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2 2019年6月16日 星期日

揭开历史伤口 台湾为何悼念六四?


海峡论谈:揭开历史伤口 台湾为何悼念六四?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7:58 0:00

海峡论谈:揭开历史伤口 台湾为何悼念六四?

六四一转眼30年了,大家是否还记得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情景?是否还记得那首“历史的伤口”?海峡论谈邀请当年的学运领袖吾尔开希,带我们一起回顾30年前天安门广场上的风起云涌,悼念逝去的生命,同时也探讨这30年来台湾纪念六四究竟经历了哪些改变?

海峡论谈:揭开历史伤口 台湾为何悼念六四?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7:58 0:00

台湾总统蔡英文曾说别让六四成为两岸之间永久的难言之隐,5月23日,蔡英文打破多年来的禁忌,首次在总统府,高规格接见多位当年的学运领袖。王丹、周锋锁、还有遭到坦克压断双腿的方政等人,除了在台湾总统府齐聚一堂之外,也特别前往了中正纪念堂前的自由广场,观看重现当年“坦克人”的装置艺术。王丹说,六四事件对台湾民众来说,不只是纪念,也是一个警惕!

30年前,6月3号晚上,就在放置坦克人模型的同一个场地,台北的中正纪念堂,(现为自由广场),当天晚上彻夜举办“血脉相连两岸高歌”的活动,声援在天安门广场上静坐与绝食多日的北京学生。现场转播中听到了枪声,主持人大喊解放军开枪了!

吾尔开希说30年的时间很长,30年前的事情可以被归类为历史,但是对于我们这些亲历者来说,30年前的事情还是历历在目。但同时我们也必须承认,30年是个很长的时间,我个人一直在想什么能够回家、什么时候能够再见到父母亲。流亡是个酷刑。如果从失独父母的角度来说,也是非常漫长的30年。共产党无所不用其极,在30年之后还要用这么大的力气来封锁消息,这说明人类的遗忘不是那么容易。让今天全世界包括中国人都还能记得天安门事件的原因之一就是共产党。共产党到今天还在倒行逆施,是在提醒人们,他们和30年前向学生开枪的政权还是同一个政权,他们希望人们遗忘的同时,还在做着让人们无法遗忘掉他们的事情。

当年台北六四晚会的口号是“血脉相连”,当年声援六四的台湾民众觉得跟天安门广场上学生一样都是中国人,“血援会”这个组织,过去20几年来每年也在台湾举办纪念六四的活动,但台湾今天的政治语境与当年已有很大不同,随着本土意识崛起与反中情绪高涨,从血脉相连到捍卫人权,30年来台湾纪念六四历经了哪些改变,转变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此外,蔡英文总统30年来首次打破禁忌高规格接见六四民运人士,背后是否也有其政治考虑?

汪浩说八九民运的时候,蒋经国总统在1988年一月才过世,台湾解严没有多久,当时台湾的民众有比较强烈的大中华情结,看到台湾民主有所突破。看到天安门事件的报道,他们的情绪上有很大震撼,对整个中国和中国民主化有担忧。但是经过30年来两岸的情况的变化,今年台湾对于六四的纪念和关心,不再是一个大中华情结,而是从人权的普世价值的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特别是坚持民主自由和反对一国两制成为台湾的社会主流意见,在这个情况下,蔡英文公开借鉴民主人士,重申对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的坚持和对于人权的关怀是很合适的。马英九总统在当政8年期间也每次在六四时候发表官方声明,呼吁中共正视六四事件。台湾政府对六四事件的关心是一贯的。

吾尔开希先生在台湾定居生活多年,怎么看台湾纪念六四的转变? 有人说,在台湾纪念六四的人已经从统派为主变成独派为主? 包括藏独、疆独人士,甚至变成了反中团体的大集结? 这样的说法是否符合现实状况?

吾尔开希说他是1990年到达台湾,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马英九等对民主十分关心的国民党内人士。从1990到一直到他当选总统,每一年的六四纪念活动他都会到场,这让民运人士十分感动。但是在六四20周年的时候,马英九居然在总统府网站上发布文章说中共在人权方面取得长足进步。那时候我第一次闯关回到大陆,但是在澳门被扣留遣返。回到台湾后,我听说了马英九说的“长足进步”,我很震撼。说“六四不解决,两岸不统一”的人,在一年后说中共有“长足进步”。从那时候,我意识到国民党当局做了政策调整,决定与北京修好。这和民进党有鲜明对比,那个时候的民进党用天安门事件说明中国有多么可怕,他们称呼北京方面为中国。民进党做了决策,我们没有办法远离中国,我们就要在价值观立场上表明我们和大陆的差异。而国民党却走向另一个方向,开始与北京搞好关系。只要和北京搞好关系,我们就能获得好处、维持邦交国、两岸维持和平。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民进党还是在用普世价值在与大陆做对抗。而现在我们期待的当年“大一统”的反共的这些人,现在与我见个面都成为不方便。这种变化,相当吊诡。

请教吾尔开希先生,过往六四研讨会总在香港举办,今年大规模移师台湾,因为香港现在的情况,可能有大部分的与会者无法参加,您过去也有访港拒签的经验,加上今年六四30周年撞正逃犯条例争议,虽无法举办研讨会,但是否反而激起更多能量让香港民众纪念六四?

吾尔开希:其实随着时间增长,本来我们都觉得过了10年15年以后纪念六四的人会变少。然而即使到了前几年,纪念六四的人数都是在增长。当然,在香港有不同的声音说六四,因为香港出现了主张港独的声音,那他们会觉得说那是中国的事跟他们无关。实际上,六四纪念的维园晚会已经变成了香港的一个新传统。即使在30年前的89年,香港的同学们到北京来跟我们一起参与运动的时候,八九年这场运动一共有300多个城市,有几千万可能上亿人走上街头,而其实香港也可以说是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运动的中心。只不过,香港当时还不是中国范围之内,这种运动只能说是一个声援支援学生的角度,并不存在于像今天香港已经成为中国的一部分。那个时候,香港人对于香港的自由民主的关注已经使得支援运动其实就是捍卫香港自由的一部分。主权移交之后,这样的一种运动一直是在持续之中。如果把那些持不同声音的力量用其他的方法加进来,你会发现香港追求自由民主的力道一点都没有下降。

过去台湾领导人曾为担心激怒北京而不愿高调纪念六四,尤其今年正值台湾选举年与美中贸易战白热化,朝野政治人物面对六四这个敏感话题该如何因应? 民进党政府如果高调纪念六四或严词批评中共人权可能引发怎样的政治效应?

汪浩:吾尔开希先生对香港的评论,我认为是正确的,因为我自己在香港住了20年,差不多每一年的维园活动我都会去的。我一点都没有觉得香港人民对六四的民主人权的追求有减弱的状况。关于台湾的情况,我自己的看法是,过去的10 来年,主要是国民党对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发生了一个本质的变化,他们变的非常亲共,愿意和共产党合作。所以他们对于六四也好,对于中国民主的状况是漠不关心的,这个是很明显的。那民进党方面,他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的角度是有一些不同的。确实,民进党内部也有一些比较传统的台独人士,是从台独的角度来说,中国发生的事情跟台湾没有太多关系,持保留意见。民进党内部实际上是有相当一批的对于左翼进步的,对于人权民主的普世价值在意的人士。所以,他们对于中国的民主人权运动是关心的,不然也就不会有李明哲那样的状况了。主要的情况是,今年是选举年的这个情况是有的,但是最主要的是蔡英文总统的反应,主要是跟习近平在今年1月2号对台湾的谈话中,明确的把一国两制的压力拿出来有很大的关系。所以说,台湾现在对于中国的民主人权的关心很大程度上一个是从普世价值的角度来保卫台湾本地的人权民主,另外一个是针对习近平提出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做出一种反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觉得蔡政府把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再次强调起来我觉得是一个正确的做法。

更多访谈的精彩内容,请看海峡论谈5/26完整版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 2019年6月15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