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53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时事大家谈:为何闻到‘清甜’空气,小粉红玻璃心碎满地?


马里兰大学学生,来自中国昆明的杨舒平,被选为学生代表在5月21号的毕业典礼上致词。她在致词当中用“清甜、新鲜、奢侈十足”等词形容美国的空气,并且提到美国的学术跟言论自由,对比她在中国受的教育。她的致词引发中国留学生的批评,最终导致她在微博上道歉,并说“热爱祖国和家乡”等。杨舒平的言论为何受到批评?过去如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邀请达赖喇嘛演讲被中国留学生抗议,还有澳洲悉尼大学助教吴维的言论被批评是“辱华”,这席卷全球的小粉红现象,又将对西方学术界产生何种影响?

杨舒平的“空气清甜”是隐喻

杨舒平的致词,以美国的清新空气开场,讲到她不需要戴面罩,但随即她说 “我感到自由“(I feel free)、“不再被压迫”(no more suppressions),“每一口呼吸都令人喜悦”(every breath is a delight)。加上她之后讲的,在马里兰大学学习的经验,也是自由,包括“言论自由的新鲜空气”(fresh air of free speech),之后也说到“民主与言论自由不应该被视为理所当然”,“自由就是氧气”。

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表示,中国近几年的政治生态越来越恶化,特别是对言论自由的收紧。杨舒平的演讲重点在于中美之间‘精神空气’的区别,却被攻击她的人转移了焦点。陈奎德说:“杨同学的演讲从自然的空气过渡到精神的空气,主要重点是中国和世界之间的精神空气的差别,特别是美国,她在马里兰大学读书所感受到的精神空气,重点不在于自然空气,围攻她的人转移了基本目标。当局对中国人,特别是青年人发动了精神上的冷战,在不知不觉中,中国人的言论气氛越来越严峻,这件事值得担忧。说的严重点,某种程度上中国过了一百年,上面还是慈禧,下面还是义和团。”

全美学自联理事古懿说,空气在杨舒平的致词当中,只是开场白跟比喻,其实批评杨舒平的人,根本不是关心中国的空气品质,而是在转移话题。其实杨舒平真正在讲的,是她如何在美国求学期间,变成一个具有批判性思考的公民的经历,这也正是大学教育的目的。许多批评杨舒平的中国留学生为中国的言论自由辩护,不过古懿指出,美国人可以任意批评政府,可以在川普当选之后,公开的说“川普不是我的总统”,还可以用这种创意方式讽刺川普,但在中国,古懿的一个朋友权平,因为穿着“习包子”文化杉,却被公安抓走,现在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古懿认为,在中国有吃喝玩乐的自由,谈论风月的自由,但没有谈论社会跟政治的自由。

乔治城大学政治系研究生Alex分享了自己去年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担任竞选义工的经验,这使他对民主机制的运作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他引述法国政治思想家托克维尔的话说:“政治制度像选票、政府是我们看得见的,公民文化是支撑政治制度运作的背后一整套的自由的价值观念,是看不见的东西。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两种力量相互作用,推动民主政治的成熟和发展。(美国)大学里的教育鼓励你讲真话,要求真、坦率,有自己独立的思考,我觉得杨同学在她的演讲里表现了这一点。”

美国之音的网友David在黄耀毅的推特上说:“她以雾霾讽刺中国的乌烟瘴气,以口罩和眼镜讽刺禁评和高墙,更可怕的是所谓议论暴乱,暗指六四禁言。中国能不急吗,这才是中国纠集五毛批判的根源。反yang shuping恰恰证明其演讲的正确。”

小粉红会不会批毛泽东崇洋媚外,抹黑中国?

网友风林火山提问:“小粉红批评了王千源、杨舒平所所谓抹黑中国,但是918事变后,江西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延安窑洞发表了《斯大林是中国人民的朋友》《苏联的利益和人类的利益是一至的》和歪曲蒋中正摘了抗日胜利果实等文章,如果小粉红看到以上历史后会不会批评始作俑者毛泽东崇洋媚外,抹黑中国? ”

陈奎德回应:“毛泽东当年在江西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不仅是一个国中之国,用现在的话来说是分裂主义的国家,而且用的国名是外国的名字—苏维埃共和国。这种情况比现在他们所说的卖国,包括台湾同胞有中华民国的国名,不知道严重多少倍。像毛泽东这种所谓‘圣贤大德‘,如果中国有真正的言论自由,能够公开中国近现代历史资料,恐怕大家看到的是完全相反的结果。杨同学这篇我认为正常的演讲,说了自己的心里话,很难想象会成为一个事件,而她成为一个辱骂嘲讽的对象。虽然中国过去几年的言论不自由,但恐怕还比现在好一点。”

宁夏高先生说,杨舒平这样的一个女孩所讲的话,无法造成伤害,只有“圣贤大德”讲的话才算数。不过杨舒平在毕业致词当中期时阐述了完全相反的观点:她认为每一个生命都重要,每一个人的声音都重要。

杨舒平在致词当中引用美国独立宣言当中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Life, Liberty, Pursue of Happiness),并说当她在中国的时候,这些字对她来说过于抽象,过于陌生,直到到了马里兰大学,才了解这些字的真实意义。她也提到看了学校的一出讲述美国种族冲突,造成洛杉矶大暴动的戏剧,震惊于对于这件事政治化的讨论,因为她以前以为只有政府才能定义社会事件。她同时也讲到美国的民权运动,公民参与、民主投票等等。

全美学自联理事古懿表示,中共将自由化的观点视为对政权的威胁。他说:“党国一贯冒充中国,希望草民以为自己就是中国。但杨同学分得清楚,她说中国没有基本的自由,甚至不知道课本里独立宣言的意思。到了美国后,通过实实在在的批判化思维、参与自由的讨论和观察周围的社会事件,才一步步了解怎么做一个合格的大学生、合格的21世纪现代公民。很多中国人受不了她的这种态度,尤其是外交部发言人所说的,她批评中国的场合不对。自由化的观点在中共当局看来是对中共执政合法性的官方意识形态的威胁,而很多人经过多年的社会主义精神文化建设,已经分不清什么是国家,什么是政府,经常以为爱国就是爱政府,一切都要听政府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5月24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图片集: 雾锁北京和治理雾霾(57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