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06 2021年9月19日 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 习近平刮起“共同富裕”风暴,“三次分配”最令私企心惊?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刮起“共同富裕”风暴,“三次分配”最令私企心惊?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刮起“共同富裕”风暴,“三次分配”最令私企心惊?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正式推出酝酿已久的“共同富裕”规划,强调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全体人民的富裕,不是少数人的富裕。

习近平要求,要正确处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

观察人士分析,习近平强调共同富裕是对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思想的重大修正,也是中共经济改革和财富分配政策的一次重大转向。

共同富裕会不会最终回归中国共产党的建党初心?三次分配的制度性安排是不是杀富济贫式的社会财富再分配?已成惊弓之鸟的中国民营资本还有多少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此次中央财经工作会议仍强调,要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但是区别对待公有制和私有制,优待前者、歧视后者的制度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

观察人士注意到,在不断约谈具有垄断苗头的大型私有企业,私企大到一定程度就必须倒的同时,大型国有企业鞍山钢铁公司和本溪钢铁公司强强联合,创立了全球第三大粗钢生产联合集团。

时事大家谈: 习近平刮起“共同富裕”风暴,“三次分配”最令私企心惊?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59 0:00

托列多大学荣休经济学教授张欣认为,优待国企、歧视私企的经济发展计划必然会对经济造成负面冲击。

他说:“如果一方面是强调公有制为主体做大做强国企,合作化是方向,党管企业,就是朝毛的方向去走。还是说我们要搞现代企业制度,国企要改革成混合所有制,要遵循市场规律,企业要由企业家来管等等。这里就反映出两个方向。从领导人个人的讲话来讲,因为那时候就不单单是一个集体的综合的报道了,可以看到习近平总书记讲的大部分是前面的思路,李克强、刘鹤谈的是比较后面的说法。讲到国企和计划经济,经济理论和实践经验我们都看到了,这个非常简单,国有化和计划经济是失败的体制。我们记得在毛的时候,民不聊生。城市居民靠粮票布票勒紧肚子过日子。农村三年两头闹饥荒,国民经济是崩溃的。那是个均平的时代。国企现在的问题还是这样,基本上是亏本的。有个研究,国企如果去除所有的补贴和银行贷款,整体亏损严重更厉害。最近我们知道中石化、中石油本来就依靠垄断和国家减免资源税和银行优惠贷款等各项补贴,它们还要去亏,和其它国家的炼油成本比,它们要差很多。而盈利的那些非国有企业,比如阿里巴巴等等,它们现在要被强行地参与,党来管理。这个确实反应了对私企的歧视。这必然会对经济造成负面冲击。

共同富裕的规划中,最别出心裁、最令人狐疑的是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所谓“三次分配”方案,这也是最令民营资本胆战心惊之处。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所谓第三次分配就是指个人或企业出于自愿,把自己可支配收入的一部分捐赠出去用于慈善,而中国目前的做法一定会把自愿捐献变成强制性摊派,私企将面临慈善勒索。

他说:‘三次分配’的说法最早应该是来自于北大经济学教授厉以宁。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提出‘三次分配’这个概念。第一次、第二次大家都很熟悉,所谓第三次分配就是指个人或企业出于自愿,把自己可支配收入的一部分捐赠出去用于慈善。从而使收入比较高的人的资金流向收入比较低的人,来减缓贫富差距。按说通过捐款的方式缓和贫富差距在民主国家也是一个常见的事情。比如美国就有长期民间慈善捐款的传统。在美国也有政策法律鼓励民间捐款,比如捐款可以抵税等等。但是中国提出来就把它当成一个制度,这就变得很有些不一样了。因为捐款一个最根本的特点就是自愿而不是强制的。捐不捐在你,捐多少也在你,这跟税不一样。税是你必须要交的,交多少是有规定的。捐款最大特点就是自愿性。可是现在按照中国的搞法,我们可以想象到一定会把它变成一个强制性的东西。轻的时候可以造舆论,让不捐款的人很难堪、很丢脸;重的时候可以找名目给你按上个罪名,说你的收入是非法收入,让你倾家荡产。我们看到习近平话音未落,那边腾讯就捐出了500亿,几乎是它全年总利润。你说哪有捐款这么捐的?要出于自愿,没人会这么做的。捐这么多显然是非自愿的。它是破财免灾,它知道如果不捐这么多款会有更大的麻烦。有个笑话讲,募捐的秘诀,第一面带笑容,第二腰间别把枪。所以在中国历史上就有这种情况,所谓苛捐杂税。什么叫苛捐杂税呢?就是在明文规定的那些税之外还巧立名目找很多税。另外‘捐’明明是要自愿的,结果变成强制性的摊派。这是大家最关心的一点。”

有人把中共的第三次分配的所谓制度性安排被许多观察人士看作是中共杀富济贫之举。托列多大学荣休经济学教授张欣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达到共同富裕。

他说:问题不在共同富裕的口号,问题是如何达到共同富裕。用当年毛泽东的共产主义路线还是走欧洲富裕国家的道路。我想关键看怎么对待所有制,和什么是最终目标?是强调公有制为主,还是强调私有制、民营企业为主?最终目标是消灭资本主义、实现共产主义,还是由市场经济建设资本主义体制?这是毛路线和西方福利社会根本区别。”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习近平推出“共同富裕”的方将对中国经济产生比较深远的影响,特别是对中国的民营经济。

他说:“我想习近平现在提出这个方案是两条。一个是他打压民营经济的一个组成部分;另外是对付眼前的一些经济困难。因为现在天灾人祸还有疫情造成问题,所以中国经济遇到困难。穷人成了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很多刚刚爬上贫困线的又掉下去了。所以政府急需一大笔钱来补贴穷人。可是政府又不肯花自己的私房钱,所以看准了民营经济,在志自愿捐献的名义下迫使民营企业多交钱。短期看对一些穷人是有利的,但是因为严重挫伤了民营企业家的生产积极性,所以长期看来对他们反而是不利的。”

(美国之音记者尹暄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期时事大家谈节目完整版:习近平刮起“共同富裕”风暴,“三次分配”最令私企心惊?

时事大家谈每星期一到四,星期六北京时间晚上九点播出,敬请收看。

==========================================
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