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53 2019年12月9日 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没有民主,中国能真正崛起吗?


时事大家谈:没有民主,中国能真正崛起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1:07 0:00

时事大家谈:没有民主,中国能真正崛起吗?

中国能不能民主,需不需要民主,这个缠扰数十年的话题,随着香港民主抗争的持续不断再次引发讨论。

美国《外交杂志》(Foreign Affairs) 最近刊登文章指出“中国的崛起程度,取决于中国的民主化程度”,文章称“北京必须通过民主化解决内部矛盾,才有可能与华盛顿抗衡”。

民主真的是中国崛起的必要条件吗?中国当局多次表示,西方“垄断民主的标准”,“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民主的定义谁说了算?在习近平的强势领导下,中国是否还有走向民主化的机会?

嘉宾:香港畅销专栏作家陶杰;中国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宋鲁郑

时事大家谈:没有民主,中国能真正崛起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1:07 0:00

陶杰:中国的崛起没有持续性,崛起后的故事没说完

香港畅销专栏作家、时评人陶杰表示,一个国家一时的崛起确实跟西方标准的民主没什么关系。但是,崛起以后若要能融入这个世界,受到全世界人民的持续尊敬,并形成自己一家的价值观,那就需要一个比较持久的、理性的机制。

按照中国现在这个制度,你说中国不需要民主;那没有民主,是什么呢?那就是家天下、帝王世袭或者帝王终身制。这样的话,会不会崛起呢?崛起以后又怎么办呢?这是21世纪全球要面对的问题。

美国《外交》杂志上这位学者说,如果没有民主,中美关系不会改善。他指的应该是美国标准的民主,也就是,有多党制,有一个全民普选的国会,像美国50个州那样各有自己的选举人,或者有自己在国会的议席,并通过不同政党间的竞争选举出总统。这种民主,确实中国2000多年以来都没能正式拾起。

现在所谓的中国崛起,是指邓小平1979年改革开放以后,直到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依靠GDP、世界工厂和廉价劳工达成的崛起。这个崛起并没有可持续性,就是,崛起后又怎么样?

为什么说没有持续性呢?它崛起以后,大量富起来的民企和很多地方的官员,有了钱以后仍没有安全感,就寻求移民。移民到什么国家?主要是加拿大、澳洲和美国,恰恰都是西方意义的民主国家,那这又怎么解释?

确实,现在崛起的中国有一党专政,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政权。但是,我认为崛起以后的那个故事还没有说完。

陶杰:缺乏辩论精神的社会不适合民主,或真不如祈祷有个开明皇帝

陶杰表示,关于实现民主的要求,第一,政权要接受人民监督。政权不是枪杆子出,而是人民用选票选出,那也就意味着社会里头要有不同的政党竞争。但这种竞争也并不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而是用一张嘴巴说道理,然后每4年、5年或7年一次大选,不同政党的候选人有什么主张,有什么不同意见,就摆在选民面前说清楚。

那么这就很需要辩论的精神。陶杰表示,他现在发觉,即使跟30年前相比,中国这个社会的辩论精神正越来越少,而且变得越来越狭隘。一有不同意见,另一方马上给你戴帽子、贴标签。他没有兴趣从逻辑、理性、事实、证据这四大因素,对事不对人地把问题说清楚。

陶杰表示,最近几年跟中国人一旦谈到不同观点,对方马上勃然大怒,马上给你标签。这样的性格不适宜民主。或者就是不如求爷爷叫奶奶,永远祈祷下去,希望出一个开明的或者非常厉害的皇帝。

宋鲁郑:历史上看,国家崛起与民主与否无直接关联;中国也如此

中国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宋鲁郑指出,类似于慈继伟教授这样的观点和预测,40年来有过很多次了。1989年的时候,有部分知识分子就有这么主张过;1999年的时候,中国社科院的前副院长也提出过类似观点;再有就是2008年刘晓波在“零八宪章”中也提出过。但是,事实证明他们都错了,中国这崛起的40年,和多党制和一人一票这样的西方普选民主没有关系,以后也一样没有关系。

而且从历史上看,一个国家崛起与否和民主与否并没有直接关系。比如德国,它曾经搞过皇权体制,那时它是世界强国,发动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来它又搞了法西斯制度,又是世界强国,发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现在德国搞的是西方民主制度,它还是世界强国。所以民主对于一个国家是否强大来说,并没什么必然作用。它搞什么制度都有可能成为世界强国,都有可能崛起。

中国也一样,西方的民主和中国的崛起也没有直接关系。

宋鲁郑:中国是民本社会——民本如父母照看孩子,民主如请保姆看孩子

宋鲁郑表示赞成陶先生所说的中国不适合西方这种民主,但他的理由不太一样。宋鲁郑不认为这是国民素质的问题。就像非洲很多国家素质也不高,有些国家将近60%的人都还是文盲,它们照样可以搞民主。

我们采用哪种制度,关键就看它是否有利于国家的发展,是否有利于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是否有利于社会的稳定,等等。应该从这几个角度看。

宋鲁郑认为,中国是“民本”社会,中国的制度模式其实不该用民主这个词。民主是个强势的词汇,现在任何人都需要借用它,包括中国这个体制也不得不成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但事实上,我们就是个民本社会,几千年就是民本。

民本是自上而下的,和民主的自下而上不一样。宋鲁郑说,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民本就是父母照看孩子,我们是一个家庭;民主就是我请保姆来看孩子。父母看孩子,和你请保姆来看孩子,其动机和用心是不一样的。

至于接轨问题,宋鲁郑认为,中国现在这个制度——包括政府自己的观点——并不是希望西方和它接轨,而是希望西方尊重、接纳中国这个制度模式或它的道路,它现在还停留在这个阶段。这和以前还是有所变化的。以前,确实是我们向西方学习,和世界接轨;而现在是希望世界尊重我、接纳我,并承认我这个制度的有效性。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10月17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没有民主,中国能真正崛起吗?

评论 (163)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