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56 2020年2月26日 星期三

老朋友中国和马来西亚为何因为一片海域而发生分歧?


资料照片: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在北京人大会堂的记者会上讲话。(2018年8月20日)

有着盘根错节的贸易和投资关系的老朋友中国和马来西亚因为马来西亚要将主权延伸至一段有争议的海域而发生分歧。这段海域蕴藏着丰富的油气资源。

12月12日,马来西亚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递交文件,谈到要将其权利从基线向南中国海再延伸370公里的计划。这些文件与马来西亚和越南10年前提出的申请有关。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提出了反对意见。中国宣称对南中国海大约90%的海域拥有权利。

分析人士说,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的政府正在审议马来西亚的海洋权利,有意触动北京,这是因为其它国家目前都在抵抗中国的扩张。美国尤其反对中国的海上扩张,而且为此向中国在亚洲的对头提供军事支持。

不过马来西亚提出的挑战并没有直接点名中国。马来西亚有可能最终诱使北京提供更多的援助,同时又在一处有争议的海域扩大自己的立足地,而其它国家在这处海域并没有讨到便宜。

东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学和国际研究高级副教授史蒂芬·纳吉(Stephen Nagy)说:“他们正在考虑对中国施加这种真的算是硬核式的压力,看看这是不是一个潜在的战略机会,有可能从中国那里挖到更多的金融援助、更多的发展援助。”

他说:“他们在正确的时间施加压力,明白这与本地区其它国家是一致的,而不是特立独行。”

老朋友

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拉扎克在任时很少批评中国,虽然很多马来西亚人担心中国的经济影响会过大,但纳吉布从中国接受资金,用于建设国内基础设施。他的执政联盟2018年在议会选举中被马哈蒂尔阵营打败。

在2018年年中,马来西亚因为“一带一路”项目得到了大约340亿美元的贷款。中国为“一带一路”项目投入1万亿美元,在近70个国家展开“一带一路”项目,并延伸到欧洲。

马哈蒂尔讲话要更大胆一些,不过总体来说,他也小心翼翼地设法保住与中国的友好关系。但两国的海上主权纠纷由来已久,中国海警船驶入过有争议水域。今年4月,马哈蒂尔呼吁中共领导层对有关南中国海的“所谓的拥有权”做出定义。

审议关系

去年,马哈蒂尔政府冻结了中国资助的天然气管道项目以及也是由中国援建的价值200亿美元的铁路项目。新加坡国际事务学院高级研究院胡逸山(Oh Ei Sun)说,马哈蒂尔政府如今把目光投向马来西亚的所有海上权利和义务。

胡逸山说,马来西亚由于过去回应迟缓,把入海通道丢给了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

他说:“我认为本届政府在学到了那种经验教训之后,试图在法律上让自己更保险一些。我认为,马哈蒂尔政府正在审议它的所有权利和义务,如果有必要,会更为及时地提出这类声索。”

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副教授张嘉松(Alan Chong)认为,马哈蒂尔总理看到了一次机会,可以在未来有关发展援助条件的谈判中,增加对中国的说服力。马来西亚希望得到优惠贷款,并且在中国出资的项目中使用马来西亚国内劳力。

张嘉松说:“我认为马来西亚方面试图为未来与中国的谈判制造杠杆力,因为马哈蒂尔在性格上比他的前任更为独立,可以玩更为圆滑的游戏。”

中国希望避免仲裁

中国声称对从香港至婆罗洲的350万平方公里的广大海域拥有主权。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越南和台湾也都对这片海域提出全部或部分权利要求。马来西亚是海底天然气的最大勘探国。

试图顶回中国压力的不仅仅是马来西亚。预计越南在明年担任拥有十个成员国的东盟轮值主席国时,也会强化针对中国的立场。而菲律宾人希望本国政府加大在海事纠纷方面对中国说不的力度。美国等政府为东南亚的一些声索国提供了军事援助。

2016年,中国在国际仲裁案中输给了菲律宾。国际仲裁庭裁决,中国的所谓“九段线”没有法律依据。中国引用历史记录来支持其权利声索,并拒绝接受仲裁结果。胡逸山说,在马来西亚问题上,中国希望避免重演2016年的仲裁案。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大使12月12日在联大一次会议上说:“(大陆架界限)委员会应继续审慎处理‘存在陆地或海洋争端’的外大陆架划界案,坚持依据《公约》及其《议事规则》履职尽责,特别是坚持‘有争端、不审议’规则。”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