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00 2019年8月20日 星期二

时事大家谈:北京发布最严厉警告,深圳练兵剑指香港?


时事大家谈:北京发布最严厉警告,深圳练兵剑指香港?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3:51 0:00

时事大家谈:北京发布最严厉警告,深圳练兵剑指香港?

中国港澳办和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今天在深圳召集港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开会,称香港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当前最急迫和压倒一切的任务,这是一场关乎香港前途命运的“生死战”“保卫战”。

与此同时,深圳警方1.2万人在香港对岸举行大练兵,出动海陆空装备,演练对抗暴乱事件。

香港抗争愈演愈烈,北京和港府还有让步的可能吗?警民冲突旷日持久,出路在哪里?北京连放狠话,它准备何时、如何出手?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香港资深媒体人纪硕鸣

时事大家谈:北京发布最严厉警告,深圳练兵剑指香港?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3:51 0:00

港澳办星期三召集港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去深圳开会,这种做法颇为罕见,北京要传递何种信息?

纪硕明说在香港回归22年来最严峻的时候,中央政府终于走到台前。两个月的修例和反修例风波中出现的过激行为已经触碰中共主权底线,北京不能再坐视不理了。

在十天前的港澳办记者发布会上,发言人为香港的反修例设立了三条底线:不许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的行为;不允许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基本法;不允许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和破坏。

所以这样的深圳会议比较罕见,两个部门、500多建制派人士的会议之前只有在占中时候出现过,说明现在形势严峻,风高浪急。港府没有单独挽回大局的能力,面对挑战,北京不得不走到前台表达态度,集聚建制派力量打击反对力量。

北京官员的话说的很重,什么“最后关头”、“退无可退”、“关乎香港前途命运的生死战”等等。香港的最后关头就要来到了吗?

郑宇硕说大部分香港人没有意图去挑战中央,最好是维持一国两制的最好状态,也就是1997-2003年间的样子。香港人的要求就是希望政府捍卫他们的利益。相当一部分香港人就是因为这个政府一点威信和正当性都没有了,所以现在是不合作运动(而不是对抗)。中央其实是明白香港人的基本诉求的,就是不要干预香港人的生活,享受自由和法制等等。所以“最后关头”“退无可退”是对香港的误解。

此前我们讨论了许多有关北京中央政府出兵直接镇压的可能性。港澳办日前的说法是,中央政府相信香港特区政府和香港警队完全有能力依法惩治暴力犯罪,恢复社会秩序和安定。有观察人士认为,这就在短期内排除了北京在解放军在香港戒严镇压的可能性。

纪硕明说今天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已经明说了,出动解放军也不会影响一国两制,而且还用了邓小平的一段话,说香港如果有动乱,中央是可以出动驻军的。按照目前的民众诉求和大部分民众的理性的实现诉求的行为,警方是可以控制局势的。但是采用暴力行为的是极少数人,而且警方相对克制。由于这次民众人数很多、学生心齐,警方的相对克制就处于被动的弱势,否则学生会吃更多的亏。

纪硕明说过去对北京来说还有投鼠忌器这一说,如果过度损害一国两制,比如出动解放军的后果和西方社会的反应无法评估,现在中美关系已经撕破脸,北京可能不会顾忌动手。过去香港警方主要是驱赶,未来警方可能以拘捕为主。

不过就在港澳办如此表态的同时,深圳警方1.2万人在深圳大练兵,出动海陆空装备,演练对抗暴乱事件。请看他们的报道:1.2万名警力整齐集结,装备精良,50辆装甲车,200辆冲锋车,1200台铁骑摩托车,5架直升机,8艘船艇、2辆水路两栖车以及其他装备分列周围,海陆空齐上阵,气势磅礴,场面震撼。中国官媒说这场演练是为国庆70周年的维稳演习,但考虑到它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像是针对香港的。

郑宇硕说最近港澳办的两次记者发布会,都没有正式提到中国解放军,因为他们明白第一没有必要,第二风险太高。为什么没有必要?现在的激进人士都没有和警方正面冲突。而且动用解放军控制示威行动是不合适的,这和打仗是两回事。如果在香港出动解放军,那国际金融中心还怎么走下去?香港经济如何恢复?一国两制也就完全失败了。更别提美国的反应了,代价太大。

大陆警方是否会进入香港,帮助香港警方执法?

纪硕明说这是违反基本法的。这次深圳警方的演练有点像是针对香港的黑衣示威者。所以这次演习更多的是震慑作用,倒不如解放军进入香港有正当性。

回到香港目前的局势,星期一香港出现了“全港三罢、七区开花”,媒体形容为香港最乱的一天。经历了星期一的乱象之后,香港最近两天的局面如何,是有所缓和,还是更加动荡?

纪硕明说6月9日百万人上街游行两个月来,香港警方也公布了些数据,至今已经发射了160发橡胶子弹,150发海绵弹,以及1000发催泪弹。在8月5日的三罢七区集会达到高潮。这两天除了相对零星的事件,其他的暴力情况是有所缓和的。

今天有律师穿黑衣游行,但是目前应该是处于调整阶段。但是网传未来一周地区性游行集会,包括机场、教师游行排期很密集,值得观察。这个问题不会因为港澳办召集座谈会而受到解决,香港还是在干柴烈火的状态下。接下来也有爱国团体上街游行,形成对垒阵势。

有人说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一记者会上的表态进一步激怒了抗议民众,恶化了局势。香港目前的局势短期内有平稳的可能和迹象吗?

郑宇硕说如果林郑月娥政府坚持不让步,就不会出现缓和局面。其实政府做出小小让步不是很困难,有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很多问题就比较容易解决了,所有的起诉就可以暂缓。气氛缓和下来就可以和民主人士进行对话了。重大的民生问题比如医保啊都可以谈了,民主派政党绝对不会说我不和你谈。现在如果任何让步都不做,那就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解决目前的困局了。

抗议民众提出五大诉求,包括完全撤回《逃犯条例》;调查警方滥用武力;不检控及释放示威者;撤销暴动定性;林郑月娥问责下台。 而港府只承诺逃犯条例“寿终正寝”,导致官民对立和警民冲突。针对目前双方针锋相对的对立局面,有人提出只要林郑下台,港府答应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双方就有可能达成妥协。

纪硕明说现在的五大诉求已经没有林郑下台这一项了,改成双普选。因为一般认为达到新的五项诉求,林郑也就下台了。一般认为,撤回修例和成立调查委员会,两项妥协就可以缓和局势。

可是现在有人问,如果政府做了部分妥协,能保证学生让步吗?加上中共强权从来不屈服于暴力,就等于是政府什么都不做,坐等事态变质,运动不断走向更为暴力的状态。

香港问题捆绑了中国的整个声誉。现在北京已经定调,首先制暴治乱,完全不妥协。这届政府和2003年的完全不一样。

2003年中央和香港政府先撤回23条立法,然后帮助解决很多经济问题,慢慢让董建华下台,然后再做修补工作。而对于现在的香港,发生了国旗国徽事件,北京可能已经觉得没有妥协余地了。

如何看这种妥协建议的可行性,抗议者会答应吗?港府和北京会接受吗?

郑宇硕说现在林郑一直拒绝任何让步。如果在6月9日以前宣布暂缓修例,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结果100万人上街,如果那时候同意撤回条例,成立调查委员会,也就没事了。现在已经太迟了,中央已经定调了。

林郑的立场就是不再道歉,不再让步,全力打击示威者,从驱赶转为拘捕。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很难再有让步了。等舆论转向,港民失去耐心说“不要再搞了”,中共就赢了。

最近美联社报道说,香港立法会民主派议员张超雄先生对抗争策略表达了不同的看法,示威者应该针对港府表达他们的不满,而不应该针对那些“左右为难”的香港警察。他还说,外界不应该把反“送中”运动理解成港人对北京当局的反抗,这场抗争主要还是基于香港示威民众与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之间的矛盾。怎么看张超雄先生的不同意见?

纪硕明说张超雄的说法是在运动2个月后的理性说法。回顾抗争的具体情况,6月9日的百万人上街游行,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纪硕明当时只听到“林郑月娥下台”和反“送中”,标语有“维护一国两制”,所以没有针对中央和警察。

在林郑听到百万人呼声之后还是维持修例,才引起民众愤慨,才包围立法会,引起警民冲突,五年来又发射催泪弹。也就从那个时候开始,民众的诉求就增加了,包括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是否滥用警权等等。所以形势的发展不是张超雄说的一开始就抵抗北京。

其实香港的警民关系一直比较好,而这次把警察放到了政治层面,本来政治问题政治解决,现在政治不作为,就让警察充当了政治问题产生的恶果。政府不傻,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的建制派团体上街,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群众斗群众的情况,后果更不堪设想。

抗争者策略,尤其是所谓勇武抗争的策略有没有值得检讨的地方?

郑宇硕说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年轻人坚持说没有组织、没有领导人,所以这样政府也不知道和谁谈。起初警民双方的敌意没有那么严重,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在骂警察。郑宇硕比较同意张超雄的一点是不要什么事情都骂警察,香港警察的专业性还是比较高的。他们做的事都是政府授意的。所以主要的责任还是政府高层。郑宇硕期待警民关系不要越来越糟,警方威严不再,对香港绝对不是好事。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8月7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北京发布最严厉警告,深圳练兵剑指香港?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