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 2024年7月26日 星期五

记者手记(4):美墨边境的中国“走线客”:他们为何出走中国


张旬(化名)一家离开德州转往下一站寻求美国新生活
张旬(化名)一家离开德州转往下一站寻求美国新生活

在美墨边境四个城市近一周的采访中,我们遇到50多名中国“走线客”。就在我们结束采访的最后一天,还看到刚抵达墨西哥边境城市的中国人。

他们有的只身一人,有的全家“走线”。他们来自中国各地,年龄最大的五六十岁,最小的还是几个月大的婴儿,不少是80后90后。

他们有的在墨西哥边境城市等待机会进入美国;有的泅渡界河游向美国;有的则在非法越境后被美国边境移民执法机构拘押,然后获释,即将前往其他美国其他城市,等待移民法官对他们案件的裁决。

他们大多从社交媒体和网络上知道“走线”,利用厄瓜多尔的免签政策,然后穿越巴拿马达连隘口(Darien Gap)的热带丛林,经由拉丁美洲一路北上,抵达美墨边境。

他们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勒索、抢劫和黑警,以及穿越雨林时身体上的煎熬。还有人遭遇绑架,手腕上留下嵌入骨肉的绑痕,成为他们永远不愿谈及的伤痛。

他们有的对到美国以后的生活有着清醒的认识和规划,有的则是走一步算一步,并不清楚之后可能会面临的问题或风险。

他们一路下来至少要一个月,每人花费五六万人民币,最多的甚至达到二十多万。

他们为什么去国离家,踏上危险重重、花费不低的“走线”之路?我们在美墨边境采访到六七位中国“走线客”,他们的故事可能可以给这个问题提供部分答案。

为保护受访者,以下都使用化名或简称。

小张:90后,来自中国中部,职业未透露,只身“走线”

“我接触的很多人,他们实际上就是跟我一样的年轻人,是敢于去反抗的人。但政府太过强大了,就是收拾我们的方法有很多种。……我觉得将来如果有文革的运动的话,他第一个不会放过我的。”

“这一路太危险了,如果有另外一种方法,我不会选择这个。”

张旬:80后,来自中国东部,外企员工,一家三口“走线”

“中国政府太强势了,它的操控能力太强了。你就算在一些发达城市,就算有钱你可能也被限制的死死的,对吧?比方说,我们上海地区就是,你手机基本上必须要装一个反诈APP,否则的话就是他们会用各种方法逼迫你。”

“这条路啊就是,只要离开中国就可以了。”

“我有这个心理准备,就是之前在国内的任何积累都是无效的。到美国来就是找一些低端的工作,就是美国人都不愿意干的活,我们才去干,就是这样的,我有这个心理准备的。”

“辛苦我这一代,我的下一代会更幸福,对吧?”

王先生:80后,来自中国西南,职业未透露,只身“走线”

“十多年前就想出来了。”

“最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感觉对那里(中国)的未来不抱有什么希望,就是会越来越差,就像会回到文化大革命那种情况,最差的可能过几年,没饭吃也说不准。”

“我在我们那里,大家都觉得我很另类,就也不合群。偶尔就和朋友吃个饭,现在经济也不好,约饭的人也少。基本上每天在家里玩游戏,现在游戏也不让我玩了,我觉得在里面(国内)真的没什么搞头了。游戏真的是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金:85后,来自中国中部,工地工人,只身“走线”

“因为国内很难生存了。(我)做工地,结不到钱。他压工资、不发工资,有的人做事两年,拿不到一分钱,然后还被打。就觉得国内生存不下去,然后出来。”

“(来美国)没什么期待,反正就是做底层工作,最起码有个汇率差。”

小王 :80后,来自中国北方,小生意者,只身“走线”

“国内压力太大了,赚钱也不好赚 。(我)做点小生意,疫情来了以后,三天两头关门。关门了以后,工人的工资要发,你也不能说停就停。你要发工资,自己的生活费什么的。”

“我们想通过正规的手续过来。一个是美国这边不行,然后中国那边也不行,逼着我们也没办法。在国内赚不到钱,还款压力又那么大。家里生活都成问题了。我们也不想出来,确实是现在国内的环境太差了。”

小明:95后,来自中国中部,酒店业从业者,一家三口“走线”

“对普通人来说国内太难了。我们出来主要是为了小孩。……我不能说就这样带着小孩生活下去。”

“我想要出来是从去年9月份开始。因为我对国内发生的事情觉得很不可思议,觉得不应该发生这些事情。……为一个人和一个组织在工作,我们付出的和我们收入的不成正比。”

“如果能办到美国签证,不会走这条路。”

小雄:00后,来自中国中部,学生,只身“走线”

“我在国内有比较严重的抑郁症,国内对我这个抑郁症很不包容,就几年下来导致我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主要是我的妈妈,从小对我家暴很严重,长大之后还是经常家暴我。…当时我就觉得如果继续呆在家里的话,我可能会有自杀的念头。所以就决定出来。”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最新的数据显示,从2022年10月到2023年4月,在美国西南边境拘留(encounter)的来自中国的非法越境者达到9854人,仅4月一个月就有3210人,比2022年全年还要多1000多人。

中国驻美大使馆在回复美国之音对此事的置评请求时说,中国政府一贯反对非法移民,采取多种措施制止非法出境,并且严厉打击从事非法移民活动的犯罪分子。

中国驻美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在电子邮件中说:“中国政府在遣返非法移民方面坚持“先核实、后遣返”的原则。我们将会接受经过核实来自中国大陆的中国公民的遣返。非法移民问题是一个国际问题,需要相关国家的合作。”

至于一些中国人因政治压迫或经济原因而选择“走线”逃离中国,这位发言人未就此予以评论。

评论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恶性事件频发 中国真是“最安全国家”?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5:51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7/23【时事大家谈】拜登退选中国网民热议 “把他赶下台”影射习近平?拜登退选牵动美外交政策 下届总统恐对中更强硬?嘉宾:美国“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 美国《当代中国评论》国际季刊主编荣伟;主持人:樊冬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