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05 2024年5月31日 星期五

VOA专访美国安会发言人,谈七国集团峰会、债务上限危机、核威慑与美中竞争全球影响力


资料照片: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协调员约翰·科比在白宫新闻简报会上回答记者提问。N(2023年4月10日)
资料照片: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协调员约翰·科比在白宫新闻简报会上回答记者提问。N(2023年4月10日)

白宫继续反驳那种七国集团领导人非常担心目前正在进行的债务上限谈判的观点。谈判假如失败,将导致美国债务违约。美国之音(VOA)驻白宫记者站主任维达库斯瓦拉星期五(5月19日)在日本广岛的七国集团峰会会场采访了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沟通协调员约翰·科比,谈到了这一问题以及乔·拜登总统取消他的亚太之行第二段行程一事。假如不是因为债务危机谈判,拜登本将在七国集团峰会之后访问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澳大利亚。

以下是采访文字记录的中文翻译。出于简洁目的,采访文字经过编辑。

VOA:总统今天在广岛,而国内正在进行债务上限谈判。他如何让七国集团领导人相信美国不会违约?

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协调员约翰·科比:这些领导人明白,总统必须处理债务上限问题。他们也有自己的经济要管理。他们明白,这对总统来说是重要的优先事项,他要返回华盛顿,确保国会把事情办对。

这些领导人明白美国领导力在世界各地是如何的重要。他们知道,那种领导力、那种信誉,有可能受到伤害,——如果我们违约,如果我们成为赖账国家。当然,就像你听到总统离开前所说的那样,他是乐观的,他有信心认为,我们将能够达成协议,我们将能够避免违约。但是他也相信,重要的是,他必须亲自在国内,就此直接与国会共事。

取消访问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澳大利亚

VOA:拜登总统取消了对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澳大利亚的访问之后,立即给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通电话,邀请他国事访问。直到一天后,拜登总统才跟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詹姆斯·马拉佩通话。我明白,澳大利亚比起巴布亚新几内亚,是密切得多的盟友,但是考虑到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一直在大力拉拢巴布亚新几内亚,还三次访问过该地区,总统是不是应该立即打电话给马拉佩总理呢?他为什么没有呢?

科比:他们必须按照时间安排来走。但是,我的意思是说,他第二天就给他打了电话,在“空军一号”上,在前往这里的途中。那是一次非常棒的讨论,总理懂得总统所处的位置。总统不仅邀请总理,也邀请太平洋岛国其他领导人今后某个时候前来华盛顿。那将是我们在华盛顿第二次接待太平洋岛国领导人,总统盼望着这一天。

而且回头再去访问巴布亚新几内亚是完全有可能的,这仍将在计划之中,是有可能的。如果必须这样做的话,你可以对旅行做出时间安排,对旅行的时间进行改动。你不能做出时间安排,不能改动的是这个步步逼近的违约期限。这是绝对关键的——总统明确表示了这点——这是绝对关键的,他必须回国就此与国会共事。

VOA:总统和其他七国集团领导人今天以参访广岛和平纪念公园开始他们的一天。这次参访的背景是核裁军议题,这对日本来说是一个重大议题,但是对美国来说也是一个重大议题。而与此同时呢,扩展美国的核威慑对拜登行政当局来说,也是重要的。你们怎么协调这两者呢?


科比:过去几十年来,我们协调这一问题的方式是:重要的是,美国的战略威慑、向我们的条约盟国,——比如日本、大韩民国——提供的保护伞,必须保持存在,保持可信性,保持现代化,保持能力。我们非常、非常重视这些责任。与此同时,总统在他整个公职生涯中都希望看到《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和各项协议得到遵守,并看到我们永远也不要靠近核战争的可能,因为正如他所说,这是打不得,打不赢的。

美日韩三边峰会与延伸威慑

VOA:我们预计美国、日本和韩国将借本次峰会的间歇举行三边峰会。我们还没有得到证实会不会有三边峰会。我们能不能预计给予韩国延伸威慑的《华盛顿宣言》将得到某种扩展,也给予日本呢?

科比:嗯,我们还是不要抢到时间安排和议事日程之前吧。正如你所说,我没有三边讨论可谈。拜登总统对这两位领导人非常了解,已经有了多次机会亲自与他们接触,当然,还有电话交谈。他非常感谢岸田首相和尹总统两人在努力改善双边关系以及以合作方式发展自身防务能力方面所发挥的领导力。

日本推出了新的国家安全战略,真的是在印太地区安全领域给了他们更强有力的声音和存在。而尹总统帮助撰写了韩国紧随我们的国家安全战略之后推出的新印太战略。所以我认为,不管他们是否有机会在此间的七国集团峰会上会谈,这三位领导人都已彼此熟知,有过很多机会谈论双边与三边合作。假如他们这次举行会谈,你可以预计,总统将利用这次机会,再次寻找方式,改善和深化三边合作。

VOA:而且措辞都类似。拜登总统和岸田首相会晤的新闻稿的措辞是将延伸威慑扩展到其全面的能力。

科比:没错。

VOA: 只是想证实,这将包括核。

科比:延伸威慑——它确实包括核能力的潜在可能。

伊朗与俄罗斯的军事合作

VOA:行政当局官员已表示,伊朗正在扩大与俄罗斯的军事合作。伊朗提供了数以百计的无人机,帮助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你是否预计七国集团领导人将专门处理这个问题呢?

科比:他们将讨论乌克兰战争范畴之内全范围的挑战。我不能具体谈伊朗为了支持俄罗斯在做什么,或者俄罗斯投桃报李在该地区做什么来支持伊朗。但是这个问题对我们当然来说不是陌生的,对任何七国集团领导人来说,也不是陌生的。在他们谈乌克兰时,这当然有可能成为讨论的一部分。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要忘掉更大的画面。这是一个不断发展和改进的防务关系,不仅对乌克兰人民不利,他们蒙受的苦难已经太多了,而且对我们在中东地区的盟友、伙伴和邻居也不利,伊朗试图从他们与俄罗斯的关系中获益,改善他们自身的军事能力,这样就可以在该地区进行更多的挑拨离间,从事更多的破坏稳定的行动。所以,我们正在非常、非常密切地关注着这点。你说的是对的。我们已经公开指出了。我们将继续这样做。

美国与中国

VOA:我们看到日本在与“全球南方”接触的努力中,已经邀请了一些非七国集团成员国。你是不是相信,这些非七国集团成员国将帮助推动或帮助达成一个台湾应急目标、顶回中国的经济胁迫,——所有这些美国和七国集团希望的目标呢?

科比:我们希望,他们的参加和出席将为正在展开的讨论提供信息;他们因为自己所生活的地域和他们所受的压力而有着他们的视角,所有七国集团领导人都将乐于听取。

我们不要求各国在美国与中国之间选边站。我不能代表其他七国集团国家发言,但是那不是我们采取的立场。然而,我们确实相信,很多这些国家——特别是这些中低收入国家——正在意识到,他们认识到,他们与中国的联系,特别是在财务方面的联系,目前对他们来说结果不是很有好。七国集团设立了PGII——全球基础设施与投资伙伴关系——这是拜登总统在上届七国集团峰会带头推动的,其原因之一就是为这些国家的融资和经济发展提供一个替代来源,这样他们就不一定要转向中国,但是这将取决于他们。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