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53 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

焦点对话:三十年来,六四造就中共统治模式?


焦点对话:三十年来,六四造就中共统治模式?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6:58 0:00

焦点对话:三十年来,六四造就中共统治模式?

三十年前的六四事件,给中共合法性造成了巨大的危机。三十年来,中共通过抹杀记忆和发展经济的方式,重新稳固其统治。但是许多分析人士认为,随着中国经济下滑,社会控制日趋严厉,习近平废除任期制引发不满,再加上美中贸易战等外部因素,中共的合法性再度面临内外挑战。

三十年来,六四天安门事件如何影响中共的统治方式?当局的高压强权统治,能否真正消除中国的民间声音和公民力量?中国目前面临的内外不利因素,是否可能成为中国下一次巨变的导火线?

参加节目话题讨论的嘉宾是: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作者高文谦;《爱尔镇书生》作者曹旭云;乔治亚大学学生古懿

焦点对话:三十年来,六四造就中共统治模式?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6:58 0:00

六四对于中共这30年来的统治产生了什么影响?换句话说,中共从中学到了什么教训来加强其统治?

高文谦说六四是历史的转折点,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十年改革寿终就寝。它有两个政治遗产。一是开启了暴力维稳的国家治理模式;二是就是坚决把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的思维。

换句话说,任何敢于挑战中共的人和组织,对其绝不手软。另外,民众也从六四镇压中认识到中共的本性,这是血的教训。如果再有类似局面,中国民众不会再像当年这么幼稚,必将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曹旭云说最近陈奎德提出“六四人”的概念。当年许多学生因为这场运动受到了教育,看清楚当局本质,但是因为目前中共的暴力维稳和网格化维稳给社会造成了巨大压力。这些人就像种子,什么时候发芽,无人可以预料。当年有这样千千万万的六四人散播在民间,不可小觑。

古懿说有两句话可以分享。第一句是罗克韦尔说,一个政治体制最危险的时候,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候。现在中共一直在寻求它的执政合法性。另一个是邓小平说的“稳定压倒一切”。中共开始把抗争扼杀在萌芽状态。

习近平个人和六四有什么关系?从他今天的治国方式来看,有哪些特点我们能够追溯到六四事件?

高文谦说习近平和六四镇压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中共的执政地位和习近平的浮沉是绑在一起的。习近平的原话就是要守住共产党的家业,所以如果他给六四翻案,就会丢掉暴力维稳的刀子。他上台六年了,一直在糊弄老百姓,没有实质性的改变。他的做法已经成为六四同谋犯,他的治国方式也是全盘继承六四的政治遗产。前两年有些人在海外媒体散布说习近平是“先集权再民主”,最后会有华丽大转身……这是舆论误导。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经济近年来开始下滑,习近平高度集权造成潜在危机,现在又面临美中贸易战等国际不利因素。上述因素是否可能成为下一轮中国出现剧烈变化,或者下一轮政府和公民对抗的契机?

曹旭云说这完全可能。实际上任何一个社会的变革都是渐进过程,它可能是因为某个重大事件,也可能是因为一个小火星。中美贸易战目前的程度,让当局非常不安。目前执政合法性的基础是许多人看来的30年的经济发展,中美贸易战直接结果就是导致中共被釜底抽薪。

古懿说现在外界的评价可能高估了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社会变化的影响。中共是最有抵抗力的一个集权,中国也对外界危机有惊人的调试能力。尽管现在有些诉求,但大多数都停留在经济层面,当局有相当大的调试空间。在未来二三十年内,新集权统治不会松动。指望中美贸易战为中国带来改变,这非常不现实。

也有人认为中共用当时的血腥镇压换来了现在的稳定。如何看这个问题?

高文谦说六四的发生有很多偶然性因素。当初习近平上台之初,高文谦曾说:习近平生逢末世,做不了太平天子。他需要在社会面临动乱的时候选择开枪还是不开枪。他在政治上可以控制,但是在经济和外交上控制不了。如果贸易战导致经济崩盘,那么就会导致政治变局。所以他的压力其实非常大,他的身体是否能撑得住都是问题。外交问题包括朝核、南海、钓鱼岛等等,美国手里的牌非常多。一旦出事,习近平就面临生死大关。

高文谦说提到当年学生是否过激,其实不是过激。当年学生的热情有余,最大的教训是对共产党的本性认识不足。其实当年历史给过中国机会。如果胡耀邦不是死在四月,而是死在半年后的苏联剧变,或者学生主动撤离,都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当时中央里是有同情学生的声音的。学生没有退场机制,一旦当局开枪,就把学生的嘴封住了。如果学生领袖能够做到进退有据,就可能是另一个结局。六四虽然已经30年,但是没有走入历史,当年导致六四的各种矛盾,在现在社会中激化。每天都会发生大大小小的“六四”,而且都会被当局的“六四”维稳模式镇压。

曹旭云说这个问题应该从本质上去认识。从当时政府的逻辑和理念里就没有一个对话和探讨的民主概念。由于这样的本质和状态,才导致这样一个暴力的结局。30年后我们来看中国的社会也是非常非常危急和糟糕的。不能只看经济数据。这些数据只要建立在非民主制度、无道德信仰、无价值理念的基础上,都是没有说服力的。民众仔细一样,医药、教育等等都包含许多问题。

习近平上任以来,不断加强集权和社会控制,而且还以高科技来强化对民众的监控。你认为这种极权手段否会彻底削弱民间力量和公民力量的抗争能力,甚至让其销声匿迹?

古懿说现在我们处在数据化集权的时代,但是八九要重演的可能性至少目前来看是不存在的。除非维稳机制崩溃了,中共的大麻烦才到了。

曹旭云说从秦朝来看,统一六国后何其强大?在当时看来,它的科技水平也是非常发达的。但是十几年就灰飞烟灭。所以在面对人类共同情感、普世价值面前,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

复旦大学历史教授葛兆光先生最近在分析清朝由盛转衰的原因时,归结出三点:一是社会控制成本越来越大;二是意识形态越来越僵化;三是权力过于集中,封杀了变革可能性。这个分析对今天的中国现实有什么借鉴作用?

高文谦说确实是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这是大一统国家的通病和宿命。习近平上台之后,又逆历史潮流而动。当年邓小平逃过六四一劫,就是因为他韬光养晦、绝不扛旗。可是习近平却扛起社会主义大旗,十分可笑。高文谦说他相信用不了多久这种残酷的情况就会崩溃。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5月31日《焦点对话》完整版视频

==========================================
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

YouTube视频: 三十年来,六四造就中共统治模式?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 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评论 (96)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