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40 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

走进美国:等待–普赏洛桑


在加州圣克拉拉,有一位并非创业新贵,却同样给一些人生活带来巨大影响的人——普赏洛桑。洛桑曾是一位藏传佛教喇嘛,一生都在志愿帮助别人,游历各国。现居硅谷的他,每周都要去圣克拉拉监狱,给狱友们传授佛学教诲,帮助他们更耐心更静心,度过人生的这段时光。

洛桑一边开车一边介绍说:我叫洛桑。现在我要去圣克拉拉县的监狱,我已经坚持了六年了。这就是监狱的围栏。

洛桑说:我每次进去之前都希望抱有同情心,我会先冥想一下,很多人都说进监狱有不好的气息,但我是把他们看作一个个独立的人,而他们也需要帮助。

在圣克拉拉监狱门口迎接洛桑的是惩教机构牧师执行董事大卫·罗宾逊,他对洛桑说:见到你真好。

大卫·罗宾逊介绍说:洛桑和我一起为这个项目工作两年了。我们相识的地方,是监狱。我的主要工作是协调监狱的精神活动,帮助狱友们增强信念。这是个保护性拘留所,属于中等警戒度。狱友们之所以被管制在这里,是因为他们需要与其他狱友隔离开来。坦白讲,一个人被控性犯罪时,他会有强大的羞耻感,社会对这些狱友的态度是非常批判性的,非常严厉。通常情况下,这些人会与家庭、朋友隔绝,被排斥到社会的边缘。

洛桑在圣克拉拉监狱里一个会议室里对来上课的狱友们说:现在试着平静下你的思想,不管你来之前为什么所烦恼,都把它先放下,就做你自己。你的心平静下来之后,我想让你们思考一下,今天为什么会在这里。

洛桑介绍说:我们今天聚在这里,练习正念。我教予的这个项目,叫做“留心去等待”。因为在监狱里,每个人都在等待。我只想让他们等待的时间更有意义,少一点压力。

洛桑对一位狱友说:罗伯特 你能来读一下这个小纸条吗?用英腔哦!

狱友1:来参加这个课之前,我是第一次被捕、第一次进监狱。对我来说信息量太大。焦虑感侵蚀着我的身体,让我不断噁心反胃。

狱友2:如果要用1到9来形容困难程度,可能是15?(笑)要在这里有正常的心态,非常难。65名狱友,65种人格。

狱友3:在这里你不可能有个人空间。但是通过冥想,你可以有自己的世界。

洛桑在家里接受采访说:我以前是一名藏传佛教的和尚。从寺院修行完毕之后,我走访了很多个国家,探索藏传佛教艺术与文化。自从我离开寺院,在美国安家之后,我就开始寻找自己能做的事。我的一生都为寺院志愿服务,我想,我可以免费传授佛教知识给人们,而监狱就是最合适的地方。因为他们需要这些知识和信念的支持,却没有机会。

大卫·罗宾逊介绍说:在社区里,是很少有人愿意来监狱的。所以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宗教服务,因为他需要有极大的同情心。并且不带有任何偏见和批判性的观点,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看重你的心。

洛桑在监狱的正念课上说:那些惹你生气,让你抓狂的人,试着把他们看成你的老师。正因为他们,你才有机会练习自己的耐心,你能这样想吗?

狱友3:我其实常常想到你,别笑,这真的有用!

洛桑在家里的采访中说:我们之间有了联系之后,他们就开始期盼我每周三到来。有一次我一周没有去。他们就问,洛桑你去哪儿了啊我们都在等你呢?我就觉得好抱歉。要离开非常难,因为他们对我如此信任,我觉得我是唯一一个给他们希望的人。

狱友4:每周都会发生好多事,来这里能帮助我重新专注于自己,使我有力量摒弃旧事,再以崭新的态度来面对下一周。我甚至希望每周有两次课。

狱友5在念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诗,这也是洛桑课程中非常受狱友喜爱的环节。“花季惨淡消失,蜂儿岂能悲伤。失去伊人之缘,不容我们悲伤。”
狱友5说:“我笑了几次,所以不错。要知道我进来之后就没有怎么笑过。“

洛桑在家中展开一张条纹纸介绍说:今天我刚收到一封信。我有个学生,跟我上了一年的课,后来他被判刑六年。圣昆丁监狱是旧金山最严酷的监狱,就在这片海之间。他说,我现在还在圣昆丁监狱,每天24小时呆在我5平方米的单人牢房里,除了一两次5分钟洗澡的时间。我7月份给你写了信,但没有收到回信。我不知道你怎么了,希望你能抽空给我回信,我一切都好。

洛桑看完信说:他说他需要冥想。

洛桑带领课上的狱友们:慢慢吸气,再吐气。

狱友2说:我非常感谢洛桑为我们做的一切。就像他教我们的一样,在我们要拯救世界之前,先拯救自己。

狱友6继续念诗道:“竹马之交所送,经幡挂于树梢。护林僧俗纵观,请您不要投食”

大卫·罗宾逊:狱友是社会的一部分,95%的狱友还会回到社会。

洛桑也会加入狱友,自己念一首诗:"天鹅因恋泥池,想做片刻停留。无奈河面结冰,只能了断念头。”

大卫·罗宾逊说:社会为狱友们提供资源帮助他们,也是在帮助自己。也意识到每个人都还有希望,每一个人都有。

YouTube视频: 走进美国:等待–普赏洛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