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9 2020年7月6日 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媒体战严重升级,美中距离冷战还有多远?


时事大家谈:媒体战严重升级,美中距离冷战还有多远?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5:53 0:00

时事大家谈:媒体战严重升级,美中距离冷战还有多远?

美国国务院宣布大幅度削减中国5家国营媒体在美国的中国籍员工人数,由目前总数160人降到100人。此前中国当局以“亚洲病夫”的评论为名,驱赶了三名《华尔街日报》记者,而观察人士普遍认为,北京驱逐美国记者的真正原因是华盛顿宣布把五个由政府控制的中国新闻机构视为外国政府职能部门。

国际保护记者组织担心美中出现危险的循环报复,称这种对抗威胁两国的信息自由流动。

美国一位共和党参议员宣称,无论是否承认,美中已进入新冷战。目前美中记者在各自国家的人数和从业环境的不对等究竟有多严重?美国应不应该针对中国媒体强势出手?目前美中美中关系交恶距离新冷战还有多远?

美国联邦参议员斯科特2020年2月28日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说
美国联邦参议员斯科特2020年2月28日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说

嘉宾:旅德资深时事评论作家长平;美国乔治亚理工大学教授王飞凌

时事大家谈:媒体战严重升级,美中距离冷战还有多远?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5:53 0:00

表面上看是一个具体的冲突,在背后可能是美国对中国记者身份的认定

旅德资深时事评论作家长平表示,这表面上看是一个具体的冲突,但是它的意义可能远远大过一起具体的冲突。首先两边看起来是一个对等的冲突行为,而且美国驱赶记者的人数要远远多过中国。但是从媒体业务的角度看,美国驱逐的这些人员,不是或者不全是新闻记者。

中国驱赶的三名《华尔街日报》记者,他们是真正的记者,这是第一个很不对等的地方;其次它的事件原因远远大过这次冲突。它在背后可能是美国对中国记者身份的认定。

这些机构它们是中共的重要代理机构,所从事的大部分工作不是真正的媒体报道

长平表示,这些机构是中共的重要代理机构,所从事的大部分工作不是真正的媒体报道,虽然它们也写大量的稿子,也翻译新华社稿子给国外的媒体使用。但根据其多年的国外媒体行业经验判断,读者愿意看的国际新闻的稿子基本都不是来自这些人的手中。

这些人有时候也做一些国际新闻,但无论是观念还是能力都不是媒体专业、新闻专业的,他们的采访能力是有限的。很多时候他们会做一些翻译稿,他们在纽约的办公室翻译美国媒体的新闻稿,跟其他媒体同行,坐在北京、上海、广东办公室的同行是没有什么差别的。所以中共从来不多或者不少这些新闻从业人员,但是它多了一些别的工作的从业人员,比如间谍啊什么,但是这块他会受损失。

外媒记者的助手或研究员被国安约谈,其中甚至有人事实上已经成为国安的线人

长平讲了一段大概10年前在中国的经历,以及这之后对中国媒体的了解。他说,在中国的外国记者大多数都会找一个中国助手,其实就是中国的同行记者,但是中国的政策不允许中国人给外国媒体当记者,所以他们就以研究员或者助理的身份存在。他接触过几乎所有的重要的外国媒体在中国的记者,要么是直接接触记者本人,要么是认识他们的助手。

在他认识的这些人当中,基本上都有过被国安找过的经历。其中有些人被国安约谈,甚至事实上已经成为国安的线人。他们的雇佣者也知道这个情况,他们会定期地给国安汇报情况。当然他们也认为这是工作的一部分。

王飞凌教授认为,美国国务院宣布大幅削减中国5家官方媒体在美国的中国籍员工人数这一举措对于中国对美国的新闻报道影响“微乎其微”,但这一举动具有重大意义。

他认为,这表明美国的对华政策已经进入了“全新的阶段”。他认为,中国过去曾多次驱逐美国记者,但美国基本上都没有对等回应,而这一次美国果断地实施了对等措施,说明美国已经逐渐采取了“以牙还牙”的新策略。他还认为,美国已经逐步认识到在与中国深层的战略竞争中如采取这样的手段将会非常有效。

王飞凌教授还强调,他认为美国此举“显然不是要限制中国对美国的新闻报道”。他说:“恰恰相反,美国一直主张中国应该对美国全面报道,全面、公开地向中国老百姓传达在美国发生的事情。但现在的问题是,驱逐这几十个人,甚至驱逐两千多人对中国对美国的新闻报道其实是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个是一个象征性的行为,后果也很微弱。但是象征性意义、教育意义会比较大。”

此外在谈到美国国内有人对华盛顿的这种做法表示异议,担心美国奉行的新闻自由原则可能遭到破坏这一问题时,王飞凌表示,在美国各种声音都会有,政府的任何举动“没有批评意见的几乎没有”。

他认为,这一举措引发异议完全正常,但在他看来,这些异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些“过度担心”。他认为造成这种过度担心是出于几种可能性:一是一些人权组织或记者行业组织具有一种对于任何可能影响新闻自由的举措都感到警惕的本能,或者说这是这些组织的职责所在;二是一些人确实不了解中国的情况,本着一种“理想主义的良好愿望”,觉得应该怀着一种“高姿态”对待中国,认为中国就会予以同样的回应;三是考虑到中国的“大外宣”在美国多年的巨大投入,在美国有一些“说同情话”的人“也不奇怪”,其中有些人可能也是出于既得利益。

王飞凌教授认为,虽然美国几乎所有的政策都有反对意见,但在这个问题上“大部分美国人还是基本上能够看清事实真相的”。

当谈及美中战略竞争的话题时,王飞凌教授表示美中战略对抗只有四种可能的结局,新式冷战可能还算较好的选项。

他说:“我觉得大部分人都不愿意看到那种旧式的、全面脱钩的中美全面对抗乃至于热战这么一个局面。但是从对深层分析、价值观念和政治制度的不同的分析上来看,中美之间的战略对抗的结局无非有四种,这四种当中,可能冷战还不是最坏的选择。这四种选择就是:要么美国退让,要么中国改变自己的政策或自己的政体,要么就是来一场热战。和这三种可能性比的话,打一个冷战,或者说比较新式的、比较聪明的冷战,而不是像旧式那种全面对抗的冷战的话,可能还是个很不坏的选择。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美之间现在一对一、你来我往未必是坏事,说不定还是个比较好的结局。”

他认为,所谓的新冷战未必就是当年美苏冷战的重演,两国或许已经进入了新冷战,这场新冷战尚未到达全面脱轨的阶段,可能也不需要全面脱轨。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20年3月4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
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

YouTube视频:媒体战严重升级,美中距离冷战还有多远?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 http://bit.ly/VOAIO-youtube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