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 2020年1月19日 星期日

海峡论谈:难民法在台湾引震荡


海峡论谈:难民法在台湾引震荡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8:24 0:00

海峡论谈:难民法在台湾引震荡

香港大专学界代表不久前访问台湾,请求台湾加快通过难民法,就接纳香港难民做出制度性安排。台湾有立委呼吁,希望台湾政府尽快落实难民法、修订港澳条例,为香港人提供帮助。早些时候,香港学生有批评说:台湾民进党是“拿香港人鲜血换选票”,利用香港情势,鼓吹中共威胁,为自己拉选票。台湾有立委也以此敦促蔡英文说,民进党从香港“捡到枪”,而坐拥选举红利之外,应有更积极的行政作为来帮助香港。蔡英文政府曾在九月份表态,否定了通过难民法来帮助港人的可能性。

海峡论谈:难民法在台湾引震荡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8:24 0:00

拿香港人鲜血换选票”,言下之意就是利用香港情势,鼓吹中共威胁,拉抬本身选情。 虽然方仲贤后来道歉了,但先前的发言也难免代表一种发泄的情绪,您如何评论这样的发言?

王维正 :这个评论应该从两个层面来看,一个就是台湾,中华民国作为一个高度发达的国家,注重人权是否已经到了应该有一个难民法这样的问题,答案当然是,以台湾经济发展程度和对人权的重视,跟美国或西欧国家来相比,在道德上也是站立一个制高点,难民法在全国应该好好讨论一下。二,在这个时机,香港发生了六个月的抗议和暴力冲突之后宣布这个法,我觉得是不是有急切的必要,也难过民进党先前提出了对香港局势的立场之后,有些香港民众会觉得没有地方要去的情况下,到台湾来,为什么这个时候台湾不赶快定一个法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台湾跟其他国家比较起来,要制定一个难民法可能碰到一个特别的问题,通常西方国家要制定难民法完全从一个人道的角度出发,对台湾来讲要考虑的是中共,如果需要台湾难民法来保障的多半是中共政权不喜欢的人,比如西藏的难民,维吾尔的难民,香港的人士等等。所以台湾不管是国民党执政还是民进党执政都要做对每一个难民申请在海峡两岸中间的考虑。过去国民党政府是这样子,现在民进党政府高喊民权也免不了这样一个考虑。

在香港示威期间,台湾,特别是民进党,不断说要撑香港,但有什么具体行动才代表是撑香港?不立难民法就代表对香港关注度不够吗?

范世平:刚才有提到蔡英文政府是利用了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来拥有选举红利的这位是香港浸会大学的学生和会长方仲贤,他在脸书上做了一个这样的批评,他在上个礼拜四,十二月十二号来了台北,协同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代表团的发言人张坤阳,他们一起来到台湾共同召开记者会表达他们根本的意思不是在批评台湾政府,他们希望台湾能够提供更多香港的援助,也认为很多媒体对他在脸书上的发言有误导,在此做澄清,也表法对台湾的感谢,也是希望大家不要以讹传讹。根据我们目前的香港关系条例,它是我们大陆委员会所拟定,经过立法所通过的这个条例,在十八条有明文的规定,对于因为政治因素而导致安全跟自由受到有紧急危害的香港和澳门的居民,中华民国政府可以提供必要的援助,这个援助就包含他们在台湾的生活,收容和避难,后来根据这个条例第二十五条,针对这个状况,行政院可以进行专案来处理,行政院可以针对特殊的情况做特殊的处理,从港澳关系条例里面有名额规定,从目前来看法律上是有针对难民法的有做规范,只是有关收容的申请的程序或者是标准或者是审查的制度,目前看起来是比较缺乏的,这点看起来陆委会已经提到了,未来要根据港澳关系条例第18条的内容来进行规划,让具体的申请的手续,程序和方法让一个规定更加常态化,更加的制度化,因为目前港澳关系条例虽然有规定,但是具体的实施做法没有出来,这样变得让人认为是否在黑箱作业,不公开透明或者没有保障,我觉得未来往这个方向来走势比较好的。反送中运动中共所指控的就是台湾在背后煽风点火,跟美国在一起制造香港的学生上街头的情绪,另外,从去年六月份我们住香港的代表的前任已经任期结束,本来是有卢长水先生来接任,但是香港政府一直不愿意给他工作签证。7月份我们住澳门的代表也面临退休回到台湾,澳门也不让我们再派代表过去了,中国如果不断的再拿我们的难民法来做文章的话,我认为我们驻澳门和香港的代表处可能都有被迫关门的可能,这样对我们台港之间的关系是不利的,中共是有可能拿这个来做文章,在这个时候不必要透过难民法来刺激中共,可能会造成我们驻港代表处被迫关门,可能对香港人来讲可能是更大的损失,我们要务实,目前的法律可以做到相关的情况下,增加新的难民法可能会增加新的不必要的效果。

相对于美国立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与《香港保护法》两项法案,而且特朗普不顾北京反对地签署了;台湾屡屡说“不顾北京反对”,台湾为什么不能以任何具体的措施,更有力地撑香港的民主?

王维正:虽然现在港澳关系条例第十八条有这样一个法律的架构,但是这里我有不同的看法,因为那个是特别法,而且是在特别的时间针对特定的对象来做处理反而是对两岸关系雪上加霜。但是如果把难民法当作一个普遍的法案来处理,将来来台湾除了港澳特殊急难的人士之外。如果有难民法,可以对全世界各地有急难要求的人士做处理,所以台湾可以作为一个重视人权的国家,比如像阿富汗,伊拉克,非洲等的难民如果到台湾来的话,也可以作为一个普遍的法案来处理,对中共的针对性也不会那么强。这个东西台湾是不是早就应该有了,所以遇到送中条例的时候,就有一个法律的架构来执行,还是现在针对香港的情势做一个特别有针对性的声明,甚至于像有些人讲的那样对选情有所帮助。台湾作为一个高度注重人权的国家和一个多元的社会,一方面可能还没有准备好,比如吸纳一些索玛利亚难民人的话,台湾社会是否有这样一个共识。

“关心而不介入”,这样的态度引发批评,您如何看待蔡总统这样的态度?

范世平:台湾作为一个世界公民,如果别的国家难民来,有希望进行难民收容的话,台湾是否准备好了。我觉得,的确,我们如果要把台湾提高它在国际上的能见度,难民法未来是长期的努力方向,台湾在国际上好像是没有什么地位,很多人往往也是妄自菲薄,觉得我们在世界上好像一直被打压,如何提供别人协助呢?其实我觉得这种说法也太小看了自己,小看了台湾在世界上应该担负的责任,我们是应该做更多的事情,包括台湾的慈善团体,慈济功德会等等在国际上都有很重要的角色,所以我认为长期来讲,这个问题是可以持续讨论的。在这个比较敏感的时期提难民法,我觉得中共会认为有针对性,他可能会采取一些报复的作为,所以我觉得这个时间也不太适合,长期来讲台湾社会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胸襟去接纳更多的难民,我认为台湾是一个非常有爱心的社会,对弱势者是非常同情的,而且我们在性别平等,同志婚姻这一块都在亚洲走在前茅的,我认为台湾民众现在只是不知道自己有这个能力,绝对是很乐意来提供在世界上受到灾难或者灾害的人,伸出援手,全世界很多人都认同台湾的热心好施。长期来讲,我赞成王教授的观点我们应该共同来努力。这对提升台湾在国际的能见度也是有帮助的。

至于刚才提到蔡英文的态度,台湾处在美中台港四边非常特殊的角色,中共是一直想把香港的反送中问题推给境外势力,包含1989年六四事件一样是说是国外势力的介入,甚至他不惜用这些罪名扣给他自己国家的人民,一个国家的政府不去照顾自己国家的人民反而各种说他跟境外势力勾结等等的罪行而进行政治迫害,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悲哀的政府,很不幸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一向如此,这个时候我们对香港民众的协助,表面上来看政府是表达口头上的支持,包含陆委会,包含蔡英文,包含民进党的主席都是这样的,但是我们尽量是有民间社团来参与,避免戴帽子。前一阵子台湾募集了非常多的安全帽送到香港去,大家都有目共睹的,我们也提供了各种资源和民间演唱会,作曲,甚至台港两地的互相合作,我们从香港民众的反应也都给予很多肯定,政府在第二线,有民间,非政府组织和宗教团体,最近很多香港的学生透过长老教会,通过很多模式,甚至是渔船来到台湾来避难,台湾变成是这些香港学生的庇护港,很多的香港大学生都转学到台湾,台湾也有好几所大学给他们特别的管道入学,这都是由政府,教育部来做的,我觉得现在政府和民间共同协助香港,达到效果还是最重要的。

更多精彩评论,请看海峡论谈12/15完整版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20年1月18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