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 2021年4月14日 星期三

多次推迟武汉调查报告 世卫组织:已完成,但需成员国讨论才能发表


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源头调查组成员恩巴雷克2月9日在武汉的联合记者会上 (路透社)

世卫组织周五表示,新冠病毒源头调查报告已经完成,但需要在得到成员国考虑和讨论后(consideration and discussion)才能发表,世卫组织官员强调,该项调查并非独立调查,而是世卫组织与中国的合作项目。

在周五(3月26日)的世卫组织新闻发布会上,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源头调查组成员,丹麦科学家恩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说,报告正进入定稿阶段,“确定我们没有小的错误,所有专家都得同意报告内容,我们还必须完成中英双语版本。我们必须在两个不同的时区,以两种语言工作。因此进行到这里是一个很缓慢、很复杂的过程。”

世卫组织调查报告的公布时间已经多次推迟。恩巴雷克承认,由于这份400页报告涉及数百人名字,很多细节需要仔细翻译,“因此,进行到这个最后阶段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他说。

不过他表示:“内容现在已经完成了,我预期再过数日整个过程将完成,报告将可以发表。”

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项目执行主任麦克·莱恩(Michael Ryan)强调,世卫组织赴中国调查病毒源头活动是与中国的合作活动。

“世卫组织赴中国调查团是根据世卫大会去年5月的决议进行的活动,总干事谭德塞被要求建立一系列合作与科学任务来更好理解新冠病毒的源头。而赴中国的调查团是其中的一项,”莱恩说。

“出于对成员国的尊重,报告将作为任务报告与成员国分享,供他们考虑和讨论。显然报告随后在此过程中会公开发布。但我们希望表现出对成员国的尊重,首先与他们分享该报告,因为他们一直与总干事密切合作,确保这一工作的完成。”莱恩补充说。

莱恩之前曾明确说过,这项活动不是一项对错误进行的独立调查。他说,世卫组织无权对一个成员国进行这样的调查。

与此同时,周五(3月26日)中国通过向外国使节通报的形式,率先发布了对新冠病毒溯源的结论性意见,认为病毒经过动物传播的途径和冷链食品传播的假设可能性最大。而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最小。这一口径与世卫组织以及中国政府月中向欧洲驻华使节吹风的调子基本一致。

中国外交部3月12日举行吹风会,由世卫组织和中国调查新冠源头团队的中方负责人梁万年教授出面,并以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联合调查组的名义,“建议继续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可能的早期病例”。

但病毒学家、非营利科学机构《生物科学资源项目》创办人拉瑟姆(Jonathan Latham)说,中国的这一呼吁在逻辑上站不住脚,“所有证据都显示病毒来自中国:第一,它是从武汉开始的;第二,截至目前,所有最接近新冠(SARS-CoV-2)的病毒都在附近,主要在云南省,有一个在泰国北部。因此,就公开可获得的数据而言,到国外寻找的逻辑极为薄弱。”

前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医生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星期五播出的纪录片中接受采访时说,他相信病毒是在实验室制造的,然后逃逸了,但并不一定是有意为之。他说,这是他的观点,他如今已经是没有官职的平民了,有权持有这样的观点。

但是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安东尼·弗契(Anthony Fauci)医生星期五(3月26日)说,多数公共卫生保健专家并不持同样想法。他们的解释是,病毒当时在中国的流传时间即使没有一个月,也有几个星期了,然后才在临床上被发现,这让病毒有充分的时间适应人类。

但是根据《纽约客》劳伦斯·莱特(Lawrence Wright)6万字的《美国疫情纪事》,作为特朗普政府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对中国情况的了解可能更加清楚。

该长篇报道说,雷德菲尔德在中国疫情爆发之初就跟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有过密切联系。

2020年1月3日,高福告诉他,没有证据表明这种病毒会人传与人。当时的理论是,每一个案例都来自野味菜市场的动物。当雷德菲尔德看到了中国27个病例的报告后,怀疑其中同一家庭的病例是人传人,便建议组团访问武汉,但高福表示他未获授权提供帮助;雷德菲尔德又向中国政府提出正式要求,并组织了20多人的专家团,但要求石沉大海。几天后,在另一次谈话中,高福一开始就哭了,他说:“我们怕是太晚了。”

文章说:“雷德菲尔德相信,如果疾控中心的专家团队能够在1月初访问中国,他们就会了解到世界正面临着什么。”

不清楚的是雷德菲尔德在与高福的交谈中,了解多少武汉病毒实验室对冠状病毒研究的情况。也不清楚他对CNN说的话有多少是从他跟中国同行的交谈中得出的结论。中国政府大约在2020年1月底、2月初派解放军接管了武汉病毒研究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