卫(Walter McConaughy)大使提到要从台湾把核子武器撤走。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是,那时蒋经国先生还担任行政院的院长,经国先生非常明确地告诉美国大使安克志,明确告诉他说,我们中华民国不会做原子弹,不会做不是说不晓得怎么做,我们有能力可以做,但是我们不会去制造原子弹。而且很明确地和安克志大使表达我们这个立场。我们会做,但是我们做了以后我们又不能用,因为蒋经国先生说,我不会拿核子武器去杀害我自己的同胞。”

至于当时“两岸和谈”的可能性,北京在1979年1月1日美中正式建交当天发表《告台湾同胞书》,首次以“和平统一”的说法取代“解放台湾”,并宣布停止炮击大、小金门等岛屿,希望透过与美国关系的正常化加上对台湾发动和平攻势,实现“祖国统一” ,但蒋经国以“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三不政策”响应,他并向美方表示,与中共谈判是“自杀行为”。

蒋经国在美中建交同一时间发布的电视谈话中也强调:“我要再度斩钉断铁地忠告国人,我们绝不与共匪和谈,否则就是自取灭亡。”

他告诫台湾民众说:“坚忍、沉着、奋斗、成功。”

卡特未获北京保证“不对台动武”

摆放在蒋经国办公室的“忍”字 (宋楚瑜提供)
摆放在蒋经国办公室的“忍”字 (宋楚瑜提供)

摆放在蒋经国办公室的这个“忍”字,反映的不只是他的心境,也是台湾当时的处境。钱复回忆,蒋经国在被告知断交的那天晚上,反复逼问美国大使安克志,美国曾经要求中共声明不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北京难道答应了吗?

时任美国驻北京联络办事处主任伍德科克(伍考克, Leonard Woodcock)曾经对媒体表示: “我认为我们在实现关系正常化时做到了适当考虑台湾人民的福祉,我充分期待而且相信,随着时间发展会有一个演变的过程,不会对台湾岛动用任何武力。”

程建人也对美国之音说:“事实上,这是使得双方曾经犹豫过,建交前稍微耽误了一点时间的原因,美方说希望你们保证不用武力对台湾,大陆说我不可能不用武力,结果就变成说美方希望(expect)大陆不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所以后来《台湾关系法》中有一条就是,对台湾使用武力威胁是美方的‘grave concern’(严重关切)。”

而当时担任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主席的沃尔夫议员在美中正式宣布建交之前,也曾经前往北京访问,与掌握着中国实权的邓小平谈到台湾问题。并代邓小平传话给卡特总统。

百岁议员沃尔夫(Lester Wolff)翻阅制定《台湾关系法》当时珍贵历史文件(美国之音樊冬宁摄拍摄)
百岁议员沃尔夫(Lester Wolff)翻阅制定《台湾关系法》当时珍贵历史文件(美国之音樊冬宁摄拍摄)

台湾“瓜熟蒂落? 还是生存下去?

沃尔夫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回忆说:“我们进行了非常热情友好的会谈,非常热情友好。会谈结束时,他把我拉到一边,他对我说,我们是两个老兵。他说,转告卡特总统,我们可以把台湾问题搁到一边,采用日本方式走下去,然后走向外交承认。我转告了。然后我记得两三个星期之内就谈起了全面正常化的问题。邓当时说,把它搁到一边,---用他的原话说,台湾问题会‘瓜熟蒂落’(Taiwan will fall like a ripe apple from the tree)。”

而根据美国政府2013年解密的档案显示,白宫国安会事后派人向前总统尼克松简报美中建交一事,尼克松致函卡特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美国是否获得北京保证不对台动武?尼克松认为卡特在美中建交一事上“操之过急”,但他也请国安会的奥克森伯格 (Michel Oksenberg) 转告卡特这一句话:“台湾会生存下去(Taiwan Will Survive)! ”

请继续收看:

登录美国之音中文YouTube视频网站: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 完整版(2019年4月22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互动图:美中建交40年大事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