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08 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港人集会呼吁国际声援, G20能否涉及香港议题?


时事大家谈:港人集会呼吁国际声援, G20能否涉及香港议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3:32 0:00

时事大家谈:港人集会呼吁国际声援, G20能否涉及香港议题?

香港再次爆发声势浩大的游行集会活动,目标是获得国际声援,争取让香港在即将召开的G20峰会上受到关注。

美方早前透露,特朗普总统有可能在会晤习近平时提到香港人权问题,美国国会也有意向北京施压,但特朗普总统目前态度还不明朗。

中国外交部官员态度强硬,称G20峰会不会涉及香港话题,“我们也不会允许G20讨论香港问题”。港人能不能得到他们希望的国际援助?G20峰会敢不敢碰香港问题?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香港大学现代语言文化学院高级讲师黄伟国 ;美国艾德菲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

时事大家谈:港人集会呼吁国际声援, G20能否涉及香港议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3:32 0:00

香港今天再次爆发声势浩大的集会示威活动。以您的观察,最新的抗议活动有什么特点,与前几次抗议示威相比,有什么不同?

黄伟国说今晚的活动其实是个晚会,大部分香港人可以在下班后参与。重点是希望香港问题能够进入国际社会,特别是在G20会议上吸引国际媒体。中国官方前几日说过不允许G20上讨论香港问题,所以现在的活动就是对中国官方威胁的反应。

今天的活动包括白天对领事馆的动员,但因为是上班时间,人比较少。但是在香港的领事馆也比较分散,有的也在写字楼里,所以人数也不宜太多,高峰时期有过千人。在这么短的动员时间里能够聚集这么多人也算有一定效果。

香港人下班比较晚,很多人七八点才下班,但是很多人下班后来参加活动。很多人不能在现场参与,但是他们在金钟或者其他接近上环的地带聚集。

港人接二连三的抗议活动震动了两岸三地和国际社会。目前港府已经宣布无限期搁置逃犯条例,甚至有自动失效的可能,这是不是表明抗争的直接目的已经达到?港人为什么还要继续抗争呢?

王维正说首先我们要了解在1992年,港府做了一个决定,把逃犯移到中国大陆是个例外,所以现在再推动这个规定是北京受益的。现在无限期推迟修例,貌似是抗争者获胜,但是抗争者是有其他要求的,对于其他要求,港府都没有回应,所以只能算胜利一半。

自从1997年香港回归,大陆政府对香港的民主自由进行逐步吞噬,香港逐渐失去他们的高度自治。这次抗争让港人感到这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理论上说每一个港人都有可能会被送到大陆,所以他们是在维护自己的尊严和自由不被践踏。

港人的抗争重创了香港政府。有人说港府已经深陷困境,甚至出现管治危机。

黄伟国说“管治危机”有三点,最重要的一点是管治精英的内部分裂。当讲到送中条例的时候,现在很多亲北京的政党态度暧昧。第二点就是很多人针对警察权力过大,已经失去警方的专业和职守。最后一点是香港政府不能够和从前一样去针对泛民政党了,民众可以自发参与、组织活动。除非香港和新疆一样把网络全部关掉,否则民众可以一直发起一波一波的活动。现在林郑月娥政府的危机是非常明显的。

港府接连道歉,北京却相对安静,除了抗议外国黑手干预之外,对于这次香港危机似乎没有更多的表态。有人说一贯强势的习近平政府这次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王维正说习近平是中国近年来企图心最强而且也愿意让人知道他的强势的这样一个领导人。中国周边有朝鲜问题、贸易问题,现在又出来一个香港问题。他大概没想到现在会闹这么大,他希望香港问题可以降温。

王维正说他不认为中国会直接治港,因为这意味着一国两制的结束。所以他现在可能在以静制动,等待香港问题降温。但是香港已经回不去了,港民已经崛起,意识到自己的权利要靠自己去争取。

最新的抗议集会的主要诉求是寻求国际社会的支持和声援。港人已经靠强大的民意取得了以往十几年未曾有过的胜利,现在为什么还要寻求国际支持?

黄伟国说这里有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如果香港去独自面对大陆,基本上是没可能的。记得雨伞运动,香港政府就用拖延法让运动不了了之。所以港人意识到外国的支持很重要。但是他们也很小心,因为担心触到“涉及外国势力”的红线,所以政党没有做,都是香港民众在发起。香港也有很多海外移民、留学生,利用他们在国外的当地网络,当地的议员,有效利用“民众外交”,去影响香港和北京政府。

中国著名异见人士、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先生认为,香港抗争成功的两大因素一是争取强大的民意,二是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支持。为什么国际支持如此重要呢?

王维正说香港向来就是有一个国际身份,在英国人统治下就是中国和国际接轨的桥梁。在97回归的时候也做过庄严宣誓,高度自治是香港保持国际地位的前提。中共如果实行开明统治,就是道家的无为而治,香港会很成功。但是在回归之后,香港在逐渐失去民主自由。所以现在香港要把国际这个身份找回来。特别是中国非常重视自己的大国身份、国际观感。香港问题国际化是保证香港高度自治的关键。

即将举行的G20峰会是国际社会有可能为香港发声的一个论坛。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稍早曾表示,特朗普总统将会在会晤习近平时提出香港问题,可是特朗普总统本人的态度却不太明朗。

黄伟国说可以肯定的是,在比较非正式的时刻,特朗普很有可能和习近平提香港问题。用什么方式,在什么时候、地点是值得关注的。

中国不允许在G20峰会上谈香港问题的理由是什么?

王维正说G20的成立是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为了扩张国际金融治理而做的安排。所以和传统的G7、G8相比,加入一些新兴大国、比如金砖五国等等。G20本来就不是来处理人权等其他问题的。港人对G20有所期望就是因为美国国务卿彭佩奥提到川普总统马上就要和习近平在G20见面,通常这时候会有双边会谈,那么为什么不可以谈香港问题?所以各国领导人在和习近平的双边会谈的时候是可以提香港问题的。如果每个领导人都提香港问题,那的确会给习近平施以压力。

那么香港问题在G20峰会上就真的碰不得吗?中国的理由是G20是讨论国际经济及经济合作的论坛,而香港问题属于中国内政,不在峰会的讨论议程之内。

黄伟国说美方可以说现在讨论送中条例对美国在香港的公民有影响、也对美国与香港的贸易有影响。香港作为经济中心,如果因为大陆的干预失去稳定、法治,那么投资人就会离开。所以把送中条例理解成经济问题是没有问题的。

美国国会威胁说,美国正审议香港的自治地位,如果北京破坏一国两制的承诺导致香港自治地位受到破坏,就会危及到香港的国际地位。美国的威胁对中国有约束力吗,会吓到北京吗?

王维正说首先美国的国会立法,比如《香港政策法》、《香港人权法》,前提就是《中英联合宣言》里说的,香港保持高度自治。所以美国把香港视为很独立的地方,不但有自由港,经贸往来也没有太多限制。但是如果送中条例改变了香港的自治现状,美国就有权力来重新审查这些立法。如果美国国会开始审议香港的自治地位,那对香港的经济来说会是一个很大的打击。香港民众是无辜的,美国国会在使用这一有力武器的时候,要小心。

回到香港的抗议活动,观察人士预测,香港的民众抗争有可能成为常态,有人担心,如果抗议活动旷日持久,并且出现流血冲突,香港民意就会发生变化。有没有这种可能,抗议组织者对此有没有准备?

黄伟国说组织者是有准备的,每次活动里的民众都不是领导的角色,而是提供一个平台,背后有政党的背书。香港现在做的很难找到经验,如果再出现警方暴力镇压,或者有示威者因为香港的暴力镇压而死亡。

黄伟国也不认为运动会因此而结束,香港民众不会惧怕。现在的警方也面临巨大压力,黄伟国担心香港警方不能应付香港现在的复杂状况。如果有擦枪走火,那么运动就更难维系。

王维正说香港百万民众上街让国际社会刮目相看。但是大规模的群众运动要想持久,首先诉求要非常清晰,其次民众要坚持,第三政府要犯错。这也是为什么港府已经多日不讲话了。习近平希望运动降温。如果这件事慢慢降温,或许香港会有平静的几年。但如果这中间习近平犯错然后继续高压控制香港,也不排除香港市民的持久抗争,并且让抗争升级。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6月26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港人集会呼吁国际声援, G20能否涉及香港议题?

评论 (77)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