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03 2024年5月23日 星期四

白宫调查越境突袭俄罗斯事件中使用了美制设备的说法


俄罗斯国防部新闻局公布的照片显示,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在莫斯科与俄罗斯军官交谈,大屏幕显示据称在别尔哥罗德州的战斗中被击毁的美制军车。(2023年5月24日)
俄罗斯国防部新闻局公布的照片显示,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在莫斯科与俄罗斯军官交谈,大屏幕显示据称在别尔哥罗德州的战斗中被击毁的美制军车。(2023年5月24日)

针对反普京的俄罗斯志愿者星期一(5月22日)攻入俄罗斯别尔哥罗德州时据称使用了美国提供的设备的说法,白宫表示正在对此进行调查。不过,美国无法证实这种说法。

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约翰·科比(John Kirby)星期三(5月24日)说:“我们不支持使用美制设备攻击俄罗斯境内。我们一直向乌克兰方面明确表示了这点。我们对这方面的关切一直是持续的。”

俄罗斯称星期一的事件是基辅出动的破坏分子。俄罗斯官员和国家媒体使用了从“激进分子”到“恐怖分子”在内的各种骂名。

乌克兰否认卷入本星期发生在别尔哥罗德的事件,称这是对普京不满的俄罗斯人所为。

早些时候,五角大楼新闻秘书帕特·莱德(Pat Ryder)准将证实,美国政府还没有批准向乌克兰武装部队之外的准军事组织进行第三方转让,乌克兰政府也没有提出过这类要求。

莱德说:“美国定期与乌克兰沟通说,提供给他们的安全援助是用于乌克兰境内的,这是他们保卫国家和主权努力的一部分。”

他指出,五角大楼无法证实据称显示俄罗斯境内有美国提供的车辆的图片的真实性。

莱德说:“我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他指出,日前曾有“一些伪造照片”显示五角大楼据称发生了爆炸,而这种事情从未发生。“我们必须查看这些事情,并且在我们做出假定之前,确保我们掌握事实。”

星期三,有记者向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提到了那些战斗人员使用美制设备的问题。佩斯科夫说:“越来越多的设备正在送达乌克兰武装部队,这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秘密。”

之前,俄罗斯政府公布了据称是美制悍马(Humvees)军车的图像。据俄方说,这些车辆是在别尔哥罗德附近被摧毁的。然而,一些推特(Twitter)用户示意说,这些悍马车图片可能是摆拍的。

俄罗斯的脆弱

分析人士对美国之音(VOA)说,别尔哥罗德发生的突袭事件意味着,俄罗斯无法有效保护本国边境。

总部在华盛顿的战争研究所(ISW)的俄罗斯事务分析师乔治·巴罗斯(George Barros)说,俄罗斯没有预料到战斗会进入本国领土。

巴罗斯说:“如果这些俄罗斯志愿者真是渗透到他们所宣称的那样的纵深程度,那么这表明,俄罗斯的野战工事如果没有充分的人员配置,真的是毫无意义。”他补充说,突袭事件暴露了俄罗斯防线的脆弱。

他说:“我肯定很多人都看到了俄罗斯人在整段前线挖掘的那些漫长防线的地图。有些分析人士争辩说,这些漫长的野战工事和战壕意味着乌克兰人将难以推进。”

巴罗斯说:“但是,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军人真正据守这些防线,他们在防止军队运动方面是不会有效的。我们知道,对略超过1千公里的整条乌克兰前线而言,俄军没有足够的步兵来据守,无法有效守卫整条防线。”

前乌克兰国防部长、现任防务战略中心(Center for Defense Strategies)负责人的安德烈·扎霍罗德纽克(Andriy Zagorodnyuk)说,直到此刻,人们在俄罗斯境内看到的主要还只是炸弹袭击或其他破坏活动,而如今,“俄罗斯领土不可冒犯的想法被严重破坏了。”

“我们在这里说的是武装人员进入俄罗斯联邦领土,还在那里停留了一段时间,” 扎霍罗德纽克说。“因此,那些俄罗斯公民向俄罗斯显示,它是没有保护的。那种俄罗斯在实体上不可触碰,受到保护,不怕来自各方的威胁或突袭的想法是一种虚构。俄罗斯跟很多其他国家一样脆弱。”

突袭目的

“俄罗斯自由军团”(Freedom of Russia Legion)参与了突袭。该组织的一名政治代表伊利亚·波诺马廖夫(Ilya Ponomarev)对美国之音说,别尔哥罗德行动的目的是“建立一块自由俄罗斯,并尽可能持久地保持它。”

波诺马廖夫说,另一个目的是在乌军预计发动反攻之前,分散乌克兰前线的俄军注意力。“俄罗斯人吃了一惊。他们没有预料到。”

他说,乌克兰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他还强调说,参与行动的没有任何乌军,只有俄罗斯公民。

波诺马廖夫说,他希望这些俄罗斯志愿者能够把国家从现政权手中解放出来。“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将解放它.....将会有新的旗帜和新的政府。”

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事务主任亚历山大·文德曼(Alexander Vindman)说,这次事件可能意义重大。他对美国之音说:“在我看来,这真的是俄罗斯分离主义运动。也许得到了乌克兰的支持,但是他们是独立行动,实现自身目标。”

战争研究所的分析人士说,到目前为止,他们此刻没有看到俄军有任何异常调动。

不过,巴罗斯说,别尔哥罗德州发生的事件已经在俄罗斯的信息空间造成了某种惊慌失措、派系对立和语无伦次。

他说:“坦率地说,我认为俄罗斯消息来源在放大这些具体的突袭行动和制造恐慌方面,实际上起到的作用要大得多,远超过乌克兰的信息空间。”

(美国之音记者沃罗日科马特维查克对本文亦有贡献。本文参考了美联社和路透社的报道。)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