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39 2024年4月25日 星期四

G7广岛峰会剑指中国 专家:促使中俄结盟让日本更危险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中)在2023年5月21号G-7峰会在日本长崎开幕前的一次工作会议上会晤了G-7各国领袖。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中)在2023年5月21号G-7峰会在日本长崎开幕前的一次工作会议上会晤了G-7各国领袖。

《共同社》5月24日报道,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计划参加7月在立陶宛举行的北大西洋公约(NATO)的首脑会议,作为G7主席国,力图支持遭俄罗斯进攻的乌克兰以及在印太地区加强合作。有专家认为,岸田成功地促使各国对中国展现强硬而一致的态度;另有专家认为,岸田邀请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参加G7广岛峰会是罔顾日本的国家利益。

“天下围中”让中国知道大家是玩真的

G7广岛峰会5月21日甫闭幕,岸田如愿通过邀请各国首脑到访家乡广岛,并在场边进行了日韩、日韩美首脑峰会,以及四方安全对话(Quad)首脑峰会。G7峰会重点包括重申台海和平与支持乌克兰,并提出G7将为维护基于法治的国际秩序而加强团结。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孙卫东5月21日召见日本驻华大使垂秀夫,就G7广岛峰会的涉华议题讨论提出抗议,认为日方作为主席国,在峰会系列活动和联合宣言中伙同有关国家抹黑攻击中国,粗暴干涉中国内政,违背国际法基本原则和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精神。

台湾绿洲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谢文生(照片提供: 谢文生)
台湾绿洲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谢文生(照片提供: 谢文生)

日中关系专家、台湾绿洲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谢文生认为,这次做为G7主办国,日本与各国在会后的联合声明中“强烈反对任何以武力或胁迫方式,单方面改变现状的企图”,就是明确的“天下围中”。他对美国之音指出,声明中第三度提及台海,这次还直接推升到“国际安全与繁荣所不可缺”的层次,对于中国在人权、区域势力扩张、经济胁迫等问题的措词强硬,表示日本“援乌抗俄”最终目的其实是为了防止中国在东亚三海(南中国海、台海、东中国海)生事,联合各国迫使中国放弃如法炮制俄侵乌的戏码。

谢文生说:“尤其是比预定提早在广岛举行QUAD首脑峰会所提出的联合声明,更是剑指中国,这些声明都指出了这次峰会透过一连串的措施,特别是经济安保新构想的提出,就是要让中国知道‘大家真的很不爽,而且中国再不改的话,我们是会玩真的’!”

谢文生表示,针对中国经常性地用“经济胁迫”当武器的行为,例如用稀土抵制日本,用煤矿抵制澳洲,用农产品抵制台湾及协迫立陶宛不得与台湾建立关系等技俩,峰会决议予以反制地的诸项措施,特别是“信息的提供,协调的平台建立”等建议,处处可以见到各国意识到面对中国,唯有正面迎击、协力合作取代昔日的妥协绥靖政策,才是可行的道路。他指出,联合声明也表示并非与中国脱钩,是打算棍棒与萝卜齐上,告诉中国如果愿意遵守国际秩序,国际间欢迎中国当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惠里士日本咨询公司创办人立花聪(照片提供: 立花聪)
惠里士日本咨询公司创办人立花聪(照片提供: 立花聪)

国际经营管理专家,惠里士日本咨询公司创办人立花聪博士(Satoshi Tachibana)认为,美欧日西方的政治人物或媒体都自称“国际社会”,自诩站在所谓正义和道德制高点的那一方是善,中俄北韩等敌对方是恶,其实现今至少有两个“国际社会”,而民主的本意是包容多元化,如果民主一定要消灭独裁专制,那么民主自身也就成了另一种独裁。他指出,G7广岛峰会基本上就是美国作为老大之帮派的 “国际社会”去批斗另一个中俄帮派的“国际社会”的活动,而岸田内阁在其中只顾及了政治家自身的存在感,完全罔顾日本的国家利益。

立花聪说:“日本作为G7主办国,充其量就是美国老大的小跟班,讲难听一点就是走狗,在台海与中国问题上,完全是在牺牲日本本国利益上,做出了一系列的动作。”

立花聪认为,当政治家的利益和国家利益两者反向的时候,是国家遭受灾难的开始,这一点也反映在岸田邀请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参加G7广岛峰会上。

泽伦斯基到访刺激修法 但可能造成日本被围堵

泽伦斯基5月20日赴广岛参与G7峰会最后一天的议程,并与各国领导人举行会谈,被视为G7广岛峰会的一大亮点。泽伦斯基会后对岸田展现的领导力,以及G7成员至今所给予乌克兰的支持表达感谢。

国际经营管理专家立花聪博士认为,泽伦斯基访问日本还出席G7峰会,等于是坐实了日本被周边国家围堵。

他说:“岸田找泽伦斯基来广岛,就已经完完全全地把俄罗斯推到敌对方了。中国跟俄罗斯搞在一起,他们不想结盟也不得不结盟了。日本被中俄北韩(朝鲜)三个核大国从南北西三方包围,它又没有乌克兰那样的陆地援助通道。”

立花聪指出,普京若把海参威港口开放给中国,表面上称为贸易港口,实际上可作为联合舰队基地,那么中国就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日本海出口通道。他认为,泽伦斯基访问G7广岛峰会的目的是要求各国提供经济与军备支持,这符合泽伦斯基和其同伙的乌克兰政治人物之个人利益,但是对日本一点好处也没有。

日中关系专家谢文生认为,泽伦斯基访问广岛,让日本国民直接看到乌克兰的需求,以及英美对其提供的军备,将刺激日本尽快修订军备外售的法案。他指出,日本一直受限于《防卫装备移转三原则》导致军武难以外售,造成国内军武工业的卖家几乎只有防卫省一家,投资风险高及低利润的现实使这几年数百家企业纷纷退出军武市场,加上共同执政的公明党持续技术性拖延去年新修订的安保三文书之相关决议,已经危及到安保环境。

谢文生说:“此次峰会过后没几天,就传出自民党政权希望在夏天就通过《防卫装备移转三原则》的修订,在某些条件下放宽限制到包括杀伤性武器及对日本国安有相关的国家或区域,可说是泽伦斯基拜访广岛对日本军工业的最直接的影响。”

谢文生认为,岸田邀请泽伦斯基参访广岛的同时又促成G7首脑发表《广岛愿景》,是牵制中国核武威胁的高招。

逆向操作呈现中国核武问题 恐遭致更大风险

这次G7广岛峰会的另一个亮点是G7首脑5月19日就核裁军问题进行磋商,并发布联合文件《广岛愿景》,内容包括对俄罗斯升高核武威胁表示谴责,以及对中国在缺乏透明性和对话的情况下增加核战力等现状表示关切,要求核武保有国家公布核战力数据。

然而许多广岛原子弹幸存者与核威胁研究人员对于G7 的《广岛愿景》没有提及《禁止核武器条约》感到失望,认为是核保护伞的正当化。

长崎大学核武废绝研究中心( RECNA )副所长广濑训(照片提供: 广濑训)
长崎大学核武废绝研究中心( RECNA )副所长广濑训(照片提供: 广濑训)

长崎大学核武废绝研究中心( RECNA )副所长广濑训(Satoshi Hirose)认为,日本加入《禁止核武器条约》是不现实的。

他以邮件告诉美国之音,作为一个被原子弹轰炸的国家,日本自然有意愿与责任感,向世界传达核武的恐怖,如果有可能在不依赖核武的前提保障国家安全,或是至少有具体的讨论,才能真正走向“非核”。而现实上俄乌战争与东亚局势紧绷,面对中俄朝鲜三大拥核国的包围,日本就不得不依赖美国的核保护伞。广濑训指出,日本必须有能力在《禁止核武器条约》的赞成国家与反对国家中担任调停者,才有可能走向岸田所希望的“无核武器的世界”。

台湾绿洲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谢文生表示,出身广岛的岸田是第一位参加核不扩散条约(NPT)会议的日本首相,他在去年该会议的演讲中提及 “广岛行动计划”,这次更利用G7峰会让国际重视中国核武发展的状况。

谢文生说:“岸田成功地藉由让G7领袖、8个以南方国家为主的招待国领袖、以及泽伦斯基的参访原爆纪念馆,再加上《广岛愿景》中,将‘中国的核武发展缺乏透明性’这点呈现在世人眼光之下。”

谢文生认为,岸田并未直接提及《禁止核武器条约》,而是用“逆向操作”将“核武应受到管制”的议题拉高到前所未有的受观注程度。

惠里士日本咨询公司创办人立花聪博士认为,在广岛举行G7首脑峰会以及发表《广岛愿景》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情。他表示,在南京事变中有许多中国人因日本军队而丧命,而二战时美国在广岛、长崎头下的两颗原子弹使30万日本人,日本人检讨美国的行为,反而责怪中国,可见得美国的对日认知战非常成功。他指出,现实上日本根本没有条件对中国施压,岸田此举反而使日本面临更高的风险。

立花聪说:“日本的贸易四分之一靠中国,供应链被抓在别人手里,它打得起仗吗?所以我认为,岸田他搞的不是‘No more Hiroshima’,而是‘One more Hiroshima’。”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