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7 2024年4月18日 星期四

无力承担还是寻求最佳利益 中国为何对新兴国家债务减免保持低调?


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闭幕后,中国工人拆掉宣传板。(2019年4月27日)
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闭幕后,中国工人拆掉宣传板。(2019年4月27日)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双边贷款债权国。七国集团(G7)财长今年5月特别点名中国,希望中国能对债务国伸出援手减免债务。不过,中国态度始终低调,至今未发表任何声明回应。分析人士说,中国自身的财政困难,将会在很大程度上限制其向经济困难的经济体提供援助的能力。此外,中国也在等待一个跟个别债务国单一双边协商的机会,利用个别化与差异化的谈判内容,为自己在自身财政困难和债物国账款拖欠的两难中,取得一个比较好的平衡。不过,分析人士也提醒,中国要有贫穷国家可能全面拖欠账款的准备。

路透社7月4日报道,在新冠疫情爆发后,许多国家因为庞大的经济压力而陷入困窘,正在寻求债务减免,比如第一个在新冠疫情流行期间拖欠部分美元计价债券债息的中国一带一路非洲国家赞比亚,就在寻求中国减轻其170余亿美元的外债。

据了解,中国对赞比亚机场、高速公路和水电大坝等大型基建的融资金额超过60亿美元;对老挝的投资项目也有813个,总价值超过160亿美元。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也在努力偿还由一带一路项目修建的铁路和其他基建设施的贷款。

近十年来,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在通货膨胀、低利率的情况下累积了巨额债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指出,大约60%的低收入国家处于债务困境或高风险之中。

斯里兰卡今年四月宣布,该国无法偿还510亿美元的到期贷款及利息。其中,中国占了斯国10%的债权,与日本并列,是该国最大的债权方。

上海复旦大学绿色金融与发展中心今年三月的报告指出,68个发展中国家积欠中国1100亿美元债务,使得中国荣登仅次于世界银行的国际开发署外的最大单一债权国。这些国家今年必须偿还中国的债务高达140亿美元。

该报告还说,这68个国家中,有超过8个国家的国民所得2%都要拿来偿还中国债务,而非洲的安哥拉用来支付中国的贷款利息和本金,更要占其国民所得的5%。

中国保持低调

七国集团在今年五月的财长会议上也特别公开点名中国,希望中国可以扮演更积极的角色,对陷入债务困境的发展中国家伸出援手。但中国至今态度低调,未明确回应。

路透社说,中国资助建设的一带一路项目,从赞比亚首都卢萨卡国际机场的3.6亿美元扩建案,到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14亿美元港口建设案,一些新兴市场国家正在进行一系列的债务减免协商,但在这些复杂的谈判中,却不见最大债主中国的踪影。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北京之所以闷不吭声,一方面是因为它不是G7成员,尤其在西方和中国日益激烈的竞争中,北京自然不会遵循 G7 发布的政策指导;另一方面,中国也在等待债务国提出重启谈判的要求,但这些谈判内容,中国没有必要知会G7国家,也不需要在国际媒体高调反驳,因为私下个别进行对它更有利。

北京处境两难

台湾文化大学国家发展与中国大陆研究所副教授李孔智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近年来经济成长趋缓,中国的外汇存底在2022年4月底时是3.12万亿,其中美国公债是1.04万亿美元,对外负债余额是2.7余万亿美元,若再扣除一带一路投入的近1万亿美元,中国能够动用的外汇存底其实非常有限。

台湾文化大学国家发展与中国大陆研究所副教授李孔智。(李孔智提供)
台湾文化大学国家发展与中国大陆研究所副教授李孔智。(李孔智提供)

他表示,所以对中国来讲,重点不在于 G7或任何大国对它有何批判与指责,而是在于其如何能与一带一路债务国达成协商,并收回欠款,以便在自身财政困难,以及债务国账款拖欠的两难中,取得一个比较好的平衡。而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个别处理债务国的债务问题,这也是为何中国对于债务减免保持低调的原因。

李孔智说,每个债务国的需求不太一样,国内政局也不一样,有时小国并没有那么成熟的政治文化和人民素养,这些国家内部本身存在各种问题,但中国可以通过穿针引线,帮助解决其中一些问题。

个别谈判最有利

他说:“如果(中国)能够熟悉各国内政的话,我觉得来洽谈每一个国家的解决方案,其实是有空间的,而且这样的洽谈会让中国的损失是最少的。”

李孔智认为,如果这些债务国对北京提出一个新的还款内容,北京应会适度妥协,因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北京原来设想的国际外交影响力也会大打折扣。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副研究员刘萧翔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说,中国在债务减免上保持低调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它不希望把它跟债务国之间的贷款条件透明化,因为这样很可能会连带使得一带一路倡议里的其他相关合作项目也必须公开,而引来更多西方国家的批评,这对中国来讲不是一件好事。

台湾中央社在今年五月底引用知情人士的说法报道,中国对棘手的债务重整经验不足,公共贷款人之间协调又慢,因而耽误了对赞比亚的债务减免。

然而,有分析人士说,事实上,中国过去并不是没有处理过债务减免的案例,比如2018年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上台后,就废除了上一任总理纳吉布跟中国签订的东部铁路计划并与中国拟定新的还款计划,新计划的成本较旧的降低了约三分之一。这对马哈蒂尔的个人政治威望以及当时马国多数民众的期待,都获得了满足。

政治宣传目的与战略利益

除此之外,刘萧翔指出,2021年的11月,在中非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上,为了落实二十国集团(G20)债务议程,中国对贫穷国家缓债21亿美元。更早之前,在2018年9月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高峰会上,中国也免除了跟它有邦交的非洲穷国截至2018年底到期未偿还的政府间无息贷款债务。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副研究员刘萧翔。(刘萧翔提供)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副研究员刘萧翔。(刘萧翔提供)

刘萧翔说:“从这上述的例子可以看出,中国愿意为新兴国家减免债务多半带有很强烈的政治宣传目的,而且是在重要场合,以形塑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这才是中国的主要考量。”

刘萧翔强调,但这并不代表中国真的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而可以让新兴国家予取予求,中国是有选择性的减免债务,比如2020年4月,中国就没有妥协对坦桑尼亚的债务减免,即便它说要废除与中国的合作计划也是一样。

刘萧翔说:“中国愿意免除债务,必然是这个举动会对它有利,这个经济损失还在它能够负荷的范围内,以此换取更高的政治理由与战略利益。”

施压中国

刘萧翔表示,中国这一波的债务减免危机跟俄乌战争不无关系,G7这一回特意点名中国,多少有对中国施压的意思,希望中国在俄乌战争能有所表态或动作,因为对七国集团来说,俄乌战争对他们的影响可能更大,而这些新兴国家的债务危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况且类似的债务问题,过去已有巴黎具乐部在处理,而20国集团也有共同框架在进行相关的债务问题解决。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助理教授柳庸煜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出于两个因素可能使北京目前无法向债务国提供债务减免,一是中国自身经济金融状况不佳,无力承担债务减免;其次,如果北京现在给予某个债务国减免债务,可能会为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其他债务国树立一个危险的先例。

中国要有准备被拖欠帐款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助理教授柳庸煜。(柳庸煜提供)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助理教授柳庸煜。(柳庸煜提供)

他表示,全球的通胀压力和经济衰退对发展中国家的打击很大,也会伴随更多社会与政治的矛盾与不稳定,而这其中很多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参与国。这意味着许多一带一路项目的财务可持续性可能会削弱,也代表北京可能无法从这些项目中获得最初预期的那么多利润,因此中国要有准备,贫穷国家可能全面拖欠账款。

柳庸煜表示,中国自身的财政困难将会在很大程度上限制其向经济困难的经济体提供援助的能力,因为这样做可能会加剧国内本已糟糕的经济形势。但在战略利益高于经济成本的情况下,中国还是会对一些国家伸出援手,比如对东南亚和非洲的某些国家,因为它们的地缘战略或自然资源特别重要。

刘萧翔说,中国过去推动一带一路时,内部即有一些关于“海外大洒币”的批评,现在适逢中共20大即将召开,习近平的连任是当务之急。在这样的氛围下,中国会以先顾好自己为优先,看看近期斯里兰卡破产,中国也没有挽救之意,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况且中国向来标榜它不干涉他国内政,如果中国此时伸手援助破产的斯里兰卡,反倒真的会让自己陷入更加两难的境地。

中国对外贷款合同检索

本数据集收录了约100个中国国有实体与非洲、亚洲、东欧,拉丁美洲和大洋洲24个发展中国家政府借贷者之间的贷款合约。为了进行基准分析,数据集也提供了另外28个(商业、双边和多边)债权人的约142个贷款合同。这些基准合约来自喀麦隆。喀麦隆是政府公布了与各类国际债权人的所有债务合约的极少数国家之一。这个数据集体现了每一个贷款合约的金融特征(如本金、利息、货币、到期、分期偿还时间表、抵押,担保)和非金融特征(如偿还优先、保密条款、违约、终止和取消权利、适用法律,主权豁免)。

这些合同是通过威廉与玛丽大学的研究室AidData负责的多年数据收集项目获得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