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7 2020年1月26日 星期日

海峡论谈:台湾大选之中国与美国因素


海峡论谈:台湾大选之中国与美国因素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4:21 0:00

海峡论谈:台湾大选之中国与美国因素

台湾总统大选倒计时最后一个月。民调结果显示,民进党蔡英文以两位数的大幅度领先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有分析认为,北京因素是此次台湾选战的关键之一。有美国众议员认为,台湾总统选举是对中国政府态度的一次公投。 台湾选举是否有所谓“外部势力”介入或干涉? 候选人或其代表访美“面试”的做,法是否说明华盛顿因素不容小觑?台湾选举为何常常试图规避北京因素,而对华盛顿因素则津津乐道?

海峡论谈:台湾大选之中国与美国因素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4:21 0:00

台湾选举到底有没有所谓的“外部势力”介入? 很多人说访美变成了一种“面试”,台湾总统能不能当选,一部份也看美国挺不挺,这是事实吗? 如果是事实,岂不也像所谓的外国势力干预他国内政? 何况还是总统大选?

王维正: 这个问题大家都感到关心和有趣。我曾经在很多场合都讲过这样一个观点,就是很少有哪个国家的选举纯粹是内政事务会引起这么多大国的关心,这也显现了台湾在地缘政治上特殊的处境,因为台湾是美中关系中间很重要的一环。除了台湾的民主是否能够深化,能够成为华人世界的明灯之外,还牵涉到了主要外国,比如美国和中国大陆,他们的利益。至于是否有美国和中国大陆的因素,我觉得感觉上好像是有,但是作为一个政治科学家来讲,这个东西的问题是怎样去量化,证明有或没有。根据我跟华府的人士互动的了解,美国政府其实对于台湾总统谁胜选,并没有特殊的好恶,但他们比较关心的是总统当选人的政策。所谓的政策就是两岸的政策或是美中台的政策,是否会影响到美国的利益。如果说是太激进了,或是太针对了,对大陆对美国都不好,所以必须了解候选人在两岸事务上的主张和做法。2011年当蔡英文还是民进党总统候选人的时候,她到美国访问,跟美国国安高层官员见面,给他们得到的印象就是蔡英文那时候对两岸事务的陈述无法获得美国的关心。在外交上非常不寻常的是,透过放风的方式在《金融时报》上写出这样一个报道,很多分析人士认为对于小英的选情有不利的影响。所以2012年的选举最后就变成让台湾的选民感觉美国很关心哪一个总统会带领台湾保持跟大陆比较稳定的关系,这样从而也会稳定美国中间的利益。2016年台湾总统大选,国民党的总统候选人并没有到美国来,现在2020年,韩国瑜也并没有到美国来。所以可能这方面的美国因素是否透过过去这样一个蔑视的过程,来向台湾的选民做间接的表达,就值得观察了。外来因素是有的,但是很难量化也很难证明它的存在。

如果说美国占台湾选举很大部份,那么为什么选举不避开美国因素而要避开中国因素? 只是因为美国挺台湾,或是美国同样为民主自由国家?

范世平: 台湾这个社会总体来讲是对美国相对有好感的社会,台湾社会反美的声音非常有限。因为从1949年以后蒋介石来到台湾,台湾跟美国就是军事上的合作关系,而且有邦交,一直到1979年。1979年之后台美断交了,台美关系曾经陷入低潮,但是我们看到这几年特别是特朗普总统上任以后,台美之间的合作越来越紧密。美国也推出了很多像《台湾旅行法》和《台北法案》,美国国会非常积极地友台,美国最近也售于台湾先进的武器,F-16V和M1A2的战车。另外就是台美在很多共同价值上有很多的合作,包含宗教人权和防范黑客入侵上。美国政府过去对台美的交流是比较避讳的,现在也都是很公开的,甚至军事上的交流,美国空军官校的空军学生还可以在毕业典礼上,在特朗普的面前挥舞着中华民国的国旗,或是我们的军人可以穿着正式的军服参加美国的演习,这在过去都没有的。我认为台美之间的关系交流,加上中共不断地对台湾文攻武吓,挖台湾的邦交国,美国在价值理念上我们是共同的民主自由,而且美国也提供台湾必要的防卫武器来对抗中共,避免被统一。这些都造成了台湾社会从历史上来讲就是一个亲美的社会。当美国对台湾的某个政治人物比较肯定的时候,台湾民众就会觉得这个人物是受到美国支持的,可能不是直接是间接的。但是如果某个政治人物受到中共支持的话,那反而会是一个负面标签了。

如果中国对台湾有敌意,为什么不回到以前“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三不政策? 这样子做是否实际? 为什么每到选举就开始打统独牌、认同牌与国族牌?

王维正: 两岸从不接触到现在的情况,已经是不可同日而语了。1979年在两岸还没有正式接触之前,彼此之间的贸易几乎是零,也不能直接到大陆去。那么现在的话,在任何一个时候,台湾在大陆的台商和他们的家人,可能有超过一百万的人以上,无论是直接贸易或是通过香港的间接贸易,中国大陆都是其最大的贸易伙伴。所以中国大陆的存在因素,对台湾来讲就是两难。基本上,中国大陆是台湾很重要的经济的因素,但也是对安全上对台湾来讲有敌意,也是最需要考虑的因素。过去蒋经国所谓的“三不”政策,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或许可以用,但是现在不管是任何一个政党上台,民进党也好国民党也好,都必须要跟中国大陆政府维持可以运作的所谓的“工作关系”,但是在同时要能够保障台湾的生存和发展,我觉得这是最大的两难。到选举的时候,是否中国牌就被某些政党特别是民进党拿来用,这个也是很难免的。经过这次选举,北京政府似乎发现他所有的作为如果不小心的话,可能对台湾的选民适得其反。台湾的选民基本上是相当的理智,他们对两岸之间基本的要求就是不要走太快,但是也不要走太慢,希望能够得到中国大陆给台湾经济的利益,但是绝对要保护住台湾的安全跟主权。

为什么不全面断绝台湾与中国的往来? 反正大陆任何两岸举措,现在也没在管台湾民心,两年失去五个邦交国。 所谓的“护主权”只是在台湾内部说说而已的吗?

范世平:台湾民众对于两岸关系是相当务实的。想跟大陆维持好的经贸关系,但是也不能威胁台湾的主权。操纵“亡国感”的原因何在,我认为跟习近平今年一月做“一国两制,台湾方案”这个关系很密切,在台湾看到香港的“反送中”游行。所谓的“亡国感”,马英九和很多台湾的领导人说没有,但是如果没有的话又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响?台湾有个杂志叫《远见》杂志,是比较亲蓝的,它做的民调很有意思,就是台湾人对于国民党和民进党的好感度,民进党是33%,而国民党只有18%。可是在一月,国民党是32%,民进党只有20%。也就是经过了将近11个月,民进党的好感度增加了13.5%,国民党是掉了14%,这就差距了27%。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年初的时候大家喜欢国民党,年末的时候大家欣赏的是民进党,我觉得就是刚才讲过的习近平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国民党的反映太过软弱了,蔡英文是强硬反映,辣台妹捡到枪。加上三月份韩国瑜去了香港中联办,6月9号香港的反送中运动,蔡政府是支持的,而国民党态度是暧昧的。再看到了国民党提名的不分区里面第四名是吴斯怀,他在中国大陆进了人民大会堂,在里面肃立聆听义勇军进行曲,还听了习近平的训话,是一个退役中将。大家觉得说,他这是有失武德,不应该立场敌我不分。国民党提名的不分区第二名叶毓兰,这两位都是稳当选的。叶毓兰在2016年是被新党提名不分区第一名,而她新党是支持一国两制的。所以这些让大家对国民党产生了很大的失望,反而认为民进党可以捍卫主权,可以捍卫台湾的自由,国民党在这个立场上似乎不够强硬。

更多精彩评论,请看海峡论谈12/15完整版

脸书论坛

VOA卫视热点视频

焦点对话 (完整版) (2020年1月24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59:30 0:00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VOA卫视最新视频

VOA连线(莫雨):美国确诊第二例新冠状病毒感染者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59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