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6 2019年6月16日 星期日

海峡论谈:“蓝绿”初选备战急,“手机民调”惹争议


海峡论谈:“蓝绿”初选备战急,“手机民调”惹争议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3:08 0:00

海峡论谈:“蓝绿”初选备战急,“手机民调”惹争议

台湾蓝绿两大阵营已经开始积极备战2020总统大选的初选。国民党方面已经拟定了初选办法,将主要采取“全民调”,而不采纳“手机样本”,并且“不办辩论会”等举措。但国民党内的重量级人物对此提出强烈反对,表示无法接受国民党提出的初选办法。另一方面,执政的民进党一直尚未确定初选办法;其顾虑是什么?卡在了哪里?

海峡论谈:“蓝绿”初选备战急,“手机民调”惹争议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3:08 0:00

国民党已经拟定了初选办法。国民党在十五号的中常会中,决定了国民党内总统初选办法。王维正教授如何看国民党目前的初选方案?

王维正:现在两党初选的方式,特别是国民党选择了全民调这个方式,我们必须要回头看一下。这次国民党的参与者众,所以原来一开始的时候曾经有人提过,是否3成是党员投票,7成是民意调查的方法。王金平等大佬显然是对于3成党员投票的方式做了一些经营,他觉得这很不公平。现在看这个全民调的话,其实是解决了一些问题,但是也制造了一些问题。之所以要用全民调来决定总统候选人的方法,代表说党内没有办法用内部的方式,比如说是协调的方式来共同推举出一个总统候选人,所以只好把党内的争议换一种方法,所谓的科学方法来决定。但是这个也制造了问题,因为台湾的民调严格讲还不能算是100%的科学和值得信任。就和刚才所讲的所谓的全民调和是否要纳入手机来投票的话,我们可以花很多的时间来讲这个东西,但是我觉得基本上来讲,党内大佬可能觉得规则的制定表面上看起来很公平,但是事实上对自己是有所不利。这也是为什么王金平对这个最后的决定全民调而有所抱怨。

但相对于国民党,民进党初选办法则是一直还没定案,到底是卡在哪边?主要问题在哪里?您怎么看?

范世平:过去国民党是70%是民调,30%是党员投票,王金平这几年为了要选总统,他很积极地在党员内(做工作),结果现在改成了全民调,这对他是不利的,所以他有点反弹,所以还要看国民党高层怎么决定。民进党的话当然也面临一个问题,因为本来民进党是认为蔡英文是唯一候选人,所以当时是采取的是快速的,3月初登记5月做民调,然后就产生出来了。当初的想法是因为只有蔡英文一个,可是没想到3月18号,登记第一天,赖清德就去登记了,当时赖清德的民调是远远高过蔡英文的。赖清德的理由是他认为他是唯一可以战胜国民党的,因为他的民调支持更高。但是对于蔡英文来讲,如果照这样下去的话,她可能会败选。她会成为台湾首例总统无法连任,节下来的一年任期她可能会变成一个“跛脚总统”。这对台湾国家发展来讲,甚至对两岸关系会有很大影响。所以在后来,4月10号,民进党召开会议就决定这个问题如果本来只有一个人参选,现在变两个人的话,加上要不要进行一次辩论等等,还有到时候民调采取什么方式,都需要协调。所以后来就做成一个在5月22号以前,要双方协调,初步就是第一,除了全民调之外,要把电话手机纳入。台湾现在很多人都不用市内电话了,所以市内电话没办法真正掌握民意。去年民进党县市长的惨败,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当时的民调都是用市内电话,造成民调的不准,因为现在很多年轻人根本不可能在家里接电话。上礼拜赖清德也同意加上手机来做民调,但是他要求是在5月底来办。从3月18号赖清德登记到现在两个月为止,其实民调也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从上个礼拜之前,大概所有的民调都显现赖清德有优势,但现在慢慢的被蔡英文超越,所以蔡英文现在的民调还赢过赖清德,这使得赖清德非常地担心。因为我们知道,蔡英文是总统,有行政资源,加上她现在不断地通过直播跟年轻人打成一片,而且加上中共不断地打压台湾,让蔡英文这种“最辣台妹”的形象获得支持,加上台美关系不断的改善,所以我觉得蔡英文的确慢慢地往上走,而赖清德开始紧张。他怕再拖下去的话,他的民调会输蔡英文更多,所以说他坚持要在5月底办。如果真的要5月底办的话,目前只剩半个月的时间,而且我们要知道还要去协调电视辩论,有两场,还要找电视公司,还要找怎么样去做民调,因为我们知道手机民调是一个新的尝试,要怎样才能够更加地公正客观,有很多技术问题。所以双方都面临的问题是什么时候做,是否能在5月底做,赖清德似乎现在蛮坚持的,他说如果不能在5月底之前做,他不接受支持用手机,他就坚持要用市话,不能用手机,那这样看起来民进党内部似乎又陷入一个新的僵局。怎样打开这个僵局我认为也是民进党目前的一个难题。

美国总统也即将开始进行朝野初选。如何比较美台两边的总统初选制度?为什么台湾如此小岛,但初选却似乎比美国还麻烦,是否确实如此?如此确实如此,理由是什么?

王维正: 初选只是一个方式来提出党内总统候选人,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能够推出一个最强的候选人,在距离现在只有几个月的明年一月的总统大选中可以赢得选举,之所以利用初选而不是用党内协调产生,是因为精英之间对于这个规则不能达成共识。在美国,这个初选季节非常之长,对于民众来讲,有很多的机会认识候选人,了解他的政见,所以最后挑选出来的,从媒体的角度来看,应该是真金不怕火炼。台湾的初选也是比较民主,真正有效的民意调查应该是选举日当天的选举结果才是真的民意调查,在那之前我们只能采取有效的样本,在民意调查中,手机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还在实验阶段,没有一个公论。如果说拿手机回答的民众性质上跟传统市话回答的民众不一样的话,那么这样采取的样本是否真正代表母体,不见得加入市话会使这个过程更加的民主。

手机民调与民调方式,似乎成为初选争议的焦点,为什么,又差在哪里?参选人或政党的主要考量是什么?

范世平:现在要用手机的只有民进党,手机对于年轻族群比较容易接到这个电话,市话只是年纪比较大的人才会在家里接电话。蔡英文跟赖清德相比,蔡英文有比较年轻的支持者而赖清德的支持者都比较年纪大,蔡英文上了很多跟年轻人互动的节目博得年轻人的喜欢,最近台湾的同志婚姻合法化也是蔡英文力推的,支持同性婚姻的也是年轻人居多,所以如果民调用手机的话,对蔡英文比较有利,所以蔡英文支持用手机,可是赖清德反对用手机,可是现在完全不用手机也说不过去,所以赖清德希望越早做民调越好,越拖越晚,他觉得他会输很多,因为蔡英文现在的支持率一直往上走。所以两个人现在各有坚持,蔡英文希望越晚做民调越好,赖清德希望越早越好,蔡英文希望用手机,赖清德希望不要用手机。所以两方各让一步,赖清德同意用手机,但是要早做民调,五月底做。这也是一种政治盘算。第一次用手机做的民调,会反映出台湾的母体。这是一个新的尝试,既然手机是一个尝试,我们的目的还是为了求真,这是一个大胆的突破,但是在突破出还是要谨慎。这在台湾选举历史上掀开了新的一页。

柯文哲,郭台铭,选或不选,对朝野两党走向有什么样的影响?

王维正:台湾总统选举制度化相对多数,任何人可以拿到相对多数话,一轮的选举就定了。2020年,如果柯文哲出来的话,会有三股势力,蓝绿白。现在柯文哲处于谨慎观望的状态,对他来讲,最有利的情形就是蓝绿阵营最后的候选人跟他之间的差距在慢慢减少,他就有获胜机会。柯文哲会出来的机会还是很高的。郭台铭的竞选让很多人很意外,现在还是韩国瑜领先,但是民调显示他跟其他候选人的差距在不断减少中。

柯文哲去了台中,高雄,目前态度一直“犹抱琵琶半遮面”,他的算盘是怎样的?

范世平:柯文哲现在还是有相当的影响力,他一直是第二,最近的民调他变成了第三位,但是他出来的几率还是很高的。他采取的策略就是他跟北京还是维持很好的关系。他去美国,美国表示他对两岸的立场太模糊。当中美之间全面性的对抗的时候,明年的选举,背后就是中美之间的竞争。蔡英文的立场很清楚,就是亲美,对北京强硬。柯文哲打模糊战略未必会达到他想的,最后他可能会被边缘化。韩国瑜的民调一直在掉,他之后还会不会赢,这就是一个大问号。郭台铭没有这个包袱,他可以很积极的推出各种问题,他有可能会赢得韩国瑜。但韩粉是不可能接受这个事实的,即便是郭台铭赢了韩国瑜,也顶多是3%到4%。韩国瑜也不宜辞职参选,如果他辞职,国民党派谁出来可能都赢不过民进党。表示他们的施政不好。台湾的选举变幻莫测。在这个情况下,国民党有可能会分裂。

更多访谈的精彩内容,请看海峡论谈5/19完整版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 2019年6月15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