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59 2022年1月21日 星期五

与美国同调 日本恐难参加禁核条约会议


日本广岛遭到原子弹袭击72周年前夕,广岛的和平公园(2017年8月5日)

据日媒报道,美国政府正式要求日本不参加《禁止核武器条约》首次会议,日本表示同意。专家表示,原爆受害国的日本最终目的是禁核,但目前现实上加入该条约不利于日本的安保。

与美国同调 日本恐难参加禁核条约会议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03 0:00

非拥核国单边参与无益

日媒共同社12月20日报道,美国政府相关人士指出,拜登政府已通过外交途径正式要求日本不要以观察员身份参加明年3月举行的《禁止核武器条约》首次缔约方会议。据悉,美方在11月底提出要求后,日本政府表示同意,对参加会议展示了谨慎姿态。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12月16日就是否参会议时表示:“未具体考虑”。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12月19日在日本放送协会NHK节目中,指出《禁止核武器条约》并无任何一个拥核国加入。他说:“我认为(日本)很难以任何形式参加。”

日本拓殖大学国际学部教授佐藤丙午(照片提供: 佐藤丙午)
日本拓殖大学国际学部教授佐藤丙午(照片提供: 佐藤丙午)

日本拓殖大学国际学部教授佐藤丙午(Heigo Sato) 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以目前的现实来说,参加《禁止核武器条约》并非日本消除核武器目标的适当方法。

他说:“遗憾的是,只有非拥核国参与的《禁止核武器条约》就只具有确认非拥核国立场的意义,而未来拥核国也不太可能参与。有鉴于核武器的重要性,这种纯属于非拥核国片面的宣示性政策会对日本的安全保障政策议程产生诸多不利的影响。广岛市长和长崎市长一直在呼吁加入《禁止核武器条约》,但我认为这些动作是强调无核宣言政策重要性的政治运动,《禁止核武器条约》为其推动方式之一,并非唯一的选项。”

长崎大学核武废绝研究中心( RECNA )副所长广濑训(Satoshi Hirose)也认为,以目前日本受到朝鲜与中共威胁的情形看来,加入《禁止核武器条约》是不现实的。

他对美国之音说:“目前日中关系非常紧张,中共又持续扩张发展核武,日本还是需要依据日美安保条约仰赖美国的‘核保护伞’,因此目前还不适合。日本是原子弹被爆国,当然以废绝核武为最终目的,不过那是在足以实现不再需要核武的国际关系时才有可能。”

广濑训表示,岸田政府很重视对美关系,马上顺应美国的要求。不过日本可能会由非政府组织和民间社会等以观察员参加《禁止核武器条约》会议,其中包括地方的市长与大学组织。

长崎大学核武废绝研究中心副所长广濑训(照片提供: 广濑训)
长崎大学核武废绝研究中心副所长广濑训(照片提供: 广濑训)

他说:“如果防疫状况许可的前提下,长崎市长已经准备好要出席会议,我自己也将带领长崎大学的学生代表团出席。据我所知,日本还有许多民间团体参加,例如原子弹受害者团体协议会等。市长代表地方自治单位,大学是高等教育单位,在国际间表达与中央不同的意见,我认为这是民主精神的展现。”

双方对话难有成果

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12月19日在日本放送协会NHK节目中表示重视明年1月拥核国与非拥核国双方都出席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Treaty on the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NPT)审议大会,强调在最终目标是废除核武的前提下,拥核与非拥核国家对话至为重要,并说“将努力拿出某种成果”。

该审议大会自1995年开始被无限期延长,每5年举行一次,此次会议最初计划在去年4至5月召开,但因新冠疫情蔓延而延期至明年1月举办。

日本拓殖大学国际学部教授佐藤丙午表示,要期待能在明年初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审议大会中有明显的进展,恐怕太乐观了。

他说:“该审议大会最后一次记载声明是2000年,2010 年的行动计划之外,就未达成任何协议。虽然让拥核国与非拥核国共191个国家对话的初衷是正确的,但现实上各种问题让这种对话无法顺利进行。我认为在明年的审议大会中,参加的国家不发生对立,并就消除核武的可能进程达成初步对话,就已经很不错了。”

长崎大学核武废绝研究中心副所长广濑训认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最终目的是避免拥核国增加,确实有达到相当的效果,不过该条约的审议大会并未缩小拥核与非拥核国家的想法差距。

他说:“非拥核国当然希望拥核国放弃核武,因此透过《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来批评或要求拥核国,不过,美中等大国最初根本就没有放弃核武的想法,特别是像中国这种核武发展不透明的国家。所以,这种对话不会有交集,而且包括日本在内,现在世界各国都为了新冠病毒的疫情分身乏术,对明年的审议大会根本没有准备充分的数据,所以即使岸田首相是广岛出身,也很难有余力处理审议大会的准备工作,再加上参与国的规模会因疫情减少,要达到显著的成果恐怕不容易。”

相关企业范围难界定

日媒共同社12月21日援引荷兰国际非政府组织“PAX”的调查数据称,受《禁止核武器条约》影响,从2019年1月至2021年7月期间全球金融机构对核武器相关企业的投资和融资等总额减少至少630亿美元,但是原子弹被爆受害国日本之金融机构的投融资总额为非拥核国之最,而且有所增加。PAX表示,日本的金融机构或许将面临外界要求严加控制投融资的压力。

此次调查对象包括瑞穗金融集团、三菱日联金融集团等7家日本金融机构。这些日企的投融资总额达到约384亿美元,是上次2017年1月至2019年1月期间8家总计约255亿美元的约1.5倍。

共同社援引相关人士的说法,“虽然禁止投资直接参与核武制造的企业,但是否包括飞机等相关企业,难以厘定范围”,表示可能是间接投融资增加。

日本拓殖大学国际学部教授佐藤丙午表示,日本的金融企业最终还是会忽略外在压力,继续对日本擅长的核能技术产业进行投融资。

他说:“荷兰PAX非政府组织的调查在日本也有所报道,不过我认为这个调查没有考虑到每个国家核政策的实际情况。在非拥核国家里,日本是握有相当核能技术能力的国家,金融机构对这种产业的投资与融资很正常。PAX的调查当然会将核能相关的产业都纳入所谓的‘相关企业’。那么,日本的投融资总额一定很高,但这与核武的关系并不大。再者,即使金融机构可能遭受外部压力,我认为效果有限。即使外部在融资问题上施加压力,日本金融机构可能会动摇,但我认为他们会参考西方国家企业的融资模式,最终会忽略这些压力。”

长崎大学核武废绝研究中心副所长广濑训表示,从两、三年前开始,广岛与长崎的金融机构就受到这些压力而开始困扰,现在逐渐变成全国,甚至国际间都有批评的声浪。

他说:“ 日本越来越多的大型银行和保险公司已经宣布,它们将不会投资于制造核武器的公司。但是对于‘相关企业’是很难明确界定范围的。例如制造核武会使用计算机硬件与软件,那么对这些企业是否都要避免投融资呢?运送核武制造零件的运输公司呢?如果要求日本的金融机构对于只有少量与核武器相关的工作都要排除,就包括大部分的重工业和电子业了,这样子金融机构几乎找不到投融资的对象。”

广濑训认为,与其向金融机构施压,要求其减少对范围不明确对象的投融资,更重要的是让日本社会广泛意识到投资和借贷制造核武器的企业在国际上会造成一种负面形象,并且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才能让金融机构主动减少对与制造核武最相关的对象之投融资。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