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0 2017年8月22日 星期二

走进美国:PTSD治疗犬帮助战后老兵重获新生


创伤后应激障碍治疗犬(PTSD service dog)是近年来愈发常见的一种服务犬,对于该症候的高发人群——退伍军人来说,可谓巨大的福音。位于马里兰州的“战犬联盟”正是一家专门为退伍老兵培养治疗犬的公益组织,创始者里克·杨特在社工领域有着25年的经验。10年前,他决定尝试将社工服务和协助犬项目结合起来。

里克·杨特说:“作为社工,我有很多年的协助犬和治疗犬项目的经验。10年前,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造成了很多创伤后应激障碍病例,我意识到,一个缓解症状的有效办法,就是让老兵们亲自训练这些治疗犬。“

在美国,退伍军人的病情经由医生评估后,会被推荐到有资格认证的服务犬培训机构,获得免费的治疗。“战犬联盟”就是全国数百个官方认证的培训机构之一,在其位于马里兰郊区的总部,我们见到了十多只治疗犬,它们大多是金毛寻回犬和拉布拉多,这两类品种以其稳定的性情和快速学习能力而成为服务犬的首选品种。在“战犬联盟”,两岁以前的幼犬由志愿者抚养并进行初步培训。

萨曼莎·海恩斯是这里的十多个志愿者之一,她说 :“我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每天来上班的时候,我都知道我在帮助老兵们。他们为我们付出了很多。最难忘的就是看到老兵们和治疗犬们相处,看到他们在狗狗的陪伴下,状态变得越来越好,让我觉得一切辛苦工作都是值得的。”

治疗犬的日常培训任务包括协助行动不便的主人完成日常事务,比如捡起掉在地上的名片。在心理治疗方面,狗狗们将学会如何及时查别主人焦虑、沮丧、失望等负面的情绪,然后给予安慰。

此外,“战犬联盟”还独树一帜地鼓励老兵们也参与到训练治疗犬的过程,以此来培养他们的耐心和交际能力。

里克·杨特告诉美国之音:“这些老兵往往自我隔绝,沮丧,情感冷漠。我们对他们说,别呆在医院里了,我们的服务犬们需要你的帮助。而训练服务犬是需要很多耐心的。此外,你还需要很强的沟通能力,有时候要很严厉,有时候却要表现出很多关怀,这样你就无法保持冷漠。此外,老兵们也必须带着狗狗去公共场合与人们接触,这样就很难把自己和外界封闭起来。”

在这里所有的治疗之中,金毛犬“赫夫”可是业界标兵。他性格温顺,沉稳聪敏,总是能第一时间感受到主人的需要。

里克·杨特向我们讲述了赫夫的故事:“我还是一名社工的时候,曾经带着4个月大的赫夫去上班。有一天,我们需要将一名遭受虐待的11岁男孩从他的父母处带走,交给他外地的养父母。这个孩子受了很多苦,面对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我们,他非常害怕,一直在啜泣。突然哭泣的声音停下来,我从后视镜看到,赫夫正躺在男孩的膝盖上,男孩则轻轻地摸着他的小脑袋。这让我深深我意识到动物辅助疗法的重要性。”

拉布拉多犬“科迪”也曾是这里的大明星,如今,他已经找到了新主人。退伍的陆军士官克里斯汀在阿富汗服役时受伤,同时遭受着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折磨。

克里斯汀说:“我感觉获得了新生。如果没有科迪,我现在不会在这里跟你聊天,我不知道我会在哪。我经常做噩梦,惊醒时却有科迪在一旁陪伴我。当我发脾气的时候,他跳到我身上,安慰我,让我冷静下来。科迪是我生命中的正能量。”

克里斯汀表示,除了帮助缓解他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科迪还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他说:“有一天,我的女儿非常沮丧,她的考试成绩不理想。她一开始捂着脸哭泣,科迪蹭过去,亲亲她的脸,把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我女儿抱住了他,停止了哭泣,开始和我说话。这就是我最难忘的一幕。”

和克里斯汀处境相似的老兵还有成千上万,在近两百万曾经被派往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人中,有近10%到20%的人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里克·杨特对此表示:“我觉得我正在积极地改变这个世界,而无需借助药物。看到治疗犬项目给老兵和他们家人带来的积极影响,看到原本自我隔绝的老兵重新回到家庭和朋友中间,看到他们用训练狗狗时学到的耐心和鼓励来对待孩子和伴侣,这让我感到非常自豪,也受到很多激励。”

里克说,他希望治疗犬项目能够得到更多的经费,也希望更多的老兵能够主动去寻求治疗方案,让这些狗狗给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带去温暖。

YouTube视频: PTSD治疗犬帮助战后老兵重获新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