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1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时事大家谈:中共四中全会: 习邓两条路线的摊牌?


时事大家谈:中共四中全会: 习邓两条路线的摊牌?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4:14 0:00

时事大家谈:中共四中全会: 习邓两条路线的摊牌?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今天在北京开幕,这次姗姗来迟的全会是在美中贸易战胶着不下,香港抗争绵延不绝,中国经济快速下行的形势下召开,会议的时机、主题以及它的一再延迟都成为海内外各方关注的焦点。按照北京的通告,四中全会的主题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习近平推动的“第五个现代化”与邓小平时代的“四个现代化”之间是什么关系?强调完善社会主义制度,四中全会将进一步突出四个自信的意识形态?面临严重的内忧外患,中共是继续坚持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还是进一步回归毛泽东时代?

嘉宾:独立时评人鲁难;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

时事大家谈:中共四中全会: 习邓两条路线的摊牌?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4:14 0:00

习近平想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加强并扩张自己的理论体系

独立时评人鲁难表示,习近平在2014年2月17号召开的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全面深化改革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亲自向外界推销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概念。

后来他的宣传班子把这个概念提升为“第五个现代化”,借此来比肩邓小平,以及毛泽东在60年代提出的国家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国防力量现代化和科学技术现代化的概念。

他想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把自己的这个现代化放在首要位置,让自己的理论体系和治理能力在共产党体系内得到加强和扩张。

习近平作为与其报告内容背道而驰,五个现代化成泡影

深化改革的报告之后,习近平主席也顺理成章成为中央深化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组长,这也是他担任的几十个领导小组组长职位中的一个,而且是最重要的领导小组职务。但在此之后,他的所作所为与这个报告中提出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主导作用背道而驰。

他不仅没有进一步改革开放,反而走回头路。在经济上国进民退,对私营经济进行打压。所以今天的民营企业家信心不足,社会投资低下;加上中美贸易战和香港问题,所谓的五个现代化成为一种泡影。

“第五个现代化”不是新东西,是顶重新带头上的过时破帽子

李克强总理当时曾提出“定向刺激、调整结构”的 “克强经济学”核心理论,但这在2015股市泡沫崩溃后彻底破产,李克强本人也被束之高阁。所以现在所谓的“第五个现代化”也已经不是个新东西,而是5年多前的旧概念,老百姓根本无从谈起,也不太了解。事实上,这是拿出来一顶过时的破帽子,重新又带在头上。鲁难认为这不能为四中全会增光添彩。

没有所谓的路线斗争,只有习近平的一手遮天

过去陈独秀曾被说成是右倾投降主义,王明被说成是机会主义,文化大革命把刘少奇打成叛徒、内奸、工贼,说他是党内资本主义路线的头子,还有用所谓的“反击右倾翻案风”把邓小平当成右倾投降主义路线头子来打,以及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把彭德怀作为右倾投降主义的头子来打。

但实际上根本不存在所谓的路线。比如彭德怀只不过是看到了湖南乡间民众在所谓的大跃进浮夸风下遭受到前所未有的人为迫害,饿死了很多人;在这种困境下,他只不过想向共产党、向毛泽东呼吁:放开手,让人民还有一条生路。就这么一个简单的要求,被上升到所谓的路线斗争高度,并置其于死地。鲁难不认为这是真正的路线斗争。

如果有所谓的路线斗争,那必须有执行这些路线的人。但现在在共产党党内,习近平已一统天下,没人敢向他说不,敢向他提出任何与他意见相左的建议。也就是,没有所谓的路线,也就没有所谓的斗争,只有习近平的一手遮天。

改革开放后中国政府治理能力有所提升,但习时代进步小、退步大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同样作为现代国家,中国和西方民主国家也面对一些共同问题,所以他们管理和治理的方法也免不了有些共同之处。西方国家有政务官和事务官之别,中国是一党专制,不可能有这类明确区分,虽然80年代也曾尝试过“政事分离”,但半途而废。

中国官场虽没有明确的政务官和事务官之分,但模糊的、不太明确的区分还是有的。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出现一大批受过专业知识训练,具有专业管理能力的官员;有些也学习过西方的专业知识,其中有些还在西方留过学。现在各级政府对具体事务做决策的时候,也会比较注意听取专家的意见,也会比较注意科学论证、可行性研究等等。在这些方面,中国政府在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方面是有进步的,尤其和毛时代相比,这种进步比较显著。

不过也要注意,这种进步基本发生在邓小平时代,胡耀邦、赵紫阳时代,江泽民、胡锦涛时代。到了习近平时代,这方面进步很小,倒退反而很大。

一党专政下的“第五个现代化”离不开高压维稳,注定不能持续

胡平指出,前天《人民日报》说,既然中国取得了举世罕见的经济发展奇迹和政治稳定奇迹,可见我们的制度是好的,可见我们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好的。

其实不然。比如政治稳定,众所周知,中国的政治稳定建立在持续高压之上,建立在持续剥夺基本人权上。这不但不是好事,反而是坏事。

另一方面,拿经济发展来说,中国的经济发展也建立在低人权优势上,而低人权优势本身就是个劣势,说明中国在人权问题上的极大缺陷。另外,中国的政治经济发展奇迹建立在极大的不公不义、伤天害理上,这不必多说了。

因此,单从中国的经济发展成就以及政治稳定这些方面,并不能推出中国现在这种治理制度和治理体系从道德上讲也是好的,有些是正相反的。

再有,中国现在要搞的这第五个现代化,归根结底还是建立在一党专政之上,这种现代化必然是片面的、畸形的,不能解决人类的一些基本需求,比如对自由的需求、对尊严的需求等等,所以这必然是有害的、危险的。

另外,这也建立在不断的政治迫害之上,离开了政治迫害和高压维稳,它就没法维持下去。因此这种所谓的现代化的管理也是注定不可能持续的。

都是党路线,但邓习路线之别仍不容忽视;党体制决定外部没法看清楚内部斗争

不管毛路线、邓路线,还是习路线,都是党路线。但按照共产党讲路线斗争的标准来看,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毛路线和邓路线之间,邓路线和习路线之间确实有着不容忽视的、也并非无关宏旨的重大区别。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讲,要说成路线斗争也未尝不可。当然,由于中共这种体制,你从来无法从外部看到他们有公开的路线斗争,等你看到有公开路线斗争表现出来的时候,那都已经是事情快要落幕的时候了。

我们会认为党内有所谓的路线斗争,有不同做法、不同路径的冲突,就是因为习近平的所作所为确实和当年邓小平的做法反差很大。既然我们认为,在中共体制内有相当一批官员,包括高级官员,他们成长于邓小平路线之下,而且从他们过去的作为来看,他们还是比较认同邓小平这套做法;因此可以推断,他们对习近平的做法一定是不满意的。再加上习近平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也侵犯了一大批官员的利益。

党内不同路线的矛盾肯定存在,但若没看到斗争,也无可惊奇

习近平在政治、经济、文化、意识形态各领域的全面倒退,可以想见,不仅是习近平和中共当局与整个社会和民间有冲突,党内想必也有很深的冲突。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认为这次四中全很有看点,因为大家觉得这个会议也许成为党内斗争的爆发点。

当然,在现行体制下,党内并没有给不同意见的发表以合法正当的渠道。所以,党内如果出现斗争,那毫不令人感到意外;但如果没有出现,同样也不会感到惊奇。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体制之内,在党内、在上层,这种不同路线的选择,这种冲突和矛盾是存在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10月28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中共四中全会: 习邓两条路线的摊牌?

评论 (88)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