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5 2020年11月26日 星期四

总统大选可能改变美国对伊朗政策吗


总统大选可能改变美国对伊朗政策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50 0:00

总统大选可能改变美国对伊朗政策吗?

从2016年当选以来,特朗普总统已退出伊朗核协议,并施加严厉的经济制裁,使伊朗经济陷入瘫痪。华盛顿和德黑兰之间的关系在十一月三日美国大选之后将如何变化?

2020年初,美国和伊朗剑拔弩张,美国一月三日定点捕杀了备受尊敬的伊朗将领卡西姆·苏莱曼尼,在德黑兰激起愤怒,华盛顿指控苏莱曼尼在该地区策划多次袭击。

德黑兰对美国在伊拉克的基地进行导弹袭击做为报复,没有美国军事人员因此身亡。冲突得以避免,但特朗普总统持续施加压力。

特朗普总统说:“美国将立刻对伊朗政权施加额外的惩罚性经济制裁。”

特朗普2018年将美国从伊朗核协议中撤出,声称这是一个有缺陷的协议,因为它允许伊朗继续进行弹道导弹项目,还支持该地区的代理武装团体。欧洲盟国以及中国、俄罗斯和伊朗仍是协议的签署国,而且希望美国重新加入。

日内瓦国际制裁网络协调员埃里卡·莫雷特说:“众所周知,美国退出又称伊朗核协议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是对全球治理和多边主义的最大打击之一,因此,当然,外界对未来重回协议的可能性寄以厚望。”

其它美国盟友,包括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继续支持美国退出这个协议。

自从退出后,特朗普对伊朗施加了所谓“最大压力”的行动,也就是多重制裁,用意在减少国际融资渠道,阻止石油出口以及严重削弱伊朗经济。特朗普政府表示,无法信任伊朗,而制裁是约束该国行为的最佳途径。

莫雷特说:“全世界许多公共和民间部门的公司就是非常害怕跟伊朗这样的国家打交道。”

特朗普的对手乔·拜登说过,他将寻求重新加入伊朗核协议,但会对践踏人权、恐怖主义和伊朗的弹道导弹计划施加有针对性的制裁。

安全分析师朱莉·诺曼说,在特朗普退出2015年的协议之后,德黑兰可能不再信任西方。

伦敦大学学院安全分析师朱莉·诺曼说:“美国在这项条约和协定方面的信誉相当受到质疑,我们以为伊朗至少可能会在一开始抗拒,设法运用他们所有的筹码,话虽如此,伊朗现在实际上处于困境,他们真的需要一切能让他们重新参与的现成帮助。”

伊朗定于明年初举行总统选举,分析人士说,这使得美国要和德黑兰重建关系只有短暂的窗口,还要顾虑到伊朗政权的强硬派可能赢得权力。

当选总统在美国意味着什么?

在美国,民主党人拜登现在被称作当选总统。这是一个描述性称呼,不是一个正式的官职。因此,拜登现在没有政府权力,他要在2021年1月20日中午时分就职之后才有权力。

美国新闻机构追踪报道选票点算,在11月7日判定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得票优势地位不可超越,因此获得了超过270张选举人票从而可以成为总统。在判定他的得票优势地位几分钟之后,各主要媒体预测他为总统选举获胜者。

这就是为什么包括美国之音在内的诸多新闻机构称拜登为总统选举的“预测的获胜者”。

有时候,在势均力敌胜负难分的选举中,新闻机构做出这种预测,对方的候选人不承认败选。特朗普总统就是这样。他指责有选举欺诈,并表示要继续挑战选举结果。他的立场使美国国会议员处于分裂状态。共和党人支持对他们所称的选举欺诈问题进行法律调查,但同时又庆祝他们的候选人在国会议员选举中获胜。

争议何时解决?

美国选举结果将在几个星期之后才会正式确认。与此同时,法庭挑战和某些州选票重新点算可能发生。

截至目前,特朗普行政当局还没有提供足以推翻选举结果的选举欺诈证据。但现在还有时间提出更多的法律挑战。

一旦各州认证了投票结果,宣誓将按选民意愿投票的选举人12月中旬将在选举人团投票。国会将在1月上旬,也就是在总统就职日前大约两个星期认证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

美国大选2020互动图

XS
SM
MD
LG