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9 2020年7月8日 星期三

时事大家谈:“港版国安法”出台 北京扼杀的不只是一国两制


时事大家谈:“港版国安法”出台 北京扼杀的不只是一国两制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时事大家谈:“港版国安法”出台 北京扼杀的不只是一国两制

中国官媒新华社日前公布了香港特区国安法草案的主要内容。根据该草案,香港将设立一个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会主席由特首担任,但委员会顾问由北京指派。草案还要求成立一个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对所谓“极少数案件”行使管辖权。此外,草案规定,如果香港本地法律与国安法不一致,则适用“港版国安法。”

分析认为,这部法律一旦生效,摧毁的不仅是北京承诺的一国两制,也包括香港的司法独立,进而威胁到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港版国安法”将给香港带来怎样的杀伤力?这部法律会给香港社会以及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带来怎样的冲击?北京为何不公布草案全文,是心虚还是故作强硬姿态?

北京通过黑箱操作不断挖空“一国两制”

时事大家谈:“港版国安法”出台 北京扼杀的不只是一国两制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认为,两者兼而有之。 如果说中共心虚,很多人可能不会相信,因为觉得中共现在好像非常强大,即使在这个疫情中,好象也能挺过来。但其实今天中国面对的危机是多重的。

夏明表示,中国政府担心,如果草案公布于众,香港作为利益相关者,一定会展开某种讨论,或者要对香港的有关人士进行某种咨询。北京的心虚就在于这种讨论或咨询可能变成一个政治化的过程,这让北京受不了,担心又会变成新危机的导火线。

但另一方面,夏明指出,北京觉得现在国际形势非常糟糕,他可以混水摸鱼。而且北京的长期做法基本上就是一种黑箱操作。夏明说,“在过去的近十年发展过程中,北京就想通过黑箱操作不断的挖空“一国两制”。所以他现在也有这个胆量认为,时机到了,可能它是要正式终结这个“一国两制”,这就是香港国安法的重要意义。”

草案内容矛盾,特区政府何来管辖权?

中共喉舌《环球时报》称,“《草案》内容充分体现出中央最大程度信任和依靠特区政府,最大程度保障香港人权法治,最大程度兼顾香港普通法系特点,最大限度保证法律有效实施,是冲击最小、收益最大的法律安排”。

对此,香港知名专栏作家陶杰不表认同。

陶杰指出,“首先我们看看,他会成立一个国家安全公署,这个是最高的。然后这个国安署下面才是香港特区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会有特首,政务司司长,就是总理二把手,财政司司长,还有什么保安局长,海关官署,海关入境处,成教处,连监狱的头头都进去。然后,这里头有个国安顾问,国安顾问就是国安署派进去的,是中国大陆的人。意味着这个架构就是他对林郑月娥整个班子不放心。而且,这个草案公布出来,他条文上有这个矛盾的地方。比方讲,草案第五段里面说,除特别情形外,香港特区政府对国安法是有管辖权,但是,什么叫特别情形呢?这个特别情形是大是小,是虚是实呢?第二,你如果说这个特区政府有管辖权,但是我们看另外一个段落就写着,国安署对香港实施这个国安法拥有这个监查、督导,还有就是协调、咨询还有情报收集种种方面。意思就是说,这个监查加督导,那等于是把整个特区政府都领导起来。所以特区政府何来这个管辖权呢?是没有的。所以,这个架构他本身就已经有一个矛盾。”

国安法比送中法更空泛 港人不可能接受

香港国安法内容出台,是否如外界基本预期,还是比预期更糟?

对此,陶杰表示:“这个草案并没有比我预期差,也没有比我预期好,应该就是说中共的思维就是这个样子。但是,我们要等到这个条文详细情况出来,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那个时候一出来它不容咨询,对不对?所以现在整个香港社会是非常反弹,非常反感的。因为比起去年的送中法案是由特区政府林郑她自己搞出来,里边罗列的三十多项比较具体的罪名,比方讲,在中国大陆犯罪,欺诈罪、性侵犯、骗钱,一条条讲出来的,也经过质询。尚且引起这么大的反弹,两百万人示威,再加上外国商会、领事馆一致反对。去年如此,今年这个国安法什么都不交代,就几条粗线,而且这个词汇还这么空泛,那香港人怎么会接受呢?香港的国际商会怎么会接受呢? 绝对不会接受的。尤其是,中共人大自己说的,把这个勾结外国势力干预香港特区政府,改成勾结外国势力危害国家安全,那明显就是指香港的这个《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或者几个非常活跃的民主派青年骨干,像黄之锋,他们曾经多次跑到美国,在美国国会或者会见美国高级官员,谈香港问题。一般认为是向美国政府要求制裁香港,或至少是制裁香港官员。那如果是这种行为,中国眼中就当作是看成是危害国家安全,勾结外国势力了。”

陶杰继续指出,“但是在香港的普通法不是这么推算的,普通法是一定要这样:如果黎智英、黄之锋跑到美国,跟美国副总统也好,国会也好,汇报了他们对香港民主进程不满意的看法,然后即使他们两人叫美国国会对香港予以制裁,这也不一定构成危害国家。为什么呢?因为你没有证据证明他们这些人见了美国国会或者官员以后,比方讲一星期或者一个月,美国国会就通过一条制裁法案,你不能具体证明是这两个香港人牵着美国国会的鼻子,教他怎么做的。有可能是巧合的。那如果你要证明这两个人勾结外国势力的话,这个勾结是要有具体证据的。”

北京担心美国对中国搞所谓颜色革命

6月17日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外事工作负责人杨洁篪在夏威夷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举行会晤。会谈一结束,北京就宣布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香港国安法草案。北京出台港版国安法与这次会谈有什么联系?是不是如外界所说两人的会谈破局?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认为,“这次会面并不是那么愉快。因为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中美关系本身就走上了非常危险的一个方向。两国不仅是在考虑是不是要全面对抗、全面脱钩,同时美国今天有各种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而且马上美国大选就要来的情况下,那么,中国政府显然在这里边起了很多作用。而中国政府呢,其实又很担心美国对中国搞所谓的颜色革命,和平演变。所以香港国安法很大的程度上也是针对西方国家或者美国对香港进行的影响。所以,我觉得国安法的出现,是两方当然都有关系,但是我觉得更多的是中国政府对他当下的政体安全和整个国家安全的一种估计。而这种估计跟我前面讲的就是有一种心虚,那么这是有关系的。”​

国安法就是一个“太上法”

在反送中运动一周年之际,北京现在推出了港版国安法。港人接下来会如何抗争?法律一旦开始落实后,港人还可以继续抗争吗?香港是否正迎来它的至暗时刻?

陶杰说:“不论将来的实行,是严还是松、是宽还是紧,总之这个国安法通过了就不是好事…..根据这个国安法可以无限期拘留,就说你还没审,人就抓进去,也没说抓到什么地方,可能即使是抓到香港的警署。而根据某一条 可以超过四十八小时,可以无限期。而根据香港现在普通法,你不管他犯什么罪,警察把你抓进去,一定要在四十八小时之内收集足够证据,然后把你起诉转接法庭。如果四十八小时内警察找不到证据就必须放人,或者是保释后查。就说叫你留个地址或者是给一千块,警告你,你不要离开香港,我还要查你。总之你得要放人。所以,这个国安法如与香港本地法律有抵触,就要以国安法为准。这个国安法就是一个凌驾于香港法律制度的一个太上法。所以,这个没什么好说的,对不对。这个比送中法还要厉害,送中法没有这种凌驾性。”

外界批评港版国安法不仅破坏“一国两制”,也损害香港司法独立地位,这也势必会影响到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北京为什么不在乎香港失去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角色?

北京在香港问题上不惜冒险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认为,中共之所以愿意这样做,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尽管当下它的经济已经出了大危机,今年的经济增长率,基本上已经放弃了追求……但即使是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在他要保什么底啦、保经济增长、保市场主体等等的压力下,他还要在香港问题上不惜冒这个险。

所以可想,他内心看到香港对其意识形态、政体和政治安全带来的威胁,远远超过香港的振兴经济或者经济上继续对外开放,或者给国际资本界建立信心的重要性。

==========================================
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

YouTube视频:“港版国安法”出台 北京扼杀的不只是一国两制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