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1 2020年1月24日 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副部长级磋商不欢而散,美中十月谈判前景黯淡?


时事大家谈:副部长级磋商不欢而散,美中十月谈判前景黯淡?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2:34 0:00

时事大家谈:副部长级磋商不欢而散,美中十月谈判前景黯淡?

美中副部长级经贸磋商在华盛顿结束,中方突然取消原定对美国农业州的访问暴露了两国的巨大分歧,表明会谈不欢而散,也给十月举行的两国正式谈判蒙上阴影。

美国总统特朗普警告,中国是世界的威胁,强调他争取的不是部分协议,而是全面性的协议。中国媒体援引官员的话说,美国打贸易战的目的不仅是要对中国“劫财”,而且是要“害命”。

副部长级谈判之前美中曾营造气氛,互致善意,为何稍一接触便再度反目?美国判断,现在双方甚至还没有接近达成协议,那么举世瞩目的十月谈判还有戏吗?目前双方都强硬地亮出各自的底线,未来还有峰会路转,柳暗花明的可能吗?

嘉宾: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中国经济问题学者秦鹏

时事大家谈:副部长级磋商不欢而散,美中十月谈判前景黯淡?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2:34 0:00

秦鹏:10月贸易谈判会继续,也会有一定进展

中国经济问题学者秦鹏认为,中美间10月份的贸易谈判还是会有进展的。

对于中方突然取消访问农业州的事,秦鹏表示,当初中方提出这个要求本身就是荒唐和幼稚的。因为如果两国关系比较好,那么这种访问是加强两国关系和促进交流的。而现在的情况其实是,中方当初在承诺购买农产品后又不买了,这种情况下再去访问农业州,在外界看来怪怪的。

中方取消访问的理由,根据《纽约时报》,是不想成为“马戏团之旅”,成为媒体围观的对象,甚至被外界怀疑是干涉美国大选和美国内政。所以秦鹏觉得现在取消了反倒是正常的。和胡平先生一样,他也认为取消对农业州的访问这件事与贸易谈判的整体大局并没有特别的相关性。

至于10月份的谈判,之前中共之所以9月初突然放下身段要和美国谈判,秦鹏分析有三个主要原因。一是香港问题,二是七十年大庆,三是若再继续强硬下去可能遭致美国更大打击,而中方其实已没什么牌了。

由于目前情况下,这三个因素并没发生根本变化,所以中方不敢突然把事态再升级。所以秦鹏觉得中方还是会继续往下谈,而且也会有些象征性的,让两方看起来都有些交代的进展。但是特别大的或根本性的变化是不会有的。

秦鹏:中国官员言论多是政治投机,贸易战“要命”是偷换概念

秦鹏表示,所谓的美国对中贸易战实际上是为了“要中国的命”,这个话是前重庆市长黄奇帆说的。而恰恰也是这个官员之前说过,美中贸易谈判的目标是要实行“三零”,最终的结果对中国是非常好的,这实际上也是整个国际经济贸易发展的必然结果。

重庆市长黄奇帆
重庆市长黄奇帆

所以,中共官员的话其实是靠不住的,很可能就是为了政治投机而说特定的话。比如他可能现在看到习近平本人更希望强硬一点,或者想要平衡一下国内的民众情绪,他就会投机式地讲一些应景的话。但至少,我相信他说的结构性改革实际上对中国经济有利,这是说了实话。

秦鹏指出,黄奇帆现在又说贸易战是为了“要中国的命”,其实这话是偷换了概念。我们都知道,经济结构性改革对中国经济和中国老百姓来讲是好的,但是对中共的这个体系,或者说对其政治利益集团、经济利益集团,是会造成损失的。所以,黄奇帆其实在这里边对可能会“要中共的命”进行了一个偷换概念,这只是用来煽动老百姓的。

胡平:特朗普很需要协议,但也受不起签不完整协议而引发的不满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接下来10月份的谈判当然不能说是前途光明,但比起前两天给人的感觉,又似乎有些好转。贸易战开打以来,总是风云多变,一会儿阴,一会儿晴。好几次看上去马上要达成协议了,结果又谈崩了;有好几次看上去都已经谈崩了,结果马上又接着谈了。

胡平指出,这当中的情况当然是很复杂的。除了两方领导人的个性之外,和整个大局当然有很大关系。从特朗普的角度看,贸易战是他上任后做的头等重要大事,因此他当然很希望能在明年大选时给选民拿出一份漂亮的成绩单,因此他希望达成协议,表示他贸易战打得成功。

但反过来,这也有很大危险。如果你匆匆和中方达成协议,而到头来,美国的经济情况以及美中贸易中的很多问题没得到显著改善,有些坏的方面还在继续,那人们就会认为你这个贸易战打败了,没有成功。

换句话说,一方面他很需要这个贸易协议,但这个贸易协议如果定得不好,那恐怕只会对他的连任造成很大打击。所以这就造成他在这个问题上,他一方面确实有意愿达成协议,但每次到关键时刻又会临时变些主意。真正要达成一个让特朗普比较满意和放心的协议还是有很大的难度。

胡平进一步分析说,就中方而言,中方固然知道,贸易战揭露了很多深层的问题,整体上它要采取一种抵制和对抗的态度,但它毕竟还是认为和美国保持正常的经济贸易往来对自身还是非常有利的。就这个角度而言,它也有达成协议的愿望。

尽管双方磕磕碰碰,引出很多问题,但双方还是要继续谈下去,还是要争取在不久的将来达成一个协议。

胡平:中共内部分歧都在“红线”之上,改革派和强硬派之分只在经济方面

胡平表示,特朗普提的结构性改变实际上更多偏向于经济方面。而这种经济模式的改变和中共现有的政治体制并不是完全不相容。当然,至于中国政府自己愿不愿意接受,那当然是另一回事情。所以我们也都看到,在中国政府内部肯定是有矛盾的。

有一派人基本上对美国在贸易战中提出的要求都认为是可以接受的。而另外一些人,更偏向保守一些,包括习近平本人,所以对于贸易战中提出很多问题,更多采取拒绝的态度,也由此引起了尤其是过去5月份的谈判破裂,就是因为习近平出尔反尔。

谈判破裂的问题倒不仅仅在于对于美方提出的新的条件中国不能答应;更重要的在于,对于中方曾经答应过的东西,他又反悔。中方已经答应的东西,按说也是绝对不可能触及到了或冲破了中国一党专制体制的这个底线。

胡平指出,所谓在中国内部的分歧也都是在这一个底线之上的分歧。在维持中共一党专制上,他们并没有分歧。而在此之上,经济方面还可以做哪些改革,依然还有改革派,或者比较自由化的一派和更僵化的一派的区别。这是使得中国政府在美中贸易谈判中出现反复的重要原因。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9月23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副部长级磋商不欢而散,美中十月谈判前景黯淡?

评论 (19)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