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7 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焦点对话:文在寅取胜韩国大选,美中朝韩关系大翻转?


韩国本星期总统大选,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朝鲜难民之子文在寅当选。文在寅被认为是韩国政界的亲华派,他在竞选期间主张恢复“阳光政策”,和朝鲜直接对话;反对部署萨德,主张韩国人学会“对美国说不”;并表示要在朝核问题上不光听命于大国,而要让韩国发挥更大的作用。在朝鲜不断挑衅韩国安全,中国因萨德打压韩国的情况下,韩国选民为何选择了一个对朝鲜和中国态度比较温和的领导人?文在寅执政,是否会扭转前任朴槿惠的“远中亲美”政策?对解决朝核问题将产生正面还是负面的影响?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中国民间学人,独立评论人士王康先生;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

陈破空认为,从韩国到法国的左派政治人物,先后当选该国总统。但这些出自民主国家的左派人物,对极权国家的民众苦难毫无体会,更无切肤之痛。他们的多元化观点,就是对极权统治者的包容,而无视该国人民所遭受的压迫和苦难。在美中达成历史性共识、有意彻底解决朝核问题之时,韩国却发生政局变迁,左派的文在寅胜出,为朝鲜半岛投下新的变数,金正恩可能逃过一劫,并起死回生。从这一点而言,即便中国政府,心底下,也未必对文在寅的当选感到高兴,反而充满忧心。根本问题,不在萨德,而在金正恩。

陈破空说,文在寅批评过去9年两届保守党政府李明博和朴槿惠总统,对朝鲜强硬却未能解决朝核问题,但9年前的两届左派政府金大中和卢武铉总统,对朝鲜实施“阳光政策”,却成为朝鲜发展核武器的物质基础。其实,所谓“阳光政策”,就是绥靖政策。文在寅声称,他要继承金大中和卢武铉的路线,但他肯定会失败,重蹈金大中和卢武铉的后尘。文在寅与金正恩打交道,可以想象,将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不仅会饱受讹诈,上当受骗,付出巨大的物质与金钱代价,而且会纵容平壤,更肆无忌惮地发展核武和导弹,最终对韩国和周边国家构成更大威胁。

王康说,韩国新总统文在寅当选是韩国历史发展的产物。朝鲜民族在历史上曾是是中华帝国的附庸国,后来成为日本的殖民地。二战后,朝鲜一分为二,但是韩国总统向来都认为朝鲜与韩国是一个民族,韩国总统的三大任务是:经济发展、防止朝鲜威胁、半岛统一。文在寅上台后也不会偏离这条航线。

王康表示,文在寅当选是韩国民众自己的选择。韩国从下到上都认为,朝鲜的威胁从金日成、金正日和金正恩已经持续了三代人,但是从未目睹过严重后果。他们反而认为,美国总统川普对朝鲜的可能导致战争,这是他们所害怕的。无论文在寅也好,还是他的前任们也好,都觉得半岛未来的问题是朝鲜民族自己的问题,与别人无关。总之,文在寅当选集中反映了韩国民众的民族主义和反美情绪,是一种非理性的、有点自私的客观存在。

但是王康也认为,文在寅上台后即便对美国有意见、需要在策略上亲华,也不太可能撤除萨德反导系统,因为这个系统是应对朝鲜入侵的最有力武器,不仅美国甚至连日本也加盟其中。他说,中韩建交于1992年,当时中国在六四之后孤立于国际社会,急于寻求盟友。此前,两国由于东北亚地区的冷战格局一直相互隔绝。韩国是出于地缘利害和外交策略与中国建交。而韩国与美国的关系则是基于意识形态,政治同盟和国际战略,与中韩关系性质完全不同。如果出现危机,韩国还是会选择美国而不是中国。

高文谦认为,文在寅最大的特点是,有着比较强烈的朝鲜情结,是金大中“阳光政策”的传人。这和他的经历有关。他是在朝鲜战争中逃亡韩国的“脱北者”之子,在贫穷环境中长大,年轻时参与反对朴正熙的公民抗争运动,从政前当过人权律师。这种经历,使得他能够体察民众疾苦,有民族主义情结,同时不可避免地在某种程度上患有左派幼稚病。

高文谦说,文在寅是靠国内政策赢得大选,但他面临最大的挑战是外交,可以说是挑战重重——要处理美韩关系、中韩关系、日韩关系,当然最棘手的还是与朝鲜的关系。他虽然宣称“向美国说不”,想改变外交格局,可以理解,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国际政治要靠实力说话。韩国被夹在中、美、俄、日几个大国之间,发言权有限,这是韩国的悲哀。文在寅对解决朝核问题,负面作用大于正面作用,可以说是在与虎谋皮,重蹈金大中、卢武铉的覆辙,麻痹国际社会,拖住美国的手脚,客观上起到帮助朝鲜争取时间的作用。

程晓农认为,文在寅最引人注目的特点有两个:一,“一错到底”。几届韩国左派政府实行的对朝鲜的阳光政策的实质就是对朝鲜采取“磕头政策”(即绥靖政策),放纵朝鲜任意发展核武器,酿成了今天朝鲜半岛的核武器危机。文在寅虽然承认历届左派政府的失败,却坚持要实行对朝鲜的“阳光政策2.0”版。二,“视友为敌”,文在寅一再强调,“要对美国说不”,其竞选顾问金元雄接受中国官网《多维网》采访时表示,美国不是韩国的友邦,只有主张结束朝鲜半岛南北分裂的北朝鲜才是“友邦”。文在寅在萨德系统这个问题上对北朝鲜政权信任,但对美国不信任;他无视保卫韩国国家安全的近3万驻韩美军面临朝鲜核武器攻击的高风险,却认为,只要美国让步,朝鲜就不会威胁韩国,其竞选顾问金元雄说得很直白,“萨德与韩国的利益没有一丁点关系”。他的政府在对外政策方面很可能是“欺软怕硬”,强硬对友,宽容对敌,即对暴虐的三胖政权俯首帖耳,对出钱出人保护韩国的美国高调不满。今后,对朝鲜的国际制裁可能遇阻,韩国对朝鲜的援助则再度恢复,但这一回金三胖要援助的胃口会比他爹大得多;然后朝核危机又进入了一个“悄悄升级”的新阶段,直到危机达到另一个比现在更危险的爆发点。

程晓农说,文在寅当局以民族主义口号和“自主外交”为号召,其实是为“阳光政策2.0”版提供包装。“阳光政策”的实质就是“花钱买平安”,换个苟且偷安。韩国部分选民支持左派政府对朝鲜的“磕头政策”,主要是害怕打仗,希望太平日子过一天算一天;他们习惯于歌舞升平,很容易丧失危机意识或出现“鸵鸟行为”,与其抬头看朝鲜的核武器威胁,还不如低头关心当下的生活水平不要下降。这种心态历史上屡见不鲜,中国有“南宋心态”,欧洲有二战前法国和英国的“慕尼黑协议心态”,我们都知道后来的结局是什么。如果说,朝鲜制造的核武器危机有外部推手的话,金大中以及文在寅的前老板卢武铉两任总统推行的对朝鲜的“阳光政策”为朝鲜提供大量外汇和物资援助,结果是造就了今天的核武危机。文在寅重新使用这种左派政策,无视专制政权的本质和金家独裁者的无耻伎俩,认敌为友,必然再次失败;其代价是,朝鲜当局的核武器将进一步升级,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眼前或许表面上缓解,但未来必定变成更具爆炸性的危险局面。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5月12日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 《焦点对话》节目信箱是jiaodianduihua@gmail.com。欢迎提前就讨论话题提出建议或者发表评论,我们会挑选一些精彩的问题和评论用在节目中。

另外,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 文在寅取胜韩国大选,美中朝韩关系大翻转?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