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3 2021年2月28日 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拜登取代特朗普,习近平静观其变?


时事大家谈:拜登取代特朗普,习近平静观其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时事大家谈:拜登取代特朗普,习近平静观其变?

美国总统选举结果显示,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跨过270张选举人票的胜选门槛,击败共和党现任总统特朗普当选为第46任总统。但是激烈的选战使他必须严肃面对特朗普的政治遗产,对华政策就是其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

美国官员和多数观察人士都认为,追求公平对等的美中关系是两党共识,拜登实质性改变特朗普强硬对华政策的空间不大。

中国方面的态度体现在官员、媒体及学者的表态和分析之中:对拜登不抱幻想,不放弃努力,期待紧绷的美中关系至少有一个“喘息之机”。

北京如何面对华盛顿的权力交替,中方坚守“拒绝脱钩”会不会得到美国新政府的相应?

时事大家谈:拜登取代特朗普,习近平静观其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59 0:00

西密歇根州大学政治学教授王元纲不认为拜登上任会彻底改变美国对华政策。

王元纲说:“美中之间的战略竞争是一种国际政治的矛盾,结构性的问题,它不会因为领导人的改变而有所改变。为什么说是一种结构性问题,因为主要中国的崛起挑战到了美国的霸权,美国不会坐视不管的。而两国在东亚的战略目标是完全不一样的。中国是要富国强兵,在国际上追求权力,与美国并驾齐驱甚至超越美国。所以常常讲到中国梦实际上就是个强国梦。美国的战略目标是什么?它要维系它在东亚事务的主导地位,它要继续当它的第一名的地位。这种国际政治上权力转移的结构性矛盾,两国的关系绝对是竞争大于合作。”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表示,虽然对华政策的大方向不会彻底改变,但是拜登与特朗普的执政风格的确存在很大区别。

夏明说:“我不认为美国对华强硬是特朗普的遗产,其实在对华强硬的过程中,特朗普很多是对美国的国安和整个外交系统,甚至美国的智库和舆论在往前推着走的,所以在许多关键决策中你可以看到特朗普并不是领袖,特朗普更多是跟班。其实很多重大决策转换是在美国整个大的运作过程中显现出来的。当然作为特朗普和拜登根本的区别就在于,特朗普是一种进攻型的现实主义,他的所谓的‘实用主义外交’利用权力去打外交战争,确实让人们感到不可预测,让人捏一把汗。但是拜登应该是制度主义的自由主义者,拜登即使政策的内容不会发生急剧转变,但是整个行政的风格和方式会有变化。”

王元纲指出,美国从政府到民间,对中国采取较为强硬的政策已经形成共识,没有太多改变空间。

王元纲说:“美国国内两党已经对中国逐渐形成共识,他们对早期的对中国接触交往的政策已经感到失望了,认为是一种一厢情愿的想法,没有办法改变中国。 两党在国内的共识已经形成了,从美国国会对中国的态度,美国国会的两党最近对中国通过一些法案,像香港的问题、新疆的问题,基本上都是无异议通过。所以说这种共识是存在的。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美国的民意对中国也开始转变,十年前对中国的印象还是很正面的,今年做的民调有个叫PEW Global Research做的民调,今年美国民众对中国的负面观感达到历史性的新高,73%的美国民众对中国有负面观感。去年是60%,那已经很高了。两党之间加上美国国内民众对中国的态度也转向负面,所以说这种改善的空间并不是很大。”

中方曾对美中关系表示不放弃缓解的努力,可是拜登当选美国第46任总统已经过去几天了,中方还没有发出贺电,同时中共官媒对于美国国内选举进行片面报道,强调民主制度的缺失。

王元纲说: “那这次有道贺美国的几乎都是美国的民主盟邦,像英国、德国、加拿大。非民主的国家俄罗斯、中国,对美国完全没有道贺。它目前还是采取一种观望的态度。另外就是说。如果美国国内继续纷扰下去,实际上对中国是有利的。因为美国在国际上强调这种民主制度的优势。但是如果说美国国内选举的纷扰继续下去的话,反而凸显出民主制度的一些缺失,那对北京来讲是个利多。所以说对它来讲它可以再观察一下。”

夏明分析,中国政府现在有许多机会可以化解目前美中关系中的困境。

夏明说:“因为毕竟对美国来说,对于拜登新政府来说,面临的首要问题是疫情,然后是经济怎么振兴的问题,然后是怎么让美国国内的社会矛盾、种族冲突化解的问题。所以中国的问题当然是很重要,但不会是前三位的。北京这个时候如果能够保持一定的克制,给拜登政府一定的好意,我相信这是主动的最主要的一个做法。如果北京能够管控好目前国内失控的谣言和污蔑的话,我觉得可能是北京的一个主动。”

王元纲表示,中国可能会因美国总统换届获得很短的喘息机会,但是在涉及国际政治的结构性问题上,两国关系前景不容乐观。

王元纲说:“美中关系的基本主轴是竞争,这是不会变的,这是国际政治结构的一个问题。所以前景上不看好,所以中国要利用这个机会寻求最大公约数,比如双方可以合作的地方,像气候变迁、像这次全球新冠肺炎的问题,这些可以合作的地方应该要采取合作。但是竞争尤其是像军事、外交上,这基本是竞争的。这背后有个原因,除了刚才讲了机构的问题、权力转移的问题。但是我们另外要考虑的是双方的国内政治的因素。因为现在中国国内民族主义高涨,那领导者不可以对外示弱。如果他对美国示弱的话,这在国内是有一个成本存在的。另外中国的外交目前有人说是‘战狼式的外交’,这种战狼式的外交落人口实,那美国就说中国现在对外采取的就是这种侵略的态度,所以更需要围堵或者遏制中国。所以中国自己的做法也需要检讨。像中国在新疆和香港的做法也是落人口实,导致美国认为中国在侵犯人权,美国对中国的民意也就转向负面。”

本期时事大家谈完整版:拜登取代特朗普,习近平静观其变?

时事大家谈每星期一到四,星期六北京时间晚上九点播出,敬请收看。

==========================================
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