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 2019年11月22日 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提“全过程民主”:真民主?还是“全部走过程”?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提“全过程民主”:真民主?还是“全部走过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4:04 0:00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提“全过程民主”:真民主?还是“全部走过程”?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周末在上海视察,提出了一个新名词“全过程民主”,引发各界热议。

有人说,“全过程”就是“全部走过程”的缩写;也有人说,确实是“全过程”,只是人民不在过程里。

到底什么是“全过程民主”?习近平说,“这代表中国所有重大立法决策都是经过民主酝酿、民主决策产生”。

真实情况是不是如此?在中共四中全会结束后,习近平再提民主,显示了执政的自信?还是另有原因?

嘉宾: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博士;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宋鲁郑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提“全过程民主”:真民主?还是“全部走过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4:04 0:00

既然有“道路自信”,叫“开明专制”即可,不用篡改民主定义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博士表示,习近平所强调的这个“全过程”,意思就是在这个过程中间,共产党听了人民的意见,并且把人民的意见按照三个代表变成代表先进生产力,代表先进文化,以及代表广大群众的根本利益,然后作出科学的决策,这是他的原义。

但问题在于,刚才宋先生讲到,民主有实质和程序之分。但民主本身就是程序性的。我觉得你要另搞一个制度也行,但不要叫民主制度就行了,不要管民主这个词是不是强势。习近平讲“四个自信”,里头有道路自信,那就不要讲民主,你就讲是“开明专制”即可。

中国自古以来就这么讲,所以所谓民主,在中国来说就是“万民之主” - 你做了老百姓的主子,你就得敢于做主。这也就是为何中国过去也有“民主”的原义。

而习近平的这个意思是从根本上篡改了政治学上对民主的定义。比如我在美国,我非要找个宠物叫它习近平,习近平肯定不高兴。那我就说,我叫它习近平,我的“习近平”跟你的习近平不一样。习近平肯定还是不会高兴。

不拥护他的人就不是“人民”,习近平的民主参与是自己跟自己玩

王军涛表示,回到民主在政治学的本义上,它就是一个既定的程序,就是人民选举自己的政府,人民能够有效参与国家管理。

习近平对民主的定义,结合共产党一贯对民主的定义,有一个特点,他的“人民”不是公民。

公民的概念就意味着每个公民都要参与;但到了人民这个概念,一旦不符合他想法的人就不叫“人民”。所以他永远只听他喜欢的人、跟着他的人或拥护他的人的意见,而那些不拥护他的人 - 就像自由之家所做的统计那样 - 就把他们关到监狱里,或者不听他们说什么。

这样的话,他的民主参与其实就是自己跟自己玩。

毛时代引蛇出洞,习时代不许有蛇

王军涛指出,习近平的“全过程民主”,和习近平执政以来所做的事情,已经跟共产党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所说的民主集中制有很大不同了。民主集中制实际上就是假民主,因为在民主的基础上集中,实际上这集中的结果就是把民主给阉割了,甚至把民主表达过程中的不同意见和不同力量都当敌人镇压了。毛泽东说的“引蛇出洞”就是这样一个意思。但习近平根本就不让蛇存在。他要是在哪发现有个蛇窝,小蛇脑袋还没出来就要把蛇蛋给砸了。

文革后,共产党决定不能再让一人凌驾于党章国法之上

王军涛表示,共产党在十一届三中全会总结了毛泽东执政期间的错误之后,把文化大革命定义成浩劫,虽然归咎于四人帮,但谁都知道是毛泽东的错误。所以共产党做了决定,以后不能再让一个人凌驾于党章国法之上。

再者,不能动不动把人民当中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一部分当成敌人,特别是不许再重设“恶攻罪”,也就是攻击领导人的这个罪名。这些都是文化大革命之后共产党在法治和民主方面有限的进步。

“定于一尊”之地何来不同意见?何来民主?

胡耀邦时期,刘万里也曾提过关于科学决策和民主决策的问题,他要求在各个环节充分听取不同意见。这个很重要,这也就意味着共产党在文化大革命之后曾经——当然是在有限范围内——尊重和允许不同意见。

现在习近平时代不同,他要定于一尊,定于一尊的地方怎么可能有民主呢?怎么可能还去听取不同意见呢?

关于“大众参与”,中西含义不同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宋鲁郑解释说, 所谓“大众参与”,在西方和在中国的含义是不一样的。

在西方,大众参与一般就是指选票,选举中我可以有投票权,表达我的意见。而中国的大众参与一般是指民众可以选出人大代表,或者间接选举;人大代表代表人民去参与。

至于为什么我们要用民主这个词,那就是如我之前解释过的,民主是种强势语言,因此我们也需要借用它作一个政治包装,赋予其新的含义。

中美价值观博弈将愈加激烈, 提出“全过程民主”是提前布局

对于习近平现在为什么要提出“全过程民主”,宋鲁郑表示,他个人理解有三个含义。

第一,刚结束的四中全会提出了“中国之治”,提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全过程民主”这个提法能把这个目标具体化。

第二,这是为“后特朗普时代”做准备。明年美国大选,价值观牌很有可能成为美国对付中国的主要手段。所以中国提前布局,以自己的民主模式来应对未来的挑战。宋鲁郑指出,未来中美在价值观上的博弈将会很激烈。

“摸石头过河”时代已结束,中国开始理论总结与创建

第三,从更大的历史空间来看,中国已经结束了邓小平“摸着石头过河”的时代,在成功发展的基础上,现在已经开始理论上的总结和创建。习近平主席提出“全过程民主”应该是这个大的历史趋势的组成部分。

中国特色的民主来源于中国的民本传统

宋鲁郑表示,中国特色的民主其实是来自于我们自己的政治文化传统,不能将之说成是中国政府对民主含义的歪曲。

美国杜克大学曾在海峡两岸做过一个调查,看看两岸百姓对民主的定义怎么理解。结果发现,80%的两岸民众都选择了“民本”。当中国人说民主的时候,我们往往想的是民本。

“全过程民主”并非和西方抢解释权,是对中国模式理论合法性的探索

对于有观点认为,习近平提出“全过程民主”意味着他开始与西方拼抢对民主的解释权,宋鲁郑表示不认同。他表示,这个解释权中国没办法抢。由于民主的定义很强势,抢也抢不过来,国际社会也不会认可。

第二,习近平主席的提法主要还是面向国内,需要把中国模式用民主包装得更好,让其有理论上的合法性。仅论简单意义上的合法性,由于改革开放40年的成就,这已经没有多少争议了,但从理论上用民主把它包装起来,我们还没有做好。所以现在做的就是探索怎么做好理论上的合法性,我不认为这是在和西方抢对民主的解释权。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11月5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习近平提“全过程民主”:真民主?还是“全部走过程”?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