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2 2019年10月18日 星期五

海峡论谈:“弹劾”与大选如何影响美国对华政策?


海峡论谈:“弹劾”与大选如何影响美国对华政策?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53 0:00

海峡论谈:“弹劾”与大选如何影响美国对华政策?

美国国会众议院民主党籍议长佩洛西,宣布启动对特朗普总统的弹劾调查,使得特朗普总统争取连任之路变得更加复杂。有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与其他大多数在任总统相比,连任的几率要弱一些。另有分析预期,在明年的总统大选中,受到鼓舞的民主党选民的投票率会大幅提高;而特朗普则寄希望于强劲的经济和忠实支持者获胜。与此同时,北京上周四表示,北京与华盛顿正在保持密切沟通,为十月初双方高级别贸易谈判做准备。美国国会民主党人发起的特朗普弹劾案,以及明年的总统大选是否会影响华盛顿的中国政策?

海峡论谈:中国庆建政七十年 港台挑战一国两制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4:52 0:00

主持人:美国众议院宣布进行弹劾总统特朗普的调查,介绍一下这次弹劾调查的来龙去脉? 美国国会议员多次提出弹劾特朗普,这次的可成功机率多高?

王维正:美国是一个三权分立的民主国家,也是全世界第一个有成文宪法的国家,在宪法里面规定弹劾的原因和机制,按照宪法来讲弹劾一般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叛国,第二,贿赂,第三有点模糊是高级犯罪,是根据英国的基本法提出的。如果总统有滥用宪法所规定的权利的话。对于立法机关可以推出弹劾案,历史上只有三个总统接受到弹劾案,第一个是19世纪的安德鲁约翰逊,第二个是尼克松总统,第三个是98年的克林顿总统,尼克松总统在弹劾案之后还没有进行审判他就已经辞职了。所以真正被弹劾的总统有两个就是约翰逊和克林顿。两个后来都被开脱,还是进行完了他们的任期。提到克林顿总统1998年的弹劾案是因为他跟莱温斯基的外遇案,然后又对国会作伪证,那个是他的第二任,跟现在的正值第一任特朗普总统要竞选连任有很大的不同。这个弹劾案有三个层面,宪政的层面,就是行政机关和立法机关的制衡。众议院如果成案的话,用司法的话来说总统是被发现有罪的。接下来由参议院来决定是否被开除。参议院需要有超级多数,也就是三分之二。以现在的情形,共和党在参议院有60席,换句话讲,民主党要拿到67席,所以说这个几率不是很大。这也就是为什么克林顿可以被开脱的原因。但是这是宪政的层面。从民意调查的层面来讲,南希佩洛西刚刚宣布要进行调查,最近的民意是百分之四十几赞成,百分之四十几不赞成,但是接下来的反应如果对特朗普不利,很可能是民意方面朝着对他不利的方面演进,现在美国的现任总统要寻求连任大概有75%的几率可以连任,如果特朗普接下来一直因为弹劾的事情挥之不去,对于他的连任之路会投下很大的阴影。不管在美国宪法还是第一任总统华盛顿的告别演说里面都有警告民主共和国有关外国势力的介入。2016年总统选举很多人怀疑俄罗斯有介入美国总统的选举,当然这个话始终没有具体的证据,穆勒的报告也说没有具体的证据,当时因为是针对现任总统,所以不能够断定。但是这一次抓到特朗普总统打电话给乌克兰总统来调查他的政敌,好像是被民主党人抓到了证据,而且宪法中说总统不能接受外国人的报酬。全球很多地方都有特郎普大饭店,很多外国人都住在那里。民主党人终于抓住了这个证据对特朗普进行弹劾。

主持人:尽管特朗普遭美众院弹劾调查,但美国国会对香港人权民主法案,是得到两党支持的。特朗普弹劾案是否会影响华盛顿的中国政策?

董立文:从过去三年来,尤其是特朗普上任以来,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美国政治的脉络,美国尽管在内部,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有再大的争论,很难有共识,但是过去三年来美国两党在一件事情上有高度的共识,就是对中国政策,讲白一点,就是对中国强硬的政策。这不只是说美国两党有高度的共识,甚至在美国的学术界对中国强硬都是主流,包括媒体,包括智库。可是在另外一方面,对人权和民主自由的关注,美国国会最近有三个法案可以拿来互相作比较。香港人权法案才刚刚通过美国参众两院的外交委员会,刚刚提出来而已,还没有进入到美国参议院的全院和众议院的全院的表决,香港人权法案才刚开始。前两天有一个维吾尔族人权法案,维吾尔族人权法案才刚走完,美国参议院的全院通过,下一步就是送去众议院看是不是能够通过。第三个可供比较的法案就是台湾旅行法,台湾旅行法是已经走完了美国整个立法的过程,也获得白宫的签署。美国涉及到外国人权立法的进度,第一步是参众两院委员会提出,第二部也许是参议院全院通过,然后送给众议院看是否全院通过,第三部,如果众议院也通过了,参众两院会就这个法案再进行一次检查,最后一步就是送到白宫看美国总统是否要签署。美国总统要不要签署,需要多少时间签署这就是另外的故事。所以加起来美国立法的过程其实是很漫长的。香港人权法案我个人认为现在还是走在初步的阶段,维吾尔族人权法案走了三分之一,只有台湾旅行法走完了全程,台湾旅行法到美国行政部门的执行台湾旅行法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美国立法的过程快或是慢跟相关事件的发展情况有直接的关系。举例来说,如果今天爆发了中共出兵香港,血洗香港或者香港戒严,相信这个时候美国立法的过程就是非常迅速,美国的行政部门介于舆论的压力,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都已经五次以上谈到了关注香港的问题,呼吁中共不要用暴力。如果中共真的用暴力,我相信美国总统和政府一定会拿出一些具体的措施回应。所以香港问题这个过程跟美国立法过程的进度,二者是高度相关的。

主持人:美中在未来两周之内,会重启高层经贸谈判;但美日经贸谈判已经几乎完成。这是否可认为是美国要拉拢日本,围堵中国?

王维正:特朗普曾说平衡美国的贸易是他当选总统的重点,要让美国更伟大,他上任之后跟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都重新谈判,从一个谈判的角度来讲,他希望用这些具体的成效对中共也能够施压,中国原来是美国最大的一个贸易伙伴,在贸易上也是一个失调。一年多的贸易战打来,看出的博弈的成分非常明显。中国也在考量如果特朗普连任几率比较多的话,现在跟他签约比较好,而现在看来他连任是有一些坎坷,所以中国想跟他签完整的约的意愿就会降低,顶多多采购一些农产品,中西部的农业州对特朗普上次竞选成功是有很多的贡献的。再加上双方体制非常的不同,对于政治的考量不一样。短期之内成就一个完整的具体的贸易协议的几率不大。

更多精彩点评请看海峡论谈9/29完整版

评论 (10)

评论期已过。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19年10月18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