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27 2019年7月20日 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质疑美国伟大,纽约时报是否有理?


时事大家谈:质疑美国伟大,纽约时报是否有理?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3:05 0:00

时事大家谈:质疑美国伟大,纽约时报是否有理?

今天是美国独立243周年纪念日,就在美国民众以各种方式欢度国庆时,《纽约时报》星期二发表评论视频称,“别再说美国最伟大了”。评论提出多项数据,贫困率,肥胖率,枪击率,甚至学生学习成绩,美国都远远落后于欧洲。

视频最后结论,美国可能曾经最伟大,但现在只是还行的国家。《纽约时报》的结论有理吗?美国伟大论究竟是所谓的“洗脑式爱国宣传”还是民众自发、国际认同的共识?如果美国不是最伟大的国家,那么谁是?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国际商业投资顾问,时评人张洵;前八九学运领袖,独立时评人吴建民

时事大家谈:质疑美国伟大,纽约时报是否有理?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3:05 0:00

张洵:美国伟大不再,特朗普“再次伟大”画龙点睛

国际商业投资顾问张洵说,我不完全同意《纽约时报》的说法,不过也认为所言并非全无道理。《纽约时报》作为左派媒体,提倡政治正确和多元化,对美国历史、美国传统、美国价值和信仰很多时候持否认态度。

不过,要指出的是,这篇文章至少承认美国曾经伟大,只是现在伟大不再。我们看到,今天的很多变化可能导致了美国在各种指标上的领先程度不如从前。既然文章承认传统意义上的美国伟大,这就说明,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和回归传统是正确的。美国的伟大体现在其核心价值观上。如果按照《纽约时报》的推理方式,分析数据无可厚非,也是西方一贯使用的分析手法,只是不该带有偏见。

美国的贫困率、肥胖现象、医疗水平和寿命等落后于有些国家,这应该是事实,但是我们需要审视这些指标的来源。美国政治有左右之分,坚持传统价值观的是共和党,要摆脱美国传统、接受新思想的是民主党,就是所谓的左派。

从全美国看,高贫困地区基本是民主党的票仓;许多贫困人口靠福利生存而产生了依赖性。他们因此不必工作,于是更加依赖民主党,被民主党圈养起来当了票仓。而主张回归传统价值观的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的非裔人口、西裔人口还有女性的失业率已经创下历史新低。可以说,真正帮助这些人治理贫困和改善生活的是共和党和特朗普总统。

此外,《纽约时报》还提到枪支泛滥问题。我居住的芝加哥是全美控枪法律最严的地区,但却是全美凶杀泛滥最严重的地方。事实上,贫困、凶杀都与左派的民主党及其反对美国传统价值观的思潮如影随形。不能不说,这是莫大的讽刺。

张洵:美国优先与人权关注,特朗普没有厚此薄彼

张洵说,《纽约时报》刊此文的主观意图和客观效果可以说是适得其反。它主观上想说美国现在不怎么样,与左派长期持有的、不屑美国传统价值观、希望实现一些乌托邦理想的追求相吻合,可是却不可避免承认美国曾经伟大过。这给人造成的客观印象就是,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多么正确。这是一个出乎意料的、有些讽刺意义的结果。

张洵说,事实上,美国是否伟大和是否优先是两个问题,但是却相互关联。民主党不仅仅很大程度上造就了美国国内的已有贫困,而且还主张敞开边境大门让更多无证移民进入。这种做法的后果也同样是拉低美国的指标。如果美国逐渐沦落为第三世界国家,美国优先不在,何谈美国伟大?美国只有优先和成功,才能够帮助全世界进步。这是一个必然的联系,是内在的关联。

张洵说,理论上讲,美国优先可能导致对别国人权等价值观的忽略或者忽视。但是,特朗普执政后,我们并没有看到这样的后果。特朗普的实际行动是,启动有史以来对朝鲜的最严厉制裁,发动贸易战对付盗窃美国技术的中共。而且,他所作的一切都在产生效果。

这些真正能够让美国再次伟大的举措,也是真正利于人权的举动。本次香港抗争北京非常克制,据说习近平下令,称香港不能出现8964的类似流血事件,因为中共现在为贸易战而深陷经济困境和外交泥潭,不敢随意压制香港的人权。这是特朗普实实在在行动的结果。

吴建民:左派福利圈养贫困,为票仓不为国家

时评人、《建民论推墙》主持吴建民说,美国的伟大与否不是《纽约时报》拿出一些数据就能够加以论证的。因为某些物质指标和人民生活指标不是世界领先就认为美国不再伟大,这是说不通的。它所说的美国曾经伟大,其实就是美国的核心价值观、三权分立和言论自由,以及美国人充分享受的尊严。这是美国伟大和领先其他国家最重要的指标。

《纽约时报》忽视这些因素而仅仅使用物质指标,我认为它已经偏颇了。至于美国过往政府是否忽略了美国的指标下降,我基本同意张先生的分析。多年来,美国民主党陷入政客空谈乌托邦所营造的一种假象中。

事实上,《纽约时报》佐证的肥胖率、寿命等与其他国家对比时,没有指出产生这些问题的根源所在。这些现象恰恰是民主党左派对大量贫困人群长期纵容的结果;民主党从来没有激发他们的创造力来推动其就业和鼓励他们依靠劳动自食其力。相反,如张洵先生所说,民主党用大量福利来圈养这些贫困者,把他们作为左派控制政坛的政治资本。

在美国,肥胖、贫困和短寿往往结伴而行,这才有了《纽约时报》的那篇举证报道。但是,纽时没有指出,这些现象恰恰是民主党的政策所导致的后果。

吴建民:美国优先撬动人权,特朗普蛇打七寸遏住敌人

吴建民说,美国优先和强大是保证美国能够发挥捍卫人权更大作用的基本保障,所以特朗普一上台就强调美国优先。中国这类国家为美国带来贸易不平衡,使得美国的力量遭到削弱,也弱化了美国在全球人权上的力量。中共政府大量盗窃美国知识产权,并且强制技术转让,特朗普则要消灭这些不公平,就是要恢复美国的核心领先力量。

美国的领先在于其全球第一的市场创新力。美国历任总统在鼓励创新的同时,都忽略了其创新被中共盗窃的现象,这导致中共得以因此而危及到美国的利益。特朗普要改变这种状况。所以,美国的富强和优先与美国对人权的态度立场之间完全不存在冲突,反而是相辅相成的。

对于特朗普总统,我们不要听他怎么说,而要看他怎么做。他口头上与金正恩是哥们,实际上对朝鲜实施严厉制裁。对中共也是异曲同工,他没把中国人权挂嘴上,但是,他对中共的打击是8964之后美国总统中做得最到位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7月4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质疑美国伟大,纽约时报是否有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