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7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反右运动六十年,中国知识界的思想历程


今年是中共“反右斗争”运动六十周年,这场运动给中国知识界带来深刻的创伤与持久的影响。知识份子不敢批评共产党和政府,意识形态斗争压过一切社会、经济的发展,这样的压抑和扭曲让中国知识界在过去六十年里产生什么样的变化?从反右到文革,再到六四的惨烈结局,中国知识界有哪些反思?又出现什么样的分化?

独立评论人士王康表示,镇压知识界可说是中国的老传统。他说:“秦始皇焚书坑儒,汉代有党锢之祸,明代对东林党人屠杀,清代有文字狱,所以毛泽东57年对知识界的镇压不是新鲜事。他的全面专政除了军事的占领、经济的垄断,还有思想上的控制。”

网络杂志《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表示,中国知识分子若不听政府的话,维生之道就会被掐断。毛泽东当年将土地国有化,工商业在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后,企业工厂也慢慢收归国有,最后连人的思想都想国有化。他说:“很多知识分子过去铁骨铮铮,包括在国民政府时代,都是敢于批评政府的,到了共产党底下几乎全部都俯首认罪了,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极权主义和威权主义的差别。极权统治控制人民的“食”,所有的知识分子都进入所谓的单位,如果思想没有听中共的话,他就会掐断你的食路。”

中国人民大学退休教授周孝正说,毛泽东成功地让中国人陷入精神分裂的状态。他说:“我们从小唱国歌国旗歌,说世界上没有救世主,没有神仙皇帝,马上又唱东方红,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是人民的大救星。我长大后,知识分子看到右派言论大吃一惊,讲的不都是实话吗,而且都是正确的话。只有权力才能制衡权力,所以不能极权,必然要分权,这些意思右派都说过。”

陈奎德说,毛泽东去世后,共产党内也意识到改革的必要,尤其经济方面的放松。1979到1989年可说是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相对开明的十年,思想上也出现松动,可惜好景不长。压制知识分子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特点,只要是一元化的体制就一定会压制言论自由。

周孝正说,胡锦涛当年曾否定阶级斗争,但像这样的政治勇气现已消失殆尽。王康表示邓小平曾欲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但他从未否定反右运动,并表示反右是必要和正确的。中国目前要再出现文革是很困难的,但一场新的反右运动完全有可能发生。

陈奎德表示,现今的科技不再允许共产党实行愚民政策。他说:“现在的技术和条件已经使共产党要完全搞愚民政策是不可能的事了。了解真相是人民勇气来源最重要的点,中共虽然利用人民的恐惧进行惨烈镇压,起到将人压成奴才的作用,但恐惧这个东西不是生物性遗传的,一代一代人起来,人的基本良知决定了他一定会起来反抗。”

周孝正认为小型文革在未来仍有可能发生。他说:“我对未来是谨慎的乐观,比如重庆搞了个小文革,过了段时间北京批评任志强,搞了个十日文革。以后有没有可能搞文革?大规模的文革是不可能的,但搞个七日文革、三日文革还是有可能。”

王康认为中国目前正经历一场以微信为代表的思想革命,没有人能阻挡中国人觉醒的洪流。他说:“中国社会实际上正经历一场思想意识、自由精神的革命,这场革命就是以微信为代表。也许将来会出现新的网络技术,中国有成亿的网民,中国新的觉醒、自我拯救、启蒙运动通过微信和全球化时代扩张信息,已经成为不可阻挡和逆转的大潮流。”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5月2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