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48 2019年11月16日 星期六

海峡论谈:美国会《台北法案》固邦交?北京批“痴人说梦”


海峡论谈:美国会《台北法案》固邦交?北京批“痴人说梦”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36 0:00

海峡论谈:美国会《台北法案》固邦交?北京批“痴人说梦”

美国国会参议院10月29日无异议通过2019年《台北法案》,众议院外委会30日也以口头表决方式无异议通过众议院版本的《台北法案》。台湾总统蔡英文表示感谢,强调台湾不挑衅、不冒进。前总统马英九则是在访问英国时以《两岸关系的十字路口》为题发表演说,重申九二共识,并表示,台湾应该要“对统一保持开放选项”。马英九并回答媒体询问时称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的《台北法案》是 “口惠而实不至”。美国国会近来通过一连串的友台法案,究竟是对台政策的全面转向还是如马英九所说的“口惠而实不至”?《海峡论谈》邀请随同马英九访问伦敦的前中华民国总统府发言人、台美研究中心执行长陈以信以及台湾智库执行委员赖怡忠深入分析。

海峡论谈:美国会《台北法案》固邦交?北京批“痴人说梦”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36 0:00

回顾李登辉时期透过 “务实外交”,将台湾的邦交国从24国增加到29国。陈水扁任内八年,邦交国数字从29国减少到23国,但其中变化是,减少9国,增加3国。马英九总统的八年任内,只断交了一国,就是冈比亚。蔡英文总统上任三年多,邦交国数字从22个遽减到15个,北京挖走台湾7个邦交国,现在与台湾有正式邦交的只剩梵蒂冈和14个国家。一向力挺台湾的科罗拉多州联邦参议员加德纳认为,美国必须协助台湾维护国际空间,因为这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所以“台北法案”就是国会从立法上支持台湾维系邦交的具体做法。

赖怡忠: 有关台北法案以及美国对台支持的法案所谓的效度问题,我们可以分两个层次来看。第一先讲效度问题,在2018年通过《台湾旅行法》,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提到实际上行政部门自己可以做,国会授权希望行政部门能做的,其实只要行政部门想做,也不需要《台湾旅行法》就可以做。可是在《台湾旅行法》通过之后,特别是在今年,陆陆续续看到美国副助理国务卿级别的人来到台湾,而且是非常公开的会议,特别是包括今年美国安排的太平洋对话,那个时候来台湾的副助理国务卿提到他是代表特朗普总统过来开会的。批评的确也都有,这些法案只是锦上添花,并没有强制行政部门要做什么,但如果看到从去年到现在陆陆续续的作为,可以明显看到这是行政部门在落实,特别是《台湾旅行法》所强调的部分,而且是逐步建构起来。另外一点就是,有关《台北法案》,这个法案里面包括2个很有趣的部分。第一个是有关对于有些国家的作为如果对台湾产生伤害,美国应该要采取什么作为。主要的重点是,这个部分是国会的意见,所以采取了让行政部门有更多空间的做法。另外一部分是,有关台湾国际组织的参与,讲到了这是美国的政策。从这个地方来看,它的语言就是非常明确,就是国际组织里面如果是以国家为参与国际组织会员为前提的,那么就希望置台湾为观察员。如果国际组织里面不需以国家为参与的会员身份为前提的话,美国就需要支持台湾为会员。当然,具体能够做到什么程度,毕竟美国是一个国家,不是有魔杖一挥好像什么都能成功,因为也要花政治成本,以及很多其他的考虑。在《台北法案》里有关台湾的国际参与,特别是什么样的组织用什么样的身份让台湾进去,规定的非常清楚。

陈以信:我认为《台北法案》的突破其实仍然是有限的。事实上,在马政府时期,副助理国务卿层级来台的已经不乏前例,而且当时马总统也在总统府也接见了环保署的署长。以内阁阁员层级来台的案例,到目前为止,蔡政府都还没有发生。所以《台湾旅行法》是否有达到过去不曾达到的高度跟突破,我觉得仍然是有疑问的。在国际参与方面,《台北法案》的在用语上的突破,在用语上的确有所改变,但是我必须强调,如果回到1979年的《台湾关系法》,其实在这里面已经有这样的精神,就是美国不会参与也不能够支持任何排除台湾在国际组织上的行动。不管是当时奥巴马总统的再次陈述还是现在《台北法案》所提出的精神,只是同样一个精神的叙述而已。所以说事实上也不是新的,也不是有超越40年前《台湾关系法》所立下的框架的现象。 《台北法案》是美国的国内法,是否能够影响其他国家的外交决策,来决定对台湾的邦交关系的维系,这是很大的疑问。毕竟,以所罗门断交案比较,当时行政部门已经尽其所有方法来希望帮台湾维持住这个邦交,但是还是失败了。如果我们回到过去当时的时间,有《台北法案》的话,所罗门政府的决策是否就会改变呢?我想也未必如此。所以我还是必须强调,我们必须感谢,但是不要认为它的效果会太大。至于有关马总统在这边所谈到的“统一必须是一个开放的选项”,我必须要强调的是,中华民国宪法本来就已经是“一中”宪法,在宪法征求条文的前言已经有国家统一前的需要。所以,不管一中原则是一个中华民国为原则,或是统一作为宪法当中开放的选项,都是一个合宪的说明和解释。所以马英九前总统曾任中华民国总统,以中华民国宪法的内容来陈述,事实上是合理而正当。反倒是现任的中华民国总统反而不常常提到中华民国宪法,这个才是会令人觉得奇怪的地方。尤其,台湾是个民主的社会,一个民主的社会不会有什么选项是人民不能够做决定的,所以统一作为一个选项在民主的社会里面也是应该存在的。至于两岸关系跟国际关系,两岸关系如果不能够稳定的话,我们的对外邦交的关系就难以维持,这个是蔡政府上任3年多来最明显的状况。不只是7个邦交国的减少,事实上也退出了2个国际组织,包含世界卫生大会和国际民航组织,事实上加起来已经有9个退出了。而在这个过程当中,蔡总统和陈前总统最大的差别在,陈水扁总统减少了9个邦交国,事实上还增加了3个邦交国,事实上陈水扁总统还以中华民国为名义结下了3个邦交国的关系。但是蔡英文总统到目前为止是一个都没有,就这一点来看,蔡总统还比不过上陈总统。

美国通过台北法案。蔡英文强调,中国的崛起与扩张,不断挑战自由民主价值与世界的秩序,台湾处于印太地区的战略前缘,将善尽国际责任,不挑衅、不冒进,并确保台海和平稳定现状不被片面改变。国台办則批评台灣當局“痴人说梦,投怀送抱,甘当棋子”。

陈以信:国台办的发言一点都不例外,但是台北法案有没有抵触当年的上海公报,我们可以从一个角度来观察,当年上海公报的核心是美国一中政策的基础,那么现在的台北法案有没有改变美国政府常年所维持的一中政策,事实上是没有的,就这个角度不能说台北法案直接抵触了当时的上海公报,所以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原则上没有改变,但是在他的做法上面,在他的步调上面有一些调整而已,所以首先需要从这个角度来看。两岸关系对台湾维系邦交国是很重要的,是其基础,如果这个基础不稳固,是否需要有别的基础。正因为这个基础本身是在两岸关系的稳定上面,所以它本身没有办法脱钩来处理。很简单就从邦交国的角度来看,他们会不会把台湾和中国大陆分开来看,所罗门在评估对台的邦交关系的时候会不会考虑到跟北京的因素,所以从第三者邦交国的角度来看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们不能一厢情愿的认为你们应该要跟台湾的关系有一个稳定的基础,应该在看待我们的时候跟看待北京是两回事,这样的一个想法事实上在我们邦交国中是不存在的。

赖怡忠:台北法案当然没有违背一中政策,但是国台办这种气急败坏的攻击基本上证明了国台办对于这个法案本身的一个担忧,以及对台美关系更紧密的现实上的手足无措,才会用这样的语言。中国的确是对台湾的邦交国有一些能量,特别是台湾的邦交国很多实力不是非常的强大,以中国的财大气粗的方式用钱买邦交国,的确他的能量会比较强,现在的一个根本问题,台湾在这一个国际关系的处理上面,从90年代到现在一直有两股力量,双方之间在竞争,一个就是两岸关系和外交关系里面孰轻孰重的问题,包括马英九,前外交部副部长都提到因为很多国家在跟台湾交往的时候都是看到跟中国之间的关系,因为中国对于台湾对外交往有相当大的影响力量,如果两岸关系搞好了,那么台湾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就不会陷入所谓的零和游戏,或者说这些国家就不会因为跟台湾的关系而跟中国之间出现麻烦,因为这个样子,他才可能会跟台湾发展关系,或者中国比较不会去反对,这就是两岸高于外交这样一个政策。另外一个方面,也有人提到说,其实现在要做的让这些国家对台湾和对中国的关系能够平行看待。所以让这些国家了解到他和中国发展的关系不会影响到他和台湾发展的关系。中国当然一定从头到尾都会反对都会抱怨,这对有些国家在处理的时候有些难度,当有些国家如果了解到对这些问题应该怎么处理,让他对台湾的关系不会对他的对中关系被北京所支配的时候,他基本就会比较同意这样的主张,就是说这两个关系可以平行对待,李总统那个时候就强调说两者必须平行,马总统认为是两岸高于外交,这是我的理解。现在台湾的国际形势来说,有几个状况。中国现在崛起的力量变得非常强,这是事实,可是他的强大的时间大概从2008到2012,2013,而现在在走下坡。而其他国家对中国本身的作为也开始有不同的感觉,对他的反感度也有提高。另外一个是台湾本身的发展,跟中国之间的实力差距正在加大,但另外一方面台湾自己本身跟其他国家的差距是在拉近的,如果台湾和中国竞争来看的话,好像我们永远竞争不过他,但是我们在国际上的排名在上升,反而光看台湾本身,台湾的力量是相当不错的。所以在处理这件时间的时候,更新的发展在于是以美国为主,他们跟中国政策的评估,包括他们在欧盟在其他国家对中国政策重新的评估,也使得他对中国和台湾的地位和看法也比较有重新的认识。两岸关系和外交关系孰轻孰重,最好的方法就是看当时的状况。

更多精彩点评请看海峡论谈11/3完整版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19年11月16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