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 2020年1月26日 星期日

焦点对话:华为251,官方态度反复有玄机?


焦点对话:华为251,官方态度反复有玄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47 0:00

焦点对话:华为251,官方态度反复有玄机?

华为员工李洪元因为离职纠纷而被华为报案并被逮捕关押251天的丑闻爆发之后,华为遭到大批网民围攻。

针对此事引发的舆论海啸,中国官方态度几度翻转。先是按照惯例大量删除网民评论,接着人民日报等官媒跟进民意,批评华为“以势压人”。但是很快,人民日报的批评文章被删除,环球时报胡锡进也在批评华为之后转向,表示舆论对华为的围攻“令亲者痛仇者快”,不可能“是一个完全自然的过程”。华为官员更转发文章,直指美国是251“黑公关”背后的黑手。

官方对251事件的态度几度翻转,背后有何玄机?251作为一个经济赔偿案,为何惊动中国司法,网路审查和官方媒体?近日来开始浮现的251美国黑手论,能否说服中国民众?

嘉宾: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香港畅销专栏作家陶杰; 政论作家陈破空

焦点对话:华为251,官方态度反复有玄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47 0:00

杨建利:官媒态度翻转因不同政策目标互相矛盾,最终民族主义目标占上风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表示,习近平现在在中国推行平民主义,对邓小平的权贵资本主义进行更正。所以产生某些矛盾时,平民直指资本家的弱点还是有一定言论空间,这就是平民主义造成的空间。

另外,华为已经在世界上成为新闻焦点很久了,大家都说华为就是共产党,大家一直指责这一点。如果这次中共完全站在华为一边,那就更坐实了这个事实,所以官媒一开始的反应可能是想跟华为做一定切割。这两方面造成一定的批评空间。

2019年5月31日华为在泰国曼谷举行的国际电子商务展览会上的展台。
2019年5月31日华为在泰国曼谷举行的国际电子商务展览会上的展台。

但是,华为作为一个民族主义的牌子,作为民族企业的旗舰企业,而且它涉及未来中国科技的发展,尤其是高新科技、军事科技的发展前途,所以民族主义这个目标和前面两个目标矛盾了,而最后民族主义目标占了上风。

他们发现,反正华为已经被指责为和共产党是一体的,现在我们不能失去了国外的市场,还要再失去中国的市场。因为中国市场是现在支撑华为没有死去,而且可能继续发展的重要因素,所以政府和官媒决定再用民族主义的牌,重新赢得国内民众对华为的支持。把国内的市场保持住,这对华为的未来是个关键。杨建利觉得,官媒态度这几番翻转的背后是不同政策目标间的矛盾。

杨建利:有一手生活经验的问题上,中国老百姓对公平正义的朴素追求不会泯灭

杨建利表示,人们还是可以通过自己的生活经验判断是非。即使中国政府控制人们的言论,限制人民的言论表达和行动,但这不意味着人们朴素的追求就没有了。中国人对公平正义的朴素追求是不会泯灭的,只要有空间就会爆发出来。

“251事件”明显就是一种不公,所以老百姓一旦有空间,就一定会把声音发出来。诸如当地官员的腐败问题,大公司对弱势员工的欺压问题,这涉及老百姓每天的具体生活,他们有一手的经验,所以肯定不会和政府站在一起,政府告诉他们什么都不会听。

但是,其他有些问题就容易受政府操纵,比如远在美国的问题,基本上和老百姓生活没太多关系,他们也并不是非常关注,毕竟不直接涉及他们每天的生活。所以他们基于政府提供的信息做判断,这时候可能就容易被煽动起民族主义情绪。这还包括西藏问题和香港问题,这些问题相对比较遥远,他们没有一手的生活经验,这时候就容易被煽动。只要有一手的生活经验,老百姓对于公平正义的追求是不会泯灭的。一旦有空间,就会爆发出来。

陶杰:中国没有真正的“中产阶级”,只有“中等收入阶级”

香港畅销专栏作家陶杰认为,中国没有真正的中产阶级,所谓的中国中产阶级,其实只是收入在中高等的阶级,但这不等于是西方意义的中产阶级。

工业革命以来,工业技术带出了专业人士,从而产生了中产阶级。这也使马克思的三流理论破产了。因为马克思认为,将来的世界就是无产阶级与资本家阶级之间的直接冲突。他没有想到,因工业革命中的技术而产生的专业人员能够成立起中产阶级。

但是,西方19世纪中产阶级的壮大是跟其人权和民主的不断发展成熟同步的。西方在19世纪初以来,随着工业革命蓬勃发展,火车、蒸汽机、柴油机等发明之后,马上就有解放黑奴的运动。东印度公司由于贩卖黑奴,受到英国中产阶级的道德批判。所以英国在19世纪就有自由党,美国也有了民主党。这些党派都是中产阶级的利益代表。

真正的中产阶级不是用钱来衡量的,它有一套价值观。他们早就意识到,人权、民主和自由是非常珍贵的。而且,西方19世纪的中产阶级已经能够主动关怀下层阶级。100年前的查理·卓别林,虽然贫民窟出身,但因其才华而成了出色的喜剧演员,闯荡好莱坞赚了很多钱,但实际上他还是个中产阶级。他拍的《城市之光》、《摩登时代》都是关怀贫穷阶级的。这才叫中产阶级。

2016年4月16日,在瑞士科韦尔河畔的互动博物馆展示了查理·卓别林的屏幕
2016年4月16日,在瑞士科韦尔河畔的互动博物馆展示了查理·卓别林的屏幕

但中国没有这种中产阶级,中国的是“中等收入阶级”,说来说去就是“岁月静好”,我过好自己的日子,买两辆汽车,养条小狗拍些可爱的视频。这种所谓的中产阶级早晚也会成为待宰的猪羊,因为中国没有补上欧洲或西方19世纪工业革命以来民主和人权的觉醒。

陶杰:中产阶级只有关怀和解救全人类才能救中产阶级自己

陶杰表示,我们也可以问问李洪元之流,你在华为干了这么多年,是不是也在帮助中共的统治阶级开发人脸识别这类入侵个人隐私的系统?你本来也就是它内部机器的一颗螺丝钉。如果你是真正的中产阶级,你必然会有种常识推论,思考自己研发这个工具,到底是为怎样的政府或政权服务。

第二,欧洲中产阶级从19世纪一路走来,确实有很高的自觉性。就借用马克思的话,无产阶级只有先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无产阶级自己。我们可以给这句话换一个主语,中产阶级只有关怀和解救全人类,最后才能解救中产阶级自己。欧洲的中产阶级在佐拉、巴尔扎克和雨果的时代早就有这种意识,在中国没有。

陈破空:严密控制下民意都能大反转,当局措手不及,只能猛删帖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指出,在中共控制所有媒体和信息频道的情况下,仅仅一年时间,对于华为和孟晚舟,中国民意就出现如此惊人的逆转。

去年孟晚舟被捕,华为面临美国或国际打压时,中共的煽动很见效,华为自己的申辩也很见效,当时国内很多被洗脑的民众都以爱国主义为口号群起捍卫华为,把孟晚舟塑造为英雄,把华为塑造为爱国主义的品牌,给人同仇敌忾的感觉。没想到,在中共的互联网封锁没有松动一丝一毫的情况下,仅一年后,网友们面对孟晚舟的“鸡汤文”和李洪元251天黑狱生活的爆料,都炸了锅。

这其实是个非常自然的过程,这就是民意的爆发。在一党专政的严密控制下,民意都能如此反转,更不用说如果是个正常国家、正常社会,如果有新闻自由的话,民意会如何汹涌澎湃了。所以当局显然大吃一惊、措手不及,就开始猛烈删帖。

陈破空:让一个人白白失去251天自由而不受追究,民意沸腾很自然

陈破空表示,中国国内有个网站上有这样一种说法,说中国民众对技术进步的渴望和对法治进步的渴望同样重要,对技术进步的渴望不能代替对法治进步的渴望,当两者发生冲突时,后者是人民的选择。同样,据此我们可以推演一句话,中国人民对经济发展的渴望和对民主发展的渴望,这两者发生冲突时,人民绝对不会放弃对民主发展的渴望。

即便是在中共的洗脑之下,人民对于一些基本事实还是可以做比较,作出判断。这次李洪元事件引出的更多华为黑幕,让人民很气愤和反感。比如有网友就说,你可能也会成为李洪元,但你永远不可能成为孟晚舟。也有人说,孟晚舟在千万豪宅里谈大雪纷飞,而李洪元在阴冷的看守所谈四季如春。

另外,李洪元出来后的要求是要和任正非对话,而华为则不予理睬。目前为止,华为还未说声抱歉,还未有赔偿,而且它触犯的刑事犯罪也还没有追究,华为的诬告罪到底要如何处理?难道一个人白白失去251天自由的事不该追究吗?所以,这次的民意沸腾也是很自然的事。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12月6日《焦点对话》完整版视频

==========================================

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

YouTube视频:华为521,官方态度反复有玄机?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 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