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00 2019年8月19日 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示威者血溅街头,港警镇压突然加强意味着什么?


时事大家谈:示威者血溅街头,港警镇压突然加强意味着什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6:59 0:00

时事大家谈:示威者血溅街头,港警镇压突然加强意味着什么?

香港局势急剧升级,港府和北京决不妥协的立场激怒了示威者,他们在接连数次瘫痪机场之后,又提出瘫痪金融的计划。

另一方面,警方从上个周末开始明显加大镇压强度,示威者血溅街头。与此同时,中国武警部队在深圳集结,大军压境,中国官媒警告,看不到武警在深圳集结,暴徒就是自取灭亡。但是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说,暴力镇压“完全不可接受”。

抗争运动加剧各方面紧张态势,观察人士认为,香港局势可能已经接近临界点。香港社会矛盾有没有可能化解?警民冲突出现流血事件会有什么后果?镇压力度加强与北京有什么关系?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香港公民党主席、前立法会议员梁家杰;澳门大学传播系讲座教授赵心树博士

时事大家谈:示威者血溅街头,港警镇压突然加强意味着什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6:59 0:00

香港目前的局势非常危险,示威者数次瘫痪机场,接下来又提出瘫痪金融的计划。梁家杰作为公民党主席,对目前香港局势有什么看法?

梁家杰说他很担忧,这场反对修例的群众运动已经历时超过2个月了,超过百万人上街,在6月16人有200万人上街,但是特首林郑月娥还是不愿意撤回条例,只是用暂延、寿终正寝这类字眼,让人难以理解。

另外港民也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整理出来,寻求社会修和。但是这件事也没有发生,政府不闻不问。最近的发展正如主持人说的,已经产生群众斗群众的情况,警察暴力不断升级,也有人在放话说解放军、武警可以随时进入香港、接管香港。

只要香港特首能够回应港民诉求,事件就可以降温了。所以目前形势令人担忧,因为群众斗群众,也有黑社会在维稳,所以形势令人担忧。

鉴于目前香港岛内的局势以及对岸深圳中国武警、警察部队集结的动向,许多观察人士都认为,香港局势目前已经接近临界点了。

赵新树说确实现在已经接近临界点了,但是原因不是深圳武警,而是香港机场发生的事情以及其在网上传播,包括《环球时报》记者被怀疑是中共卧底而被禁锢;一名深圳到香港机场送行的旅客被追打;一名香港警察被示威者追打之后拔枪示警。

这三件事都可能造成严重流血和死亡,造成民意失控。如果两名内地人员在机场因禁锢致死,就有可能给北京造成强大压力,不得不采取措施。

在这种情况下,赵新树对泛民政治家的反应很失望,在这种情势之下,政治上应该把最危险的情况消解掉,不然就万劫不复。

现在的情况对泛民力量是最严重的,应该尽快表明不支持违法示威、暴力行为,消除政治分歧。所以现在是临界点了,但是临界点不在深圳,在香港。

香港的紧张局势的确在急剧升级,抗议者不仅与港府对立,而且直接挑战北京的权威。昨天《环球时报》记者被捆绑殴打就是鲜明例证。

梁家杰说今天的情况非一日之寒,一国两制的承诺在22年多以来逐渐落空。这次的送中修例起因是在97年的时候中英已经说好了,香港的人绝对不送中。

从事实上,梁家杰说他在香港接触过飞机场的示威者,他们说第一,所谓的《环球时报》的记者在现场没有表明记者的身份,抗争者问他,他只是说他是旅客。所以内地某个传媒组织严厉谴责香港不尊重香港的新闻自由,这一点有待证实。

另外一个自称为旅客的人,有一些在场的抗争者说这个人在现场带头鼓动抗争者去闯进机场禁区。飞机场是具战略重要性的设施,如果他真的有鼓动抗争者闯进禁区,那就居心叵测,他是什么人?这一点我们也要理清楚。

昨天警察四点钟的记者会,香港警务处处长自己承认有一些警察是乔装者。最严重的一个指控就是乔装者在尖沙咀向警处投放汽油弹。所以此时随意做结论是不公道的。

赵新树说的确有很多示威者不受泛民者组织,但是这恰恰是危险之所在。现在这个时候,这些人的身份不是最重要的。即使他是杀人犯,也不能私刑,也不能违反法制。

如果法制破裂了,泛民运动想要争取的民主还有什么意义呢?民主必须建立在法制基础之上的。完全失控的状况占了上风,那么就会出现文革、法国革命这样的状况。万劫不复之下,首先受伤的是泛民力量。要民主,首先要法制。要把混乱状况停下来,才能理清北京的责任在哪里,香港的责任在哪里。

还有一个动向值得注意,那就是以前香港的警民冲突中很少见到血迹,而上个周末却出现示威者血溅街头的现象。警察为什么突然加强了镇压力度?

梁家杰说因为国务院在大概十天以前就通过发言人杨光对香港警队致最崇高敬意,但是他说这话的时候,警察已经做出了很多香港人不接受的、对年轻抗争者施暴的行为。可能现在得到中央的加持,香港警察就更加有恃无恐。

法制是什么?香港行的法制和习近平口中的法制是不同,习近平口中的法制是以法制人,用来巩固共产党的领导;香港的法制是为了保护香港的自由人权,让公权力有法可依。所以是以法制人,还是规管公权力的行使呢?

香港警察现在打得眼睛都红了,因为他们被吹捧为香港唯一的维稳力量,做什么都会被包庇的,他们有恃无恐了。

赵新树说他不是习近平法制的拥护者。民众所说的法制不管是泛民还是建制派,还是中间派,我们说的法制就是港人大多数人承认的法制,不管你是记者还是卧底,没有经过法制,就私刑禁锢这个人,不让这个人回家,不让他接受医疗,违法地让整个香港机场瘫痪。

我们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把这样危险的情势停下来,再讨论责任。群众诉求是合理的,政府应该做到。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政府现在满足了示威者诉求,示威者就会停止吗?现在我们应该讨论的是恢复秩序,停止混乱,合法示威。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更在微博发文表示,“暴行已经到了可以当场击毙施暴者的恶劣程度”。中国内地的舆论一直认为港警执法过于克制甚至软弱,换成别的国家,比如美国,袭警是可以当场击毙的。怎么看这种舆论和看法?

梁家杰说大家不能忽略昨天在机场造成混乱的年轻人已经正式道歉。有人说在美国,袭警是可以当场击毙的——真的吗?就算真的是这样,管理警察的内政官员早就被国会昭告问责了。

任何一个要为修例乱局负责的人没有一个要下台,这是什么制度?中共在香港还有利益,香港每年引进直接外资进入内地占70%;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香港提供人民币换外汇枢纽。如果中共不能承受丢失香港利益的后果,就要实现香港人的诉求,因为是一国两制50年不变啊。没有目前香港人的香港就不是可以服务内地的香港了。

赵新树说他在美国生活过30多年,又在香港生活了11年,香港警察确实是比美国警察温和许多。但是并不是说香港警察应该硬起来,因为各地有各地的文化背景。现在恢复香港,不能依靠暴力,暴力难免会引起过当反应。香港如果要恢复秩序,民意非常重要,警察保持甚至加强克制,对恢复秩序是有帮助的。

北京的压力和警察暴力镇压激起一些民愤,有抗争团体号召港人“百万人大接机”或者“百万人大游行”,以及瘫痪金融,玉石俱焚的计划。抗争者希望打悲情牌重新唤起民众加入他们的行列,百万人抗争的情景会重现吗?

梁家杰说8月18日民阵再次呼吁香港人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走上街头,争取五大诉求。梁家杰自己有个比较乐观的估计,8月18日这天,6月9日和6月16日曾经上街的香港人有一大部分应该再上街。

泛民主派的朋友们也都和年轻抗争者打开天窗说亮话,希望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力量再走出来,向特区政府表达港民仍然是有坚持的。

赵新树说他也希望香港任何一方的抗争和意见表达回到合法理性。机场发生的事情伤害到的最大的就是那些合法理性的抗议者。

目前香港抗争者的态度越来越激进,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参与人数却越来越少。北京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认清港独和暴力抗争的危险,与抗争运动划清界限。究竟香港主流民意是什么,是不是远离暴力抗争者,就会贴近港府和北京?

梁家杰说香港的民意是和五年前雨伞运动的时候已经很不同了。如果是5年前出现今天的冲击立法会、街头警民冲突的画面,香港主流民意会离弃运动。但是因为警察用的暴力实在太过分了,所以香港主流民意还未有太大反弹,还是希望能够站在香港未来一代人的角度思考问题。

赵新树说由于机场发生的事情,抗争者中间的一些人表示道歉。泛民派也明显语气有所变化,所以对他们的伤害是最大的。建制派的语气明显强硬了。希望通过机场这件事,香港的主流民意包括泛民政治家能够把两件事分开,和平理性非暴力和违法抗争能够做出更明确和坚决的分割。另外一个更长远的分割就是求民主和反中要分开。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8月14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示威者血溅街头,港警镇压突然加强意味着什么?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