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5 2019年2月22日 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 特朗普国情咨文,提点中国哪些事?


时事大家谈: 特朗普国情咨文,提点中国哪些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6:13 0:00

时事大家谈: 特朗普国情咨文,提点中国哪些事?

特朗普总统星期二发表任内第二次国情咨文演说,其中几次提及中国。在贸易方面他指出,“美中要达成新贸易协议,必须包括中国真正的、结构性的改革”;在军事上,特朗普总统称,“美国别无选择退出中导条约,希望未来将中国和其他国家纳入新协议”;在外交方面,特朗普总统提到两个与中国有密切联系的国家,朝鲜和委内瑞拉。他谈到委内瑞拉社会主义政策的失败,誓言美国会坚持自由,永远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并宣布这个月底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二次会谈。中国对此有什么样的反应?如何解读特朗普的最新发言?在特朗普的“大胆新外交政策”下,美中关系将如何翻转?

嘉宾:美国绮色佳大学文理学院院长王维正;独立时评人,自媒体《小民之心》主持人小民

时事大家谈: 特朗普国情咨文,提点中国哪些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6:13 0:00

小民:特朗普讲话表明结构性改革也是美国不可退让的底线

自媒体“小民之心”主持人、独立评论人小民表示,结构性改革一直都是中共不可退让的底线,而特朗普的这次讲话就是告诉各界,中国的结构性改革极为重要,这也是美国不可退让的底线。目前中美贸易不平衡只是表象,根本问题在于中国对世贸规则的不尊重,对知识产权的不尊重,和它对国企的特殊政策。这些问题不解决,中美间不可能实现真正的贸易平衡。特朗普这次重申结构性改革问题,一是向各方澄清美国政府的立场;二是为打消中共在这个问题上的幻想。尽管特朗普政府正面临巨大压力,但他们不会为达成协议而达成协议。

小民:西方国家的社会主义与共产党独裁的社会主义有本质区别

小民认为,目前部分美国人向往的社会主义不是中共极权下的这种社会主义,而是北欧或西欧部分国家实施的社会主义。欧洲各国都出现过或仍存在大型的社会主义色彩的政党,但美国从没有过。这与美国独特的历史有关,传统上,美国是个移民国家,强调自我奋斗,个人主义盛行,这实际上成了对社会主义的一个“抗体”。美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可以遏制中共扩张的国际力量,美国的选择不仅关系到美国人民,也关系到世界人民,特别是中国人民。这或许是中国民众关注美国的重要原因之一。当然,纵使美国实施一些社会主义的政策,在美国现有的宪法框架下,肯定不会出现一党专政,也不可能出现对私人财产的公然剥夺。就这点来说,西方国家的社会主义概念与奉行无产阶级专政、共产党独裁的社会主义有本质区别。从福利制度的角度考虑,美国比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更像社会主义。

小民:中国空军实力远不如美国,高度依赖中程导弹

小民表示,《中导条约》最初签订时,中国的导弹问题还无足轻重,所以当时美俄达成协议就能为世界和平带来很多希望。但今天情况已发生根本性变化,中共已成为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而《中导条约》对中国没有任何约束,只束缚了美国自己的手脚,这当然对美国极为不利。每次中共阅兵,最引人注目的武器就是所谓的“打航母的杀手锏”——中程导弹。所以中共当然不希望有新的中导条约。中共目前在空军作战实力上还与美国有很大差距,所以它很依赖自己的中程导弹。这种情况下,它绝不会希望自己在这方面受到限制,所以,《中导条约》重新签订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王维正:官员们先谈好了,双方元首才会见面

美国琦色佳大学文理学院院长王维正认为,目前中美贸易谈判真正开始进入最困难阶段。特朗普表示贸易谈判最后要双方元首说了算,这一点上他的个性倒是和习近平很像。但我们要考虑他们为何要见?如果下面的官员都谈好了,那最后元首去相机面前收割成果挺好的。但若下面的官员都还没谈好,然后希望双方元首能把杯言欢,那不太可能。所以我认为更有可能的是双方在3月1号前达成一些协议,如果双方气氛好的话,再延迟一段时间也不是没可能,因为跟中国的谈判是特朗普与所有国家谈判中最困难的一个谈判。

王维正:两种制度的对抗是将来人类文明发展的轨迹

王维正表示,社会主义是人类近代意识形态中有最多不同定义的名词。中国现在实行的被叫作社会主义,瑞典、挪威这些国家实行的也叫社会主义,但它们是“民主社会主义”。一般美国人印象中的社会主义是指政府介入很多经济、个人事务,所以很多人对社会主义有比较负面的印象。这次特朗普说“美国永远不可能成为社会主义国家”有两个用意。第一是针对委内瑞拉,然后指桑骂槐指责中共。第二是针对民主党人。近年来美国出现若干政策上有社会主义倾向的民主党人,比如他们提倡免费教育、全民健保等等,这些很吸引人。特朗普这次是向这些有社会主义倾向的美国政客表明要划清界限。因为共和党向来提倡“小政府”和减税。目前中美最大的矛盾是权力、经济和意识形态的对抗,但当中最重要的是制度的不同。这两种制度的对抗是将来人类文明发展的轨迹。

王维正:与中国进行意识形态对抗,特朗普需借鉴冷战成功经验

王维正表示,特朗普只说美国自己不会成为像委内瑞拉那样的国家还不够,还得回到道德制高点上来说明为何我们的制度是最好的,然后全世界的人如果愿意,他们也可以享有更多自由。去年10月彭斯副总统在哈德逊研究所的讲话更有可能达到当年里根总统喊话苏联戈尔巴乔夫的效果。美国和很多西方国家现在开始慢慢觉醒,中国强大后会向西方输出自己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它会利用西方是开放社会的特点施展自己的硬实力。既然很多人用“冷战”形容现在的中美关系,那么当年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之所以最后赢得冷战,主要就是因为外交结盟、军事部署、经济合作和意识形态上的决不妥协。希望特朗普总统能在这些方面逐渐形成一个完整的构述。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2/7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 特朗普国情咨文,提点中国哪些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