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8 2021年9月18日 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战火中上阵,刘鹤来美能做什么?


时事大家谈:战火中上阵,刘鹤来美能做什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7:58 0:00

时事大家谈:战火中上阵,刘鹤来美能做什么?

中国副总理刘鹤今天率领中方谈判队伍抵达华盛顿,与美方展开第十一轮贸易谈判。刘鹤此行正值美方准备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美中贸易战硝烟再起的紧张时刻。路透社报道,中国对已做出的贸易承诺“全面反悔”,导致华盛顿震怒以加税反击。

舆论称刘鹤此行是“冒着炮火前进”,他将恢复中方的承诺?还是做出更多的让步?没有了习近平特使头衔的刘鹤,有多大的把握和授权?第十一轮谈判是否还能达成协议?

嘉宾:前北大教授、经济学者夏业良;中国时政评论员横河

时事大家谈:战火中上阵,刘鹤来美能做什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7:58 0:00

夏业良:中方注射“强心针”,美方诉求适可而止

前北大教授、经济学者夏业良说,我认为,就在刘鹤出发之前,中方发出要反制美国的声明,这是在给自己打强心针,让中国的观众感到,中方代表团不会向美国屈服。因为中国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情绪被官方调得非常高,如果光说服软的话,不说一点硬气的话,感觉是没法交代的。

其实,包括外交部发言人这次发言都不像以前那么强硬,只是模糊地说,中方仍然会派遣代表团来美。

事实上,刘鹤来美就是参加城下之盟的签约。不管中方愿不愿意承认,这都是事实。而中国官媒说,刘鹤是前来赴“鸿门宴”的,似乎充满杀机和敌意。但是,美国并非如此。

相反,美国在过去10轮谈判中表达了最大的善意和忍让,包括给予90天宽限期在内。纳瓦罗过去的著作中显示出对中国态度强硬,而莱特西泽明白,哪些协议容易达成,哪些是不容易达成的。

事实上,美国已经没有像从前那样提出那么多的诉求和持有那么强硬的立场。当然,美国在结构改革上仍然保留了关键条款,包括监督和处罚机制还有透明化,等等。

夏业良:刘鹤就是替罪羊,谈成与否都“有罪”

夏业良说,在过去10轮谈判中,中方对各项让步做了评估和切实安排,但是,这一切最终要得到习近平的批准,但是,习近平态度强势。这里应该有两个因素,一是特朗普前往越南与金正恩签署协议,却功亏一篑。这给习近平提供了一种信心,让他觉得跟美国人打交道并不可怕,因为连朝鲜都可以较劲,那么,中国更具有折腾美国的实力。

二是习近平的民族主义思维让他不愿退让;他总是说“以牙还牙”之类的话。既然中方现在否定过去一年谈判的努力和心血,当然会让美方愤怒。这并不是来自特朗普一人,而是来自整个谈判团队、美国朝野内外和学者专家。他们一致认为,应该对中国从战略上进行全面制衡,包括政治、经济和安全等各个方面。我们看到,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最近都宣布,中国是全球对美国威胁最大的间谍威胁国。

夏业良说,刘鹤前来的结果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他提出中国不再翻盘,继续遵循过去的协议。即便这样,美国也不容易被说服,而可能要求中方做出更大的让步来维持从前的协议。美方代表也说过,对于本次签约的可能性不抱很高的期望。

另一种可能就是不签了。习近平态度强硬,如果一些问题中方不愿意改变,而美国逼迫的话,中国也会拒绝签约。本次无论签约与否,对中方的压力都非常大。因此,刘鹤的使命是“不可完成的”,就是无论谈成与否都会受到责备。其实,刘鹤就是替罪羊,一切后果的真正责任在于习近平。

横河:对让步心领神会,中方翻盘疑为策略

中国时政评论员横河说,中方深夜发表关于反制美国的声明,我认为,所谓对等反制并不是祸起美国,而恰恰是中方自己全面反悔所导致的美国关税加压。这也出乎我的意料。

外界消息显示,过去这年来的谈判很困难,结果似乎顺利得出乎意料,我原来估计的中方不会答应的有些条款,中方都答应了。但是,他们在逐步答应之后最后翻盘,估计这是中方的一种策略。在所有人都认为协议必须达成而不能后退时,突然翻盘就是逼迫美国不能后退。

横河说,事实上,中方逼迫美国步步提高关税,而自己报复的牌却很少。第一轮500亿美元商品加税时,中方可以对等,但是2000亿美元商品加到10%,中国已经不能再对等了。

中美贸易中,美国对中国的出口有限,现在美国继续提升中国对美出口商品的关税,中方也无法继续对等提升。所以,中方现在也只能是嘴上说一说,让国内民众听,不能让大家觉得它会让步。只要美国没有反应而签下协议,中方就显得胜利了。

中方事实上早有准备,对于某些要让步的地方心里明白,只是不甘心,所以翻盘,没有料到美国立刻提升关税。所以,我认为中方还会让步,所谓对等报复不过是为让步给一个借口或者说解释罢了。

横河:中方出尔反尔,覆水难收已定局

横河说,中国执法很难,但是立法却是可难可易。它不想立的法永远也立不起来。比方说新闻法;它想立的法,就我所知,最短的一次只用了五天时间。人大常委会本身就能够立法,它的任何决定都具有法律效应。关键是,美方要求的细则很多,而且需要公布,而中方的法律则是如毛泽东说过的“宜粗不宜细”,因为法律“不是用来管束自己而是管束别人的”。所以,中方要按照美方的要求在法律上进行修改,等于是让另一个国家的政府在监督它执法。它肯定很不舒服。这是它要推翻从前细则的重要原因。不过,既然走到现在的地步,要回到原点,就是中方发出这份外交电文之前那个点已经不可能。美方丧失信任之后要重新建立信任是非常困难的。当然,美方也没有指望中方可信。既然翻盘,中方可能要做出更大的让步,才可能让美方同意继续谈判。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5月9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战火中上阵,刘鹤来美能做什么?

评论 (12)

评论期已过。

归零地–今昔变迁

在9/11被毁的10栋建筑和一个广场的原址重建归零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