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10 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时事大家谈:公民遭ISIS杀害,中国一带一路危机四伏?


上星期,两名在巴基斯坦遭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绑架的中国公民,被证实不幸遇害,对两个年轻生命的逝去,中国外交部表示“严重关切”,并称“中方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绑架平民、恐怖主义和极端暴力行径”。伊斯兰国为何杀害这两位中国公民?中国采取了哪些营救行动?为何没有成功?中国官媒《环球时报》为何将事件归咎于韩国宗教团体,而不是伊斯兰国?与此同时,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大力推动一带一路,并将巴基斯坦作为重要发展点的时刻,两位中国公民的遇害是否预示着一带一路面临的重大威胁?

中国时政评论人郭宝胜说,两位遇害的中国公民是基督教宣教士,韩国与中国的基督教会多年来为了两国教士通过丝绸之路传福音有许多合作与配合。ISIS绑架他们有经济因素也有宗教因素,ISIS基于对基督教的痛恨杀害了这两人,这对中国的家庭教会在中东传教会造成威胁,但不会使教友却步。

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说,中东地区的民俗文化与经济问题相当复杂,中国教士应避免在该地区为传福音流血。中国官媒将责任推卸给韩国教会是相当冷血的,中国官方宣称要保护宗教自由和公民,外交部发言人却告诉中国公民要“避免受到蛊惑”,两个中国公民遇害,中国与巴基斯坦两国却都没有说明任何营救的细节,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郭宝胜说:“当然(中国)外交部是强烈谴责,这个表面的工作他要做,但实际上它做了多少工作大家都不清楚。包括樊京辉从被ISIS绑架到死亡的情况,大家都不知道。西方国家遇到这种情况,会很重视人的生命,宁可花几百万美元,也会把这个人救出来。实际上樊京辉当时就是二百万,二百万跟那些贪污分子动辄几亿、几十亿相比九牛一毛。为了一个中国公民花几百万美元,是应该把他赎回来的。这两个宣教士也是,在被抓的那一刻,经济也是ISIS的一个目的,这种情况下应通过谈判营救出来。中国政府到底有没有积极作为引起华人的质疑。它实际上最在乎的是政权的安危,而不是公民个体的生命。”

李伟东说:“重要的问题是中国的一带一路问题,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以及瓜达尔港建设过程当中,事实上已经受到巴基斯坦极端分子以及分离主义的抵抗。中巴两国在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以后,都采取低调处理的原因,是要保护他们重大的经济利益,在巴基斯坦和中国都有对人性和人命的漠视。这个地区本来就相当复杂,中国要把这里变成一带一路的出海口,在瓜达尔港的工程非常巨大。但是俾路支省本身的教派以及地方分离势力跟中央政府有严重冲突,而且ISIS趁机进入这个地区,他的大本营本来在伊拉克叙利亚边界,几千公里之遥,怎么跑到俾路支省杀害中国人?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比传教或宗教问题重要得多。”

郭宝胜说,环球时报的社评非常阴险,为官方起了一箭三鵰的作用。他说:“第一,他推卸了自己的责任。中国公民会追究政府有没有保护好海外的公民,所以环球时报发表社论,把所有责任推给基督教宣教团体。第二,他把韩国也加进去,因为萨德让他仇恨韩国,所以通过这个事情把矛头引向韩国。第三、他为持续打压基督教做借口,说你看都是基督教惹的祸。”

李伟东说:“中国最重要的问题,在国内强拆、占领农民土地,大规模的土地财政都是不顾人命的,大量的人命,包括很多人被推土机压死的事情比比皆是。今天他们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采取了同样的中国模式,而且觉得自己财大气粗,甚至可以建立军事基地,来维护中国终于找到的西部出海口,完全不顾巴基斯坦人民的死活和富裕,也不顾中国公民和工人的安全,这完全是一个野蛮的中国模式。在巴基斯坦这样一个宗教地区闹下去,最后一带一路的大设想一定会受到挑战的,而且很难成功。”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6月13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